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缥缈录》编剧:有些改编是为了补足原著留白

记者 上官云

2019年08月02日15:28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九州缥缈录》编剧:有些改编是为了补足原著留白

“我自己写剧本,是以先工整、后奇巧为目标。工整可能是80分,而奇巧能让它变成90分。”近日,热播剧《九州缥缈录》编剧霜城在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说。

《九州缥缈录》自开播以来,对原著小说的改编是“书粉”们尤其关注的问题。霜城解释,原著结构有留白的空间,所以在剧中进行合理的创作,方便观众们捋顺故事逻辑。

有些改编是补足留白串联情节

许多人可能不知道,霜城是小说《九州缥缈录》的铁粉,在接受改编任务前,已经把原著看了不下十遍。

“熟悉原著,可能反而可以从另一个方面出发,考虑如何把小说原本大段留白的内容,在电视剧中为观众补足,把情节合理串联起来。”霜城解释。

这个过程并不是很容易。原著的文字行云流水,富有韵律感,改编起来是需要下功夫的。很多时候,同事们都下班了,霜城还像个游魂一样在办公室走来走去,在那里琢磨对白,看上去“神神叨叨”的。

《九州缥缈录》出版多年,吕归尘等人物都给读者留下了深刻印象,剧中也着墨颇多。霜城如此评价吕归尘,“他本身比较脆弱,但又有悲悯之心,想实现心中所愿,就注定要比别人经历更多磨炼,这种自身存在矛盾的人物往往会得到创作者的青睐”。

曾入职TVB成为一名编剧

其实,担任《九州缥缈录》的编剧,并不是霜城与“九州”系列作品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早在十年前,他便曾写出了小说《九州·浪客行》,在《九州志》杂志发表,然后出版。

“那时候刚念大学,《九州志》有个论坛,书粉们都会在上面讨论,我就自告奋勇写了《浪客行》。”他没多想,便用论坛ID当了笔名,“‘霜城’现在听上去有些中二,但已经流传开来,也没办法改了”。

这次写小说,更像是一次即兴创作,霜城没有因此成为一名作家。他按部就班地读完硕士,拿到学位后进入TVB当了一名编剧。

“以前看港剧,可能觉得那些演员们离我很遥远,但真的涉足这个行业后,有时候在班车或者餐厅里都能碰见他们,那种神秘感也在慢慢消失。”他在TVB参与了不少创作, 比如《使徒行者》《城寨英雄》等。

“TVB的分工精细明确,编剧和制作的配合比较紧密,同时能得到很多支持。”比如写法医戏可能需要去停尸房搜集资料,霜城和同事们当时也真去过,“它每年剧集制作量很大,注定你在那里当编剧会有写不完的戏。密集的写作和剧情讨论,能让技巧从生疏到纯熟。那确实是一段积累经验的日子”。

“我不是个特别敢面对孤独的人”

2016年底,霜城离开TVB,来到北京工作。他接到的第一个项目,就是《九州缥缈录》。因着“九州”情节,能接这个项目让他很开心。

“我写剧本比较注重六个字:先工整后奇巧。工整就像工程师画图一样,这个零件放在这里,那个零件放在哪里,都有它的理由。而剧本里,这个情节、那个任务为什么会出现,有个逻辑,剧情就不会掉链子。”霜城解释。

而奇巧就是剧情的加分项,可以归类为通常所说的灵感。在霜城的认知里,如果说做到工整能得到80分,那么神来之笔可以让剧本变为90分。

但他觉得,做到工整可能更难一点,因为需要经验的积累和技巧的成熟,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毕竟编剧没法总靠灵感去写东西”。

剧版《九州缥缈录》播出以后,曾有人问过霜城将来是想当作家还是继续做编剧。他没有明确给出答案,但表示当编剧是处在一个产业链当中,“你需要做很多配合,也有很多人配合你,过程虽然繁杂但反而产生安全感。但写小说是个比较孤独的事情,而我不是个特别敢面对孤独的人。”(完)

(责编:谷妍、邓楠)

推荐阅读

中纪委网站:干部选拔任用 这12种情形应当事前报告 根据规定,干部选拔任用中,这12种情形应当在事前向上级组织(人事)部门报告,接受监督检查。【详细】

@所有车主,及时安装ETC!明年起通行费优惠均依托ETC实现 自2020年1月1日起,除国务院另有规定外,各类通行费减免等优惠政策均依托ETC系统实现。【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