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好“四种形态”这个有力武器

——对话内蒙古、辽宁、宁夏三省区纪委书记、监委主任

2018年07月18日09:53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原标题:用好“四种形态”这个有力武器

  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的实践充分证明,监督执纪“四种形态”是贯彻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方针的具体化,直接体现和推动了纪委职能、方式、作风的转变。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深入推进,“四种形态”的基本原理也要应用到监察工作之中,不断丰富完善,使之越用越活、越用越灵。各地对此有何认识?如何更加精准把握运用“四种形态”,做到宽严相济、精准得当?“本期关注”栏目日前对话内蒙古、辽宁、宁夏三省区纪委书记、监委主任,请他们谈谈纪检监察机关用好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的做法和经验。

  对话嘉宾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纪委书记、自治区监委主任 刘奇凡

  辽宁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 廖建宇

  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纪委书记、自治区监委主任 许传智

  1请问如何认识监委也要精准有效运用好“四种形态”?

  刘奇凡:“四种形态”是巩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的有效途径,是将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的科学方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根本目的是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在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下开展监督,就要在监督中体现党关于监督工作的方针政策,就要把经过实践检验的行之有效的监督策略运用到监督全过程。纪委和监委监督对象有重合、工作职能有交叉、工作目标相一致,决定了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在监察监督中同样适用。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以前,纪检监察机关监督范围过窄,既难以对非党公职人员形成有效监督,也难以处置违纪和职务犯罪中间的职务违法行为。监察体制改革从体制机制层面消除了监督空白点,监督范围扩大、监督职能明显增强。以内蒙古自治区为例,改革后监督对象由20.3万人增至60.5万人,监委需要监督调查处置的大量问题为尚未构成职务犯罪的一般违法问题,需要我们在监察监督中精准有效运用“四种形态”,努力做到政策和策略的高度统一,切实将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

  许传智:从政治属性看,监委与纪委一样,都在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下开展工作。监督执纪“四种形态”是党章和党内监督条例明确规定的纪检机关加强党内监督的重要举措。各级监委作为行使国家监察职能的政治机关,必须旗帜鲜明讲政治,准确理解党章党规精神,在监察工作中一体贯彻。因而,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同样应成为监察工作的重要举措。

  从工作职责和工作目标看,监委与纪委在指导思想、基本原则上高度一致,目的都是发现问题、纠正偏差,抓早抓小、防微杜渐,防止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要么是“好同志”,要么是“阶下囚”。这一理念和精神在监察法相关条款中有所体现,如第五条国家监察工作严格遵照“惩戒与教育相结合,宽严相济”的原则,与监督执纪“四种形态”所秉持的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高度一致;第四十五条明确,对有职务违法行为但情节较轻的公职人员,进行谈话提醒、批评教育、责令检查,或者予以诫勉,这与把握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关键是在第一种形态上下功夫的要求也相吻合。与此同时,还要综合运用第二、第三种形态,防止严重违纪违法发展成犯罪行为,有力管住中间地带,有效填补监督空白;不放松第四种形态,以惩处有力确保监督有效。

  廖建宇:监督执纪“四种形态”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管党治党的重大理论、实践和制度创新成果,是深入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的科学方法论。面对新时代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新形势、新任务,我们要坚持好、运用好、深化好“四种形态”,将其蕴涵的科学理念和政治要求,自觉地贯彻到纪检监察工作全过程和各方面。

  第一,“四种形态”体现纪检监察工作的政治性。纪委监委是政治机关,讲政治是根本要求,运用“四种形态”就是讲政治的具体化。要准确把握党的政策和策略,坚持严管和厚爱相统一,对问题早发现、早提醒、早处置,最大限度地防止干部出问题。第二,“四种形态”体现的是惩和治的辩证关系。当前,纪检监察工作已经从治标为主向标本兼治转变,运用“四种形态”要立足于这一形势任务,注重惩中治、治中惩,做到思想教育、政策感化、纪法威慑相结合,实现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同步推进、同向发力。第三,“四种形态”体现的是纪法贯通的方向要求。监察工作也强调惩戒与教育相结合,宽严相济,纪检监察机关要坚持从深化监察体制改革要求出发,履行好纪检监察两项职责,把“四种形态”贯穿于执纪与执法,实现良好的政治效果、纪法效果和社会效果。

(责编:左瑞、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