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 那位会说故事的评书艺术家去世了

2018年09月12日06:23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那位会说故事的评书艺术家去世了

  “人生在世天天天,日月如梭年年年,富贵之家有有有,贫困之人寒寒寒”,一听到这几句话,许多资深评书迷耳畔立马响起了单田芳那沙哑、有劲的嗓音。 “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今天下午3点30分,评书艺术家单田芳因病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去世,享年84岁。记者了解到,告别仪式将于9月15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

  单田芳是我国著名的评书大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一生留下诸多脍炙人口的评书作品,如《三侠五义》《白眉大侠》《童林传》《隋唐演义》《乱世枭雄》《水浒外传》等,开创了评书走向市场的先河。晚年单田芳依然坚持录书,还曾在一次公开活动中说“没想到我不能说话,要死的人了,还能录出书来,那种感觉可想而知”,“能作贡献我就尽量作贡献。”

  1934年12月17日,单田芳出生于营口市的一个曲艺世家,父母亲戚都是地地道道的“门里人”,单田芳曾形容家庭环境的影响:“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龙王爷的儿子没有不会水的。天天听,天天看,我也受熏陶了。” 但单田芳少年时代琢磨最多的是怎么跳出说书的行当,一心想跨进大学校门。

  单田芳18岁时,命运变故接踵而至,父亲入狱,母亲改嫁,刚考上东北工学院的单田芳因病入院,动了3次手术,耽误了半年多时间,后来不得不终止学业,拜李庆海为师,正式说书。虽然少年时发誓不走说书路,但命运还是将单田芳“送回”该行当。单田芳回忆这段经历时曾说:“我从来就没悔恨过,说我再改行干别的,没有了。一条道走到黑,我要终身为这个事业奋斗,一直奋斗到今天。”

  单田芳1955年进鞍山曲艺团,1956年首次登台表演,所说的第一部书是《大明英烈》。青年时代,单田芳遭遇“文革”,当时评书彻底取消了,他被迫告别评坛。改革开放后,人到中年的单田芳,事业逐步走向辉煌巅峰。上世纪90年代单田芳退休搬到北京,自己在家录书。全国四百多家电台都等着他的录音送去——电台都有“单田芳书场”,听众日均超过一亿。

  据统计,单田芳共录制广播和电视评书110部,计1.2万余集,闻名全国,被誉为“永不消逝的电波”。

  单田芳那通俗易懂的说书内容,以及颇有个性的嗓音,通过电台、电视和网络传遍大江南北,陪伴了从30后到90后的几代中国评书迷。

  1995年,单田芳成立了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007年1月26日,单田芳宣布收山,《老店风云》是他的收山之作。2011年,他出版了自传《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2012年,他在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典礼上获得终身成就奖。

  得知今天老先生去世的消息,许多网友在微博、朋友圈分享自己听单田芳评书的美好回忆。一位网友说:“关于大师的记忆,是刚到北京,坐出租上听到的最多的声音。只要在北京经常坐出租,一定会听到这个沙哑又有故事感的声音,他应该是陪伴北京的哥和乘客最多的人。”

  与单田芳、田连元、袁阔成并称为“当今评书四大家”的刘兰芳,今天在悼念微博中写道:“单田芳先生艺术精湛、特别勤奋,他把毕生的心血全用在了评书艺术上,创作播出了一百余部评书作品,对评书艺术作出了卓越贡献,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北京评书的传承人,他的去世,是评书界的损失。”

  单田芳曾说:“我热爱评书,评书不仅是我的职业,也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对于无数听众和观众而言,单田芳就是他们生命记忆的一部分。“要知详情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会讲故事的单老先生辞世,再无下回分解。(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沈杰群)

 

(责编:任志慧、邓楠)

推荐阅读

5000元/月“起征点”今后将动态调整 根据决定,修改后的个税法从2019年1月1日起实施。为让纳税人尽早享受减税红利,今年10月1日起,先将工资、薪金所得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提高到每月5000元,并按新的税率表计税。个体工商户等经营所得也适用新的税率表。【详细】

督查组暗访:国家明令取消,米脂仍要检测收费,如此“任性”为哪般? 国家已明令取消营运车辆二级维护强制性检测,但米脂县运管部门仍强制执行并且收费,还将其作为车辆年审的前置条件,且不得异地办理。【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