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历史深处,致敬文化长河

——访《曹操传》作者、青年作家张小莉

2018年10月12日08:28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原标题:回望历史深处,致敬文化长河

  采访手记:他,是一个心怀天下、文治武功的政治家;一个豪情万丈、才气飞扬的文学家;一个内心孤独、敢作敢为的真英雄。他,就是青年作家张小莉笔下的曹操。千百年来,无数的褒贬,无穷的毁誉,无边的“演义”……遮蔽了曹操的真实形象。《曹操传》的作者张小莉不迷信古人、不因循旧说,在坚实的史料基础上,力求不偏不倚地还原出一个有血有肉的真实曹操。五十多万字的篇幅,不仅从多个角度对曹操进行了细腻刻画,而且浓墨重彩地描绘出一幅群雄逐鹿、意气飞扬的历史图景。作者的目的,是在于通过还原一个尽可能真实的曹操,描绘一幅波澜壮阔的创业守业史图,向我们的文化致敬。

  《曹操传》承曹魏气韵,书建安风骨,如一缕清音穿越千年,为曹操发出正名之声,固有的脸谱为之碎裂,烟瘴迷雾层层消散,宛如清泉拂面,为曹操洗去重重蒙尘,突然间一切都回归了本真,曹操的形象逐渐清晰,伟岸、鲜活。

  文化自信从哪里来?我想,可以从传统文化的当代价值上做深入挖掘,要在继承精华上做加法,要在提升影响上做文章,赋予传统文化新的时代内涵,使其成为民族精神的源头和“老根”。

  我相信,随着《曹操传》的问世,必将为许昌弘扬曹魏文化书写浓墨重彩的华章,散落的三国文化珍宝珠玉成串,厚重的历史资源华光迸射,让我们浸润于文化之河,共同穿越时空,回望那个群雄逐鹿的年代。

  ——二月河

  如果大家通过《曹操传》能够触摸到一个胸怀天地之志、一心为国为民、充满英雄气概的曹操形象,感受到一丝中华民族泱泱几千年历史文化的精神魂魄,就是我创作这部小说最大的幸福和慰藉。

——张小莉

  问: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您是怎么看待文化自信和传承的?

  答:这个问题的基点是文化自信,没有文化自信,何谈文化传承。中国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文化积淀不仅如恒河沙数,而且内蕴厚重,具备像沙漠上的胡杨一样坚韧的生命活力,放眼古今中外,有哪种文明可以绵延数千年,又有哪种文明可以宽纳四海,唯中华文明而已。

  文化是发展的、开放的,这更是中华文明的一种特质。作为一名文化工作者,要肩负起建设与传播的责任,在扬弃中传承,在传承中发展,在发展中丰富,深入挖掘传统文化,在继承精华上做加法,在提升影响上做文章,赋予传统文化新的时代内涵,凝聚中华民族精神之魂。我创作《曹操传》,就是想汲取优秀传统文化智慧,为坚定文化自信、提升城市软实力,贡献绵薄之力。

  问:我国古典名著《三国演义》中的曹操形象已广为人知,所以世人往往是知正史者少,知《三国演义》者多,那么您这部《曹操传》中的曹操与之相比又有何不同?

  答:一提到曹操,人们反射到大脑中的往往是一个“白脸”的形象,一部《三国演义》流传千年,再通过戏剧、评书等曲艺形式的生动再现,“奸臣”的印记已无形中镶嵌在世俗的记忆之中,与真实的曹操相去甚远。只有喜欢历史的人才有可能知道其中的差异很大。“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就我本人而言,最早看到对曹操的正面评价,还是来自于毛泽东同志的诗文著述,毛主席曾说:“曹操是天下大乱时期出现的‘非常之人’、‘超世之杰’”,还曾说:“我的心与曹操是相通”——由此约略知道文学作品对这个人物形象异化了许多,但究竟异化了多少,真实的曹操究竟应该是怎样的,概念较为模糊,仅仅局限于一些碎片化信息的断续留存。我调到许昌工作后,通过系统地收集和研究相关史学资料,发现曹操为了天下一统,百姓安宁,他的一生都在赴汤蹈火,奋战疆场;他是真豪杰、大丈夫,是浪花淘不尽的英雄;他选人用人等一些思想依然具有现实意义,曹操的形象在我心中慢慢不再抽象。

  相对于《三国演义》,《曹操传》最大的不同就是在于“还原历史上的曹操”,这是全书的根本立意,不仅着力于剥离附着其身的封建正统观点和艺术夸张的贬斥色彩,而且从不同侧面对曹操进行了立体刻画,还原其情义勇智,丰富其筋骨血肉,在深度还原中发出正名之声,为曹操洗去蒙尘,重接地气,回归本真。

  问:能否请您从宏观的角度对《曹操传》作一下整体概括,让广大读者知悉您的创作主旨?

  答:《曹操传》是一部历史文学作品,全面叙述描写了曹操的一生,全书共分21个篇章、近60万字,从多个维度对曹操进行刻画,力求有血有肉、有形有影,有思有叙、有论有评。在结构体裁方面,注重吸收中国传统章回体小说与西方章节体小说二家之长,采用第三人称叙事形式,依照时间线索为纲,以曹操事功为纬,述评结合,夹评夹议。从语言风格上看,注重营造明快鲜活、干净简练的特征,既强调快刀切泥的利落,又追求细腻精到的描摹。如果大家通过《曹操传》能够触摸到不一样的“鲜活”曹操,看到一个胸怀宇宙万象、怜悯天下苍生,雄才大略、文治武功的曹操,体悟到一派曹魏故都许昌的风韵气度,感受到一丝中华民族泱泱几千年历史文化的精神魂魄,将是我创作这部小说最大的幸福和慰藉。

  问:曹操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文化符号,其作为一代雄杰自古以来褒贬不一、争议纷纭,写作难度颇具挑战性,请问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点燃和支撑着您的创作热情,为读者献出这本《曹操传》?

  答:书写《曹操传》缘起于我在许昌几年来的工作经历。初到许昌,我就被这片绵延千年的曹魏文化热土所吸引,气势恢宏的春秋楼、古香古色的丞相府、威风凛凛的曹操雕像、生动传神的建安七子塑像,凝结着许昌的文化“基因”,跳跃着曹魏文化的鲜活“脉动”,让本就热爱传统文化的我,时时梦回那个群雄逐鹿、英雄辈出的三国时代。

  一座城市的文化根脉来自历史深处,每个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的历史文化符号,这是文化的积淀,更是精神的凝聚。回溯许昌悠久的历史文化,曹魏文化以其厚重的底蕴、磅礴的气势和深远的影响,镌刻在一代代许昌人的记忆里。但与之不相匹配的是,全面、客观地描述曹操的作品却不是太多,这让我觉得,许昌传统文化的“脉动”仿佛缺了一拍。带着感悟和思索,在许昌市几位领导和同志们的帮助下,为曹操著书立说的想法在我心中生根发芽、逐渐枝繁叶茂。

  走入《曹操传》的写作进程,从炎炎酷暑落笔勾勒,到惊蛰时节它方长成。夜夜青灯笔墨为伴,踯躅独行撰写“曹操”,不管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无畏气魄,还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细腻情感,只为勾勒定格历史中曹操的气概和风华,只为在这坚定文化自信的伟大时代中逐梦前行。(刘同华)

(责编:邓楠、雷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