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教授甘愿给本科生上课?

2019年09月25日14:37  来源:信息时报
 
原标题:如何让教授甘愿给本科生上课?

  热点观察

  据《北京日报》报道,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日前表示,教育部将出台新规,大学教授和副教授连续三年不给本科生上课,将清理出教师系列。

  教授是高校教师职称的最高级别,所以教授也是教师。如果教授不上课,确实不应当继续保留教师资格,那么将其清理出教师系列,想来是没多大争议的。而这其实也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惩罚”——你不愿当教师,那就去干你想干的事情嘛。不过,不给本科生上课,或许并不必然代表其不具备教师资格,比如给研究生上课,也是在履行教职。如今的教授几乎都是研究生导师,不少副教授也是。

  所以,相较于教授是否失职这一问题,我认为如何鼓励教授心甘情愿去给本科生上课,才是需要思考的重点。如大家所知,教授不愿给本科生上课,早已不是新闻。同样,针对不给本科生上课的教授出台规制性措施,也不是新闻。早在2001年,2006年,教育部高教司就先后强调了“教授两年内不给本科生上课将取消其职称”的规定,相关规定的核心是:如果科研任务过多不能授课,将转为“研究员”,“教授”职称取消。这次教育部将要出台的新规,意思跟此前的规定也差不多,但比较而言,更宽松了,将不给本科生上课的年限由两年改成三年。

  教育部三令五申,仍然难以让教授不给本科生上课现象有明显的改观,那就意味着必须从深层次着手,比如改革高校教师的考评机制。应该说,很多教授不给本科生上课,也确有苦衷,比如,科研任务繁重,还要带研究生。此外,过去的职称评定制度明显忽视了“教学型”教师的贡献,比如唯论文、科研成果,就不利于教学型的教师脱颖而出,甚至连评上教授都困难。前不久,从教33年的南京林业大学教师蒋华松凭教学专长成为该校晋升教授的第一人,就很能说明问题。

  可见,要让教授甘愿给本科生上课,首先应当在职称评定上向教学型教师倾斜,至少应当与科研型教授平等(比如,以同行评议、学生评价、教学奖项作为职称评定的主要指标)。这不仅是“中国高等教育追上世界上最强国家”的需要,也符合国家职称制度改革的方向。2017年1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就要求职称评定要克服唯学历、唯资历、唯论文的倾向。此外,高校在教学与科研上,要坚持齐头并进,不厚此薄彼。比如,可根据教授们的专长与成果,进行合理调配,让一部分教授专事教学工作。

  强扭的瓜不甜,只有通过外部的职称改革,内部的调配与考评,才能让更多教授投身于课堂。

  ◎椿桦 评论员

(责编:左瑞、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