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血狼”,特战精兵在牡丹江畔讲述血性故事

2019年04月23日11:49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
 
原标题:代号“血狼”,特战精兵在牡丹江畔讲述血性故事

  70多年前,“智取威虎山”的故事发生在牡丹江畔的林海雪原。而今,一支代号为“血狼”的特战精锐从这里出发……这几年,第78集团军某特战旅在“特战奇兵-2018”“精武-2018”等比武竞赛取得优异成绩,展现出“血狼”的风采。 “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在“血狼”特战旅中,特战精兵雪中亮剑,带着雪域狼性,讲述着各自不同而又相似的“血狼”故事。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与“血狼”同行

  70多年前,“智取威虎山”的故事发生在牡丹江畔的林海雪原。而今,一支代号为“血狼”的特战精锐从这里出发……这几年,第78集团军某特战旅在“特战奇兵-2018”“精武-2018”等比武竞赛取得优异成绩,展现出“血狼”的风采。

  “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在“血狼”特战旅中,特战精兵雪中亮剑,带着雪域狼性,讲述着各自不同而又相似的“血狼”故事。他们像狼一样潜伏雪中,像利刃一样锋芒出鞘,像子弹一样射出枪膛……

  ——编 者

  孤狼深夜行

  “这任务怎么完成?进了这个山,算是掉进了死胡同!”从冬季演练开始的那一刻,“蓝军”就已经接到命令,加大巡逻力度,严守所有关卡。这次“红军”演练的唯一任务就是经过地图上给定的目标点,到达最后的宿营地。一旦被蓝军发现,就视为“牺牲”。

  上等兵吴惠东反复摆弄手中的地图,如何选择机动路线成了现在最大的问题:选择从山脊跨越,这大白天的就相当于把自己暴露在“蓝军”眼皮子底下;如果在山谷走,“蓝军”居高临下,自己就成了“活靶子”。

  突然,“咯吱咯吱”踩雪的声音传来,“蓝军”流动哨就在附近。一个前倒,吴惠东扎进深雪坑里。极低温度下不能有较大动作,吴惠东记不清有多少“蓝军”的脚步从头顶上走过,他只能挨到夜幕降临。

  吴惠东说,最难熬的是前半夜。为了防止“红军”借夜幕的掩护穿过封锁区,“蓝军”不仅加大了前半夜巡逻哨兵人数,巡逻的间隔也明显缩短。此刻,吴惠东正“潜伏”在山坡反斜面下的雪堆里,紧紧盯着来往的巡逻哨兵,等待机会。深山的夜里特别寒冷,手指冻得渐渐失去感觉,怎样保持体温成了头等大事。吴惠东把单兵自热食品里面的加热袋塞进棉衣,手缩进袖子里,用肘部支撑自己跪在地上,等待深夜到来。

  在特战小队里,吴惠东有个绰号叫“六百分”——高考成绩613分。上大学前,他心中的兴奋似乎总带着一丝淡淡的失落感,望着墙上老旧的《冲出亚马逊》电影海报,他找到了原因。吴惠东从小就喜欢部队,无论什么物件,凡是带着点迷彩绿,他就爱不释手。如果可以,他最想成为上天下海无所不能的特种兵。

  离开相对舒适的大学生活来到“血狼”特战旅,他将特战梦变成了现实。成长总是要经历艰难的蜕变,最开始他连五公里都跑不动,到现在敢与最优秀的班长同场竞技;刚看攀登绳时两手觉得发软,到现在武装攀登还要加两支枪才觉得过瘾,他记不清磨破了多少双袜子、手上留下多少道口子。

  夜深天寒,吴惠东就像一只孤狼,等待反扑的机会。他从深雪中爬出来,慢慢向附近的“蓝军”哨兵靠过去。一步、两步……越来越近,三步并作两步,抱腿、顶摔、“割喉”,“蓝军”哨兵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死”在刀下。穿过近12个小时的五十公里雪原路,吴惠东以一匹孤狼的姿态一口一口撕咬开“蓝军”的包围圈,最终到达“红军”宿营地。

  “真是厉害,那么多哨位,这么恶劣的环境,没有补给没有后援,你是怎么撑过来的?”谁都不知道,这个“六百分”是如何化作一匹深夜孤狼前行,直到“红军”演练胜利。

  印象

  携笔从戎志更坚

  ■某特种作战营教导员 陈柏青

  高分数、高学历,吴惠东凭着自己的勤奋努力成为同学老师心中的优等生,但他的心里始终有个特战梦。来到“血狼”特战旅后,他的军事素养由弱到强,特战技能由懂到精。他身上有种永不言输的劲头,无论遇到多么艰难的任务,他都只想着如何去胜利完成。

(责编:任志慧、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