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广场舞大妈”要少一些污名化 多一些宽容与理解

2018年08月27日08:00  来源:山西晚报
 
原标题:对“广场舞大妈”要少一些污名化 多一些宽容与理解

  康世伟拍摄了一部以广场舞为题材的纪录片《广场上的舞蹈》,没想到拍着拍着泪了目。原来,这些看上去蛮不讲理的“老小孩儿”,都有着自己对亲情、爱情、梦想的渴望和追求。(澎湃新闻)

  近年来,由广场舞引发的纠纷与冲突层出不穷。在舆论场域,“广场舞大妈”时常被污名化,被贴上了缺乏规则意识与公共精神、自私自利、毫不考虑与尊重他人的利益与权利甚至“坏人变老了”等五花八门的标签,遭遇了他人的“有色眼镜”。

  德国社会学家韦伯说,人是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在一个盛行“浅阅读”的时代里,“广场舞大妈”很容易遭遇蜻蜓点水、断章取义的解构。“广场舞大妈”被集体抽离了个性与特点,被视为一个同质性的整体,被硬塞在一个共同的身份之中,接受相似的对待,规训出相近的反应来,成为符号化的边缘群体。实际上,“广场舞大妈”热闹狂欢的身影背后,也有不为人知的爱与痛。不论是将广场舞作为一种解压的方式,还是将广场舞当成一种价值实现的通道,抑或为了对抗孤独,“广场舞大妈”并不是一个孤立的原子,他们也被嵌入形形色色的社会网络之中;他们不是冰冷、麻木的机器人,而是有血有肉、有感情、有欲望的普通人。创新社会治理不仅要正视中老年人的精神诉求与情感需要,也要用制度化、规范化渠道容纳广场舞,对“广场舞大妈”进行约束与规训甚至惩罚。对“广场舞大妈”少一些污名化,多一些宽容与理解,“广场舞困境”才会得到破解。(杨朝清)

(责编:左瑞、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