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员村医组织做“道场”谋利被查处

2018年11月08日13:24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原标题:党员村医组织做“道场”谋利被查处

冷孟光现在把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乡村医生工作中。图为冷孟光到兰溪镇敬老院义务为老人们量血压、测血糖,免费送药上门,为老人们服务。龙焕明 摄

“我原以为做‘道场’是农村里的传统习俗,没什么大问题,通过组织的教育和自己的学习,我对自己参与做‘道场’的问题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愿意接受组织对我的任何处理……”这是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兰溪镇千家洲村黄金片党员(乡村医生)冷孟光在检讨书中的自我反省。

2018年8月23日,按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相关规定,冷孟光因参加迷信活动,在当地造成不良影响,被赫山区纪委给予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

传承祖辈技艺

在一些地方的农村有这样一种风俗,家里老人去世后,亲属会给其设灵堂做“道场”,请人念经做法事超度亡灵。做“道场”的人一般被称为“道士”。冷孟光的爷爷就是个老“道士”,他所在的“道场”班子在当地比较活跃,带的“徒弟”也比较多。

“在‘道场’班子里,有两个角色不可替代,那就是‘唱角’和抄写。跟在爷爷身边,我从小就学习了一些做‘道场’的‘知识’,会念唱经文,熟悉做‘道场’的流程。”据冷孟光介绍,因自幼受到爷爷的“熏陶”,他掌握了较扎实的做“道场”的“基本功”。

不过,因为一直从事乡村医生工作,冷孟光以前一直没参加做“道场”活动,直到2014年下半年才开始加入,负责当“唱角”。

当作赚钱手段

带冷孟光正式参与做“道场”的是他的姐夫曹某文。曹某文是冷孟光爷爷的徒孙,有20多年从业经验,在当地小有名气,请他做“道场”的人很多。2014年,因人手不够,曹某文便把有做“道场”基础的妻弟冷孟光拉了过去。

对做“道场”的“道士”,主人家是按人头支付报酬的。“第一次接活儿的时候,我没有意识到共产党员不能从事封建迷信活动这个问题,只是把做‘道场’当做一个赚钱的手段。”冷孟光交代当初做“道士”的原因。

“2015年农历6月14日,我村荷叶湖组刘某过世,刘某的儿子打电话给我,请我做‘道场’。这次‘道场’共需7名‘道士’参与,除了我自己担任‘唱角’以外,我还电话通知邀请来慕某春、曹某文等其他6名‘道士’参加。这次做‘道场’的时间为一天一夜,工钱是每人450元。”当赫山区兰溪镇纪委工作人员找冷孟光调查核实情况时,他如实交代了自己一次组织并参与做“道场”的情况。

经核实,除了这一次,冷孟光还先后两次承接了同村朋友冷某明的邀请,分别为他家做了两次“道场”,各收取了450元、480元的工钱。

(责编:左瑞、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