麻将无需“挂彩”,“怡情”何必“小赌”?

2019年10月22日09:52  来源:大河报
 
原标题:麻将无需“挂彩”,“怡情”何必“小赌”?

评论员赵志疆

10月20日,江西玉山县公安局官方微信发布通告称,22日前,全县范围内,营业性麻将馆自行关闭;茶楼、宾馆的麻将室(房)自行撤销;在店铺、居民楼、出租房等场所摆放麻将机,提供纸牌、麻将、骰子等工具用于赌博的自行停止。江西上饶、宜春、抚州等市辖区内近期均有类似“禁令”,将营业性麻将馆等场所纳入取缔对象。(10月21日澎湃新闻)

这注定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因为打麻将与赌博之间一直缺乏足够明确的分界线。“麻将粉”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小赌怡情”,但是,赌注多少算是“小赌”呢?答案显然因人而异。其实,这样的问题就像“今天冷不冷”“这菜辣不辣”一样,根本无从回答,因为答案完全取决于个人的主观感受。

如果“小赌怡情”可以成为免责理由,那么,恐怕也就没有什么赌博罪了——无论赌资有多么触目惊心,总有人归为无关痛痒的“小赌”。穷人“小赌怡情”,有钱人“小赌获罪”,这公平吗?实际上,当罪与非罪取决于金额的时候,执法者其实是很难秉公执法的,因为太多赌博行为以“小赌怡情”为幌子,“聚众赌博”与“聚众娱乐”总是令人傻傻分不清。

针对赌博行为,《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条明确规定:以营利为目的,为赌博提供条件的,或者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并处5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罚款。因为公安部没有对“赌资较大”作出统一规定,各地的地方标准大相径庭。上海市规定的“赌资较大”标准是100元以上,河北省、江苏省、山东省规定200元以上,北京市规定300元至500元,吉林省规定500元以上不满2000元……

同样的打麻将行为,因为地方标准各自为政,实际上导致了一种法律面前的不平等——1000元以内的打麻将,在武汉市只是“娱乐”,但在其他不少地区,不但涉嫌赌博违法,而且已经构成“情节严重”。从维护法律尊严、明确执法标准的角度出发,有必要统一“赌资较大”的认定标准。不过,由此又不得不面对一个新的问题——因为地区经济状况和消费水平的巨大差异,“一刀切”很难得到一个令所有人都信服的标准。

显而易见的是,如果以行为而不是金额为执法依据,更容易区分“娱乐”与“赌博”:只要“挂彩”的都可以归为赌博,“干净麻将”才是真正的娱乐。其实,所谓“营业性麻将馆”,与赌博游戏机和游戏厅并没有什么本质性区别,都是提供“小赌”的工具和场所,赌博游戏厅早就被全面封禁,“营业性麻将馆”凭什么屹立不倒?甚至,还有那么多人为取缔“营业性麻将馆”打抱不平?

江西多地将营业性麻将馆纳入取缔对象,之所以成为一个备受舆论关注的话题,一方面是因为“赌博”缺乏准确定义,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营业性麻将馆被集中叫停。《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开设赌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显而易见,如果麻将“挂彩”即为赌博,那么,营业性麻将馆毫无疑问是“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已然涉嫌违法。

营业性麻将馆随处可见,一个重要原因是缺乏足够明确的执法标准和执法依据,“娱乐”与“赌博”的边界因此含混不清。现实生活中,大量营业性麻将馆以“娱乐”之名行“赌博”之事,不仅污染了社会空气,而且存在噪音扰民等一系列问题。全面关停营业性麻将馆不失为正本清源之举,当然,前提是明确“赌博”的法律定义。在明确了赌博的定义之后,营业性麻将馆也就失去了合法性基础,全面叫停自然不存在任何争议。

去掉“彩头”之后,麻将原本可以更加绿色健康,但是,有些人似乎把“彩头”当成了麻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旦拿“彩头”开刀,就仿佛革民俗的命、抚国粹之逆鳞。如此心态,不得不让人怀疑,他们真正关心的不是如何“怡情”,而是怎样“小赌”。相比起明确赌博的法律定义,转变“小赌不是赌”的心态,显然更加任重而道远。

(责编:谷妍、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