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保卫战 法律剑出鞘

——全国人大常委会大气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综述

王比学

2018年07月09日07:0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蓝天保卫战 法律剑出鞘

  污染物达标排放是企业必须履行的法律责任,检查组通过检查企业,明显感觉到,越来越多的企业认识到加强环境保护符合自身长远利益,依法治污、保护生态环境的法治意识和主体意识不断强化。大气法实施后,大多数企业,尤其是重点大型企业的治污主体责任明显增强,基本都能做到依法依规安装和运行污染源在线监控设备,并与省级、地市级污染源在线监控管理系统联网,对污染物排放进行实时监控。以河南安阳钢铁集团为例,集团通过采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脱硫脱硝,环境大为改善。如今走进厂区,如果不看烟囱的话,还以为是进了一座植物园。“您看我们的烟囱连白烟也没有。环保部门一打电话,我就紧张。我要做不好,法律会追究我责任的。”集团董事长指着烟囱对检查组说。

  创新还体现在“明察”“暗访”相结合。两者结果大相径庭,“明察”看到的多是以治理成效和经验为主的好典型,“暗访”发现的多是不同程度的违法问题。

  有的地方仍然在搞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黑色增长”,假治理、走过场、应付检查,尤其是乡镇一级政府和相关主管部门,对一些“散乱污”企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的甚至助纣为虐。被抽查的一家企业大门紧闭,只闻犬吠,不见人影,而此前一天,环保部门督查时该企业还在生产,当地政府干部当着抽查小组的面竟然谎称企业早已关停。有的企业治污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没有依法安装在线监控等环保设施,有的即使安装了环保设施也不运行,被抽查的一家企业环保设施上面布满了灰尘,仪器指针显示为“0”。有的矿山无序开采,缺乏矿产开发和生态修复规划,开采和加工过程缺乏必要的扬尘治理措施……

  这些违法问题表明,不论是政府部门还是企业,都没有认真履行法律责任,管理粗放,导致治理和关停的力度不到位,处罚力度和责任追究不到位。

  检查组成员、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委员袁驷每到一处都大声疾呼:法律责任要实上加实,监督管理要严上加严,工作目标要高上加高。“既然是蓝天保卫战,就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

  检查组强调,必须夯实各方法律责任,形成治污强大合力,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要把大气污染防治作为重点工作领域,持续通过执法检查、听取审议工作报告、专题询问等监督形式,督促国务院及其有关部门、地方各级政府严格落实环境保护目标责任制,推动企业全面履行治污责任。

  依法标本兼治,关键在于治本

  生态环境问题,归根到底是经济发展方式问题。大气法规定防治大气污染应当以改善大气环境质量为目标,坚持源头治理,规划先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优化产业结构和布局,调整能源结构。

  检查组了解到,各地坚持源头治理,调整优化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五年来全国累计退出钢铁产能超过1.7亿吨、煤炭产能8亿吨、水泥产能2.3亿吨;煤炭消费比重下降8.1个百分点,清洁能源比重提高6.3个百分点。但部分地区结构调整仍不到位,对传统产业依赖较重,产业结构偏重、能源结构偏煤、产业布局偏乱的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国土面积仅占全国7.2%,却生产了全国43%的钢铁、45%的焦炭。同时,我国能源结构以煤为主,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不够,“2+26”城市、长三角、汾渭平原等区域的单位国土面积煤炭消耗量是全国平均水平的4—6倍。

  优化产业结构,必须转型。转型,难免会带来阵痛,但咬紧牙关,爬过这个坡,迈过这道坎,迎来的就是第二次创业的春天。针对煤矿企业较多的状况,山西长治县要求,“地下煤企”必须转为“地上非煤企”,转型后政府补贴支持。检查组曾经到过山西一家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这原来是一家煤炭企业,后转型成汽车制造企业。“现在效益比过去挖煤时好多了!煤总有采完的时候,必须要有危机感。”企业负责人从转型中尝到了甜头。

  冯立军是内蒙古包头水泥企业一名负责人,大气法实施给他的直接感受是,“看见蓝天白云的日子多了,戴上口罩喘不上气来的日子少了”。但在检查组的座谈会上,他又强烈呼吁,对于那些产能严重过剩的高污染、高耗能产业,应尽快出台更加严格、更能适应发展需要的行业标准和节能环保准入政策,通过淘汰一批高污染、高耗能产业来达到压缩过剩产能、减少排放的目的。

  煤炭如何清洁高效利用,专家学者积极向检查组建言献策。内蒙古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赵吉认为,我国资源禀赋决定了煤炭在较长时期内仍将是主力能源,煤炭安全绿色智能化开采和清洁高效低碳化利用方面应作为未来技术研发的主攻方向之一。

  每到冬季,北方地区污染尤为严重。这是因为北方地区取暖仍以燃煤为主,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大。据生态环境部介绍,1吨散煤排放的污染物相当于15吨电煤,北方地区每年冬季取暖要消耗2亿多吨散煤。

  为确保三年内打赢蓝天保卫战,“煤改气”、“煤改电”是解决散煤污染的治本手段。据生态环境部介绍,到2020年,京津冀及周边、汾渭平原的平原地区将基本完成散煤清洁化替代。

  “现在政策可好啦!原来一年要烧6吨多煤,花4000多块钱,现在只花3000多块钱,还干净。过去成天咳嗽,现在很少咳了。”5月17日,67岁的山西平定县石板坪村村民樊玉林握着检查组领导的手,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记者将大气法修改前后的变化进行了一番比较发现,修改前更多强调大气污染末端治理,修改后则注重坚持源头治理。一路上,检查组也不断提醒,依法标本兼治,关键在于治本。

  6月2日,内蒙古环保厅环境质量预备预警中心正在向检查组汇报运行两年来的情况。

(责编:左瑞、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