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学家顾方舟逝世!他曾这样消灭了中国的小儿麻痹症

2019年01月04日11:10  来源:人民网-健康时报
 
原标题:病毒学家顾方舟逝世!他曾这样消灭了中国的小儿麻痹症

  2019年1月2,我国著名医学科学家、病毒学专家,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原院校长顾方舟,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

  顾方舟教授研究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症)预防及控制40多年,1960年成功研制出首批脊灰活疫苗,1962年又牵头研制成功糖丸减毒活疫苗。自1964年“脊灰”糖丸疫苗全国推广以来,“脊灰”的年平均发病率从1949年的十万分之4.06,下降到1993年的十万分之0.046,使数十万儿童免于致残。2000年,世卫组织宣布中国为无脊灰状态。

  健康时报曾专访过顾方舟教授,听他讲述了我国科学家研制脊灰糖丸的曲折历程。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我国大城市经常能看到这样的景象:家长背着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孩子,奔走在各大医院之间,想给孩子把病治好,尽管屡屡失败,却不愿意放弃。

  正是这些家长以及孩子那绝望的眼神,让一个人痛心不已,并为之付出了一生的努力,他就是被称为“中国病毒学之父”的顾方舟。正是他和其他科研人员研究出的“脊髓灰活疫苗糖丸”,让无数中国孩子避免了致残。

  1955年,江苏南通发生脊髓灰质炎大流行。当时美国和苏联都在研制相关的疫苗,但都不给中国提供。

  l955年,江苏南通发生了我国有史以来第一次脊髓灰质炎大流行,共发现麻痹型患者l680例,病死率27.75%,引起全世界的震惊。

  顾方舟回忆,当时在中国流行着一种“背包族”,许多家长并不知道小儿麻痹症是无法治愈的,又不想看着孩子变成残疾,就背着幼小的孩子到城里来寻找名医。

  当时交通不方便,没有通车的地方,家长就背着孩子走,带足几天的口粮,憋着一股劲,从一个医院走到另一个医院,不断地看见医生的摇头,却一直不愿意放弃治疗。

  当时有一个家长,打听到顾方舟在搞关于小儿麻痹症的研究,就背着孩子跑过来找他:“顾大夫,你把我的孩子治好吧。他以后还得走路,参加国家建设呢。”

  顾方舟很难过地回答:“同志,抱歉,我们对这个病还没有治愈的办法。”

  那个家长的眼神马上黯淡了下来,瘫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后来,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告诉顾方舟,那个家长一直呆坐在那里,很晚才慢慢走开。

  这件事情深深地刺痛了顾方舟,当时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把疫苗早早研制成功。

  1954年,美国学者J.Salk发明了用福尔马林把病毒杀死后制成的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俗称“死疫苗”),使用安全有效,但它阻断不了脊灰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而且生产成本很高,其免疫的持久性也不清楚;另一方面,苏联和美国也在联合研究减毒活疫苗(俗称“活疫苗”),取得初步成果,但国内外对活疫苗安全性存在争论。

  以当时的中美关系,美国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死疫苗的关键信息透露给中国的,而苏联政府也不愿意把活疫苗的成果提供给中国。

  即使我国研制出死疫苗,至少要打三针,每针要相隔一个月才有效,成本高,漏打率更高,以当时的国情,想推广也相当困难。顾方舟想:干脆用中国人自己的力量,开发成本低效果好的活疫苗。

  这时,中苏关系彻底恶化,苏联封锁了全部资料,在苏联进修的顾方舟,凭借着个人关系要到了一些对研究疫苗意义重大的脊灰病毒减毒毒株,在同学帮助下辗转回国。

  困难时期,人饿得去偷猴子的口粮,顾方舟含着泪水说:人可以饿,猴子是做实验用的,绝不能饿着。

  搞研究,要有供实验的猴子。于是中国医学科学院把实验室地点确定在了云南昆明,因为那里有一个猿猴基地。

  昆明当时并没有成形的实验室,1960年,顾方舟带着7个人来到了这里,当时大家都傻了,这里分明是一片荒山,除了猿猴基地的猴舍,连供人居住的房子都没有。

  再加上苏联又撤走了所有的专家,很多科研人员觉得,想搞疫苗研究简直就是空谈,有人建议这个项目下马。

  这时,在昆明的顾方舟接到了上级领导的电话:“你要说句实话,这个到底能不能干?”

  “困难是有的,但是,这些困难是可以克服的!”第二天,顾方舟就带着身边的人开始建造实验室。

  顾方舟清楚记得,当时有的工作人员甚至没有完整的裤子穿。山洞里潮湿得厉害,临时搭建的宿舍,一下雨就漏得和室外没什么分别。

  培养细胞需要恒温室,顾方舟和几名电工自己建。没有冰库,他们把疫苗背到山下的肉制品厂去冷藏,有的时候疫苗要背上背下十几趟。

  这些劳累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饿肚子。顾方舟回忆说,赶上自然灾害,每天只能吃几两粮食,重体力活,高强度脑力劳动却一天也不能停。

  一次,猿猴室发生了骚乱,一个饲养员在偷猴子粮食的时候被发现了,大家都很愤怒,但顾方舟却觉得非常辛酸,人居然饿得去偷猴子的口粮。

  1961年10月,周恩来总理视察了医学生物研究所。

  顾方舟回忆:“我汇报说如果全国七岁以下小儿都能接种疫苗,就有希望在我国消灭脊髓灰质炎。总理高兴地说‘那太好了’!接着开玩笑说‘到那时你们岂不是要失业了’?我说不会,那时我们就去研究消灭别的疾病。总理看着我说:‘要有这个志气’!”

  脊灰减毒活疫苗,通过科研人员们的艰苦奋斗,在国家领导人的鼓励和支持下,不到两年就研制成功了三批。

  为了测定疫苗安全性,科研人员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做实验。每天同事见面,互相问候的,都是在打听孩子的身体怎么样……

  刚刚研制出的疫苗样本,必须测定其安全性。

  几个科学家决定以身试药,顾方舟和同事们首先把疫苗服用了下去,经过观察期以后一切正常。

  但是仅仅有成人的例子是不够的,必须在儿童的身上再次对安全性进行确定。

  在陌生孩子身上做这样的试验,科研人员们是绝对不忍心的。无奈之下,大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放在了自己的孩子身上,他们决定拿自己的孩子来测试疫苗的安全性。

  顾方舟也把疫苗给自己的儿子喂服了。这个后果谁都很清楚,如果病毒疫苗不安全,导致病毒爆发,……

  在等待结果的日子里,很多研究人员不知道擦了多少眼泪,虽然有十足的把握,但顾方舟的心中也充满了心疼和忐忑,那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万一出了问题……

  那段日子,也是顾方舟做父亲最细心的时候,孩子出去玩,他会远远望着,晚上孩子睡觉,他也会守在床边,等孩子睡着了,看起来很健康,他才会走到书桌前继续工作。这件事他一直瞒着妻子,他深深地知道,这件事情在一个母亲看来,是多么的不可原谅。

  每次同事们上班,都互相问着孩子们怎么样了,每一个孩子,都是属于大家的。

  测试期慢慢过去,孩子都安全无事,证明疫苗是安全的,很多研究人员都喜极而泣,这里面,也包括顾方舟。

  把脊灰疫苗做成糖丸,孩子们都主动地吃。宣告中国消灭本土脊髓灰质炎的那天晚上,顾方舟一夜未眠。

  至今都让顾方舟感到得意的,还并不仅仅是脊灰疫苗的研制成功,而是别出心裁地把它做成了小糖丸。

  疫苗刚刚研制成功的时候是液体制剂,要用试管滴在馒头上给孩子们吃,孩子们常常很排斥,在运输和滴取的过程中也常常出现一些浪费。

  一天,顾方舟突然在同事孩子吃糖上受到启发,决定把疫苗做成甜甜的糖,这一想法后来被证明是一个重大突破。

  看到孩子们非常开心地把疫苗含在嘴里,有的吃了一个还嚷着要下一个,科研人员们都笑逐颜开:“我们那会儿饿着肚子在深山里夜以继日地工作,就是为了这帮孩子们啊!”

  1993年,全国开始对脊髓灰质炎最后的歼灭战,江泽民总书记给儿童喂服脊灰糖丸。那以后,李鹏、朱镕基、温家宝等国家领导人都曾下到基层,给孩子们口服脊灰糖丸。

  2000年,国家消灭脊髓灰质炎证实委员会在卫生部宣布,中国已消灭本土的脊髓灰质炎。那一天,已经74岁高龄、满头白发的顾方舟激动得一夜未眠。

(责编:王博、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