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压正》中饰演交际花唐凤仪 许晴:姜文是真正爱女人的

2018年07月16日13:56  来源:华商报
 
原标题:许晴:姜文是真正爱女人的

  都说姜文的影片中一定会有两个女性,一个纯洁的白玫瑰、一个性感的红玫瑰。《邪不压正》中,许晴饰演的交际花唐凤仪无疑是妩媚性感的红玫瑰。她在接受华商报记者专访时,对于这次演戏的经历非常兴奋,因为好友姜文调动出她身体里的“小魔鬼”。

  在西安拍戏大冷天穿纱裙

  华商报:唐凤仪这个角色跟以前的民国角色有什么不一样?

  许晴:太不一样了,完全是反差!大家认为我应该就是唐凤仪这样的,但我完全不是。唐凤仪还真是需要去塑造的一个角色。反而像《老炮儿》,大家觉得我在塑造,其实那就是我。如果没有导演,我这个角色很难完成。他跟我说:“每场戏都不一样,加起来就是唐凤仪。”我说,这不是很分裂吗?但是每场戏演完了,原来身体里的那些东西能被导演这么调动出来。对我来说,我都觉得是小魔鬼,但它们都出来了,出来得又都那么可爱。

  华商报:唐凤仪死的那场戏是在西安拍的吧?

  许晴:嗯,我的第一场戏是在西安拍的。3月,西安那几天奇冷,又在那个最古老的城门楼。一大早,洒了水都能结冰。但我还要光着脚、穿纱裙,里面什么也不能衬,冰冷刺骨。导演说:“男生在现场都脱掉大衣,陪着许晴。”每拍完一条,他会让大家以最快的速度给我披上衣服。我带的是羽绒服,他就很细腻,说大衣要棉的,一上身就是热的。那时候我就觉得,怎么样都可以。

  姜文心里的唐凤仪特别干净

  华商报:你和彭于晏有一场在床上聊天的戏。你们之前认识吗?

  许晴:不认识,那是我们第一次搭戏。在西安围读剧本时在一起就会很亲。而且导演选的角色都特别……读完都觉得各自无法替代。我跟小彭第一场戏就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他没穿衣服,露上身的;还要全部脱掉,在我面前洗澡。这需要演员彼此之间的信任和依托,没有任何杂念,就没有问题。

  华商报:这场戏很多人觉得特别性感,但唐凤仪的表情也很真诚,怎么处理这种反差?

  许晴:姜文心里的唐凤仪特别干净。我一直说,导演的江湖特别大男孩。女生也都是像周韵(巧红)那样的好女人。我这个角色虽然也蛮另类的,但她也是真,她是爱。其实我认为她也是一个特别会去爱大家、心里有对方的人。

  华商报:你跟姜导很熟悉,多年的老朋友,你对他电影里女性角色的塑造有什么想法?

  许晴:我觉得他是真正爱女人的。他戏里永远有两个女人交叉着,也特别符合姜导对女人的解读,是因为他的尊重和爱是在里面的,他也没有亵渎。

  他挖掘出我“雌雄同体”的一面

  华商报:演员姜文和导演姜文感受肯定不一样吧?

  许晴:作为演员,他极有魅力和光彩。但我没想到,他做导演,比演员还有魅力和光彩。那份笃定的力量,让你坚信不疑。我至今都没有想明白,他为什么那么精准?是因为他曾经做过演员吗?还是因为他是导演,特别知道戏里的每个角色的点。他又不是女人,但他给的那些点,完全会让你惭愧你是女人。他开玩笑说:“许晴你身体里住着六个人,你太多面了。”他会给你自信,原来身体里“雌雄同体”的那一面被他挖掘得那么淋漓尽致。对于演员,这份营养,这份感恩,是没有办法用语言去说的。

  华商报:导演每场戏都不提前给剧本,开机前才给台词,你怎么看?

  许晴:我喜欢啊。我喜欢尝试不同导演的风格,更喜欢即兴的……我不喜欢去设计,到现场会没有新鲜感,但每次等的时候,连个框框都没有,也会有焦虑,但不会有担心,知道它出来以后会是最好的。只是有时候,大段台词的时候,你会有对自己的压力。 华商报记者 罗媛媛

(责编:王博、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