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文化节目重新建构 新热词不断涌现

《中国新说唱》如何把小众音乐做成了大众爆款

2018年10月21日07:56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中国新说唱》如何把小众音乐做成了大众爆款

 

  经过一个夏天的厮杀,艾热在《中国新说唱》争霸夜一举拿下了属于冠军的金戒指和金话筒。一句“想摘下星星给你,摘下月亮给你”刷屏的同时,也让人重新审视这档聚焦中国说唱文化的节目。当“skr”取代“freestyle”成为热词,“peace and love ”取代“diss”重新构建节目看点之后,从《中国有嘻哈》演变而来的《中国新说唱》到底坚持了什么?改变了什么?

  “新说唱”不如“有嘻哈”?

  经历了去年夏天《中国有嘻哈》的烈火烹油之后,许多人感觉“今年的《中国新说唱》好像没有之前好看了”。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这两档节目的总制片人、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伟对此并不回避,在他看来“中国有嘻哈”这场仗在去年已经打完了。今年“新说唱”要做的就是树立一个新的、更大众化的、区别于过去的说唱,“我不纠结于它有多难,有多怎么样,我纠结的是大众喜不喜欢”。对于网友上述评价,陈伟其实很理解,“从0到90分,相对容易一些,因为这个过程会刺激观众产生那种横空出世的快感,自然评价也会更正向。但如果从90分起跳,即便后续节目做得比之前更好,也会有部分观众带着反差的高标准心理去审视或挑剔,那么评价也会相对低一些,这很正常。”

  实际上,《中国新说唱》在播放量、热词、话题度等各项成绩都很生猛。赛季中,有关节目的微博阅读达到了75亿。与去年的freestyle相比,词性更为灵活的skr引发了全民造词热潮。据百度指数,skr一词在7月27日的搜索量就已经超过47万,其资讯指数在28日迎来暴风式增长,超过120万。而去年的freestyle的搜索量最高不超过23万。

  就节目的可看性和可听性来说,《中国新说唱》也更胜一筹。这季节目诞生了不少金曲,比如那吾克热《儿子娃娃》,艾热《乌云中》,王以太《目不转睛》,艾热和李佳隆《星球坠落》,那吾克热和ICE《Three Pass》,那吾克热和尤长靖《飘向北方》,满舒克、王以太和 Blow Fever《追梦》……不仅持续霸占各大音乐平台新歌榜榜首,更成功出圈成为年轻群体的专属音乐。因此,陈伟认为,这季节目最大的成功就在于“回归音乐本身”。

  说唱音乐还是小众文化吗?

  “新说唱”能把小众说唱变成大众文化的爆款,与今年选手的选拔模式不无关系。陈伟回忆,去年参加“有嘻哈”海选的人数是700人,选拔过程几乎“无人知晓”。而今年《中国新说唱》从海选阶段便声势浩大。4月13日开始,节目开启了全球海选,不仅设置了北京、上海、广州、成都、西安五个赛区,以及各大高校赛区,还开设了北美、澳大利亚和马来西亚等海外分赛区,最终的报名选手达到了10725名。

  庞大的基数带来了多元而且有趣选手类型,首期节目登场的选手,便囊括了律师、清华学霸、家庭主妇、少数民族选手等多种身份。他们虽然身份不同、有着各自的生活圈子,但却都是说唱爱好者,且很多是说唱老炮。无论是以一首《儿子娃娃》引爆话题的新疆选手那吾克热,还是清华学霸多雷,都打破了大众对说唱文化仅有“地下说唱歌手”和“偶像rapper”两大阵营的固有印象。

  Diss很重要吗?

  节目气质上,“新说唱”与“有嘻哈”也完全不同。去年比赛,初选阶段,地上地下选手之间、选手与制作人之间就开始剑拔弩张,随时可能擦枪走火。比赛阶段,选手更是在歌词里直接diss对手,采访时也是锋芒毕露,这些提供给“有嘻哈”足够的火药味和话题性。而今年《中国新说唱》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和谐了。这让去年因“diss”和“real”兴奋不已的观众常常一期看下来,不禁疑惑,“diss”哪里去了?大家都这么peace真的是real吗?

  “天天diss好玩吗?没有diss也要逼着人家diss?年轻人的文化就一定要剑拔弩张吗?”陈伟反问。在他看来,说唱音乐承载的责任应该是大胆真实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看法。他以选手王以太举例,“这个90后观点已经很深刻了,我觉得他再往下发展有可能会成为新的李宗盛。可是他那么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时候,并没有diss别人,唱得也不炸。其实我们的任务应该是呈现多元的选手和作品给观众,而不是迎合大家所谓的单一的口味。”

  中国式说唱到底要不要努力大众化?

  但是冲突还是有的。4进6的比赛中,拥有投票权的不再是明星制作人和现场观众,QQ音乐、网易云音乐、酷狗、酷我这四大主流平台的四位高管坐上了评委席,手握六强的“生杀大权”。最终制作人与说唱圈公认的实力选手艾热、王以太遗憾出局,被贴上偶像标签的周汤豪、唯一女选手刘柏辛挺进四强,引起了诸多质疑。那场比赛中,四大音乐平台评审与明星制作人、网民关于评判标准的争执,比“有嘻哈”中选手之间的diss激烈得不止一点点。

  “我们和音乐平台其实没必要冒这种险,但是,我们希望大家有机会在同一平台上各自展露出自己的观点,选手的理想和现实之间到底有哪些差距?说唱到底要更纯粹还是要做大众化的努力和尝试?这是一个开放性的问题,没有标准答案,但事关中国说唱音乐的发展方向。”陈伟认为,一定程度上,音乐平台方的选择也代表着市场的选择。从专注于对作品和表演音乐性和艺术性的考核,到向大众市场的接受度和流行度转移,将说唱音乐置于受众人群更为广泛的全民市场中进行考察,这是这档引领说唱音乐撬动大众市场的节目评判体系变迁的必然路径。

  陈伟透露,《中国新说唱》第二季的工作将会在四季度启动,“我们会在编剧、赛制、真人秀等等各方面都会有新的设计;同时,制作人席位也会有新的变化。”他表示,把节目的悬念设计、环节设计、赛制设计、制作人和选手互动设计等做得更好,是下一季的重点。文/记者 祖薇

(责编:任志慧、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