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年前“四姐”江城离奇失散 今年初千里之外来电寻亲

警民合力助“疯娘”回汉落户

2018年07月03日17:28  来源:武汉晨报
 
原标题:警民合力助“疯娘”回汉落户

24年前在汉打工离奇失散,多年寻亲未果,父母临终前向五妹留下遗愿,一定要找回四姐。而在千里之外的江苏,有一位“疯娘”一直念叨“回家”,其子通过寻亲网联系上了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龙泉街魏集村妇女主任,东新警方主动接力,不仅辨别出身份,还落实了户口。

昨日,“疯娘”的儿子张双喜代表母亲向东新分局两位女民警献上锦旗。

24年前四姐离奇失散

况五妹今年38岁,是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龙泉街覃庙村况家湾人,有姐弟6人,她排行老五。24年前四姐离奇失散成了全家人一块心病:当年由于家中贫困,年仅19岁的四姐主动到武汉打工贴补家用,谁知这一去从此杳无音信,父母带着姐弟五人遍寻武汉城区,最终失望而归。

随着岁月流逝,父母心中的郁结也越来越重,冥冥之中他们始终相信四姐还活在人间。为此,父母临终前,单独把姐弟几人叫到床前,特别是五妹,留下遗愿:要把四姐找到,全家团圆。从此,五妹就背负父母寻亲遗愿,她找遍武汉周边省市,只要一有消息,她就会前往查探,但总是失望而归。这期间,三姐、惟一的弟弟也相继离开人世,临终前均拜托五妹一定要找到四姐,让一家人团圆。

千里来电“疯娘”想回家

今年3月初的一天,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龙泉街魏集村妇女主任石政梅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电话是一名青年男子打来的,声称其母亲是龙泉街覃庙村况家湾人,且其母亲患有精神疾病,她想回家,希望能得到帮助。

石主任当时也懵了,原来致电人名叫张双喜,是江苏淮安人,今年22岁。是一位“疯娘”的儿子,他能准确说出况五妹父母亲的名字及原来的家庭住址。听到这个消息,石主任连忙放下电话,跑至况五妹家里,把这个令人激动的信息告诉了她。

听到这个喜讯,五妹也连忙把此信息告诉另外两个姐姐,姐妹三人相拥而泣:喜的是多年未完成的夙愿看见了曙光;忧的是对方真的是朝思暮想的四姐吗?而且在千里之外,还成了“疯娘”?为了搞明白真相,她跑到龙泉街派出所找到了沈晓曦警官,希望她能通过警方帮她辨别一下真相。

两地警方接力助她返乡

接到求助后,沈警官连忙向东新分局人口大队民警陈宝梅汇报,希望能通过分局层面与江苏淮安警方取得联系,进一步辨别事情真相。而民警陈宝梅也没有半点耽搁,立即通过江苏淮安警方与当地派出所取得了联系,通过两地警方网上协作,一份详实的调查材料从千里之外传到东新分局手中,确认远在千里之外的“疯娘”就是况五妹失散24年的四姐。

得知此消息,况五妹及其家人于3月14日驱车前往江苏淮安,到达“疯娘”家中。看到眼前一幕,不禁惊呆了:眼前的女人蓬头垢面,精神失常。虽然时间已过去了这么多年,但三姐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疯娘”就是失散24年的四姐。四姐妹不禁抱头痛哭。

“从我记事起,由于我妈妈患有精神疾病,被左邻右舍戏称为‘疯娘’。母亲的病时好时坏,正常时对我非常好,常常搂着我讲述老家龙泉街的事。外公外婆的名字我都记忆犹新。”面对找上门来的几位姨妈,“疯娘”四姐的儿子张双喜不禁哽咽了。但是,母亲到底是怎么到的江苏淮安,精神怎么出的问题?由于时间久远,家里的老人也没说过,所以张双喜也搞不清楚缘由。

7年前,张双喜的父亲去世,母亲“疯娘”病情越来越重,但她始终念叨最多的是回龙泉老家。从2016年起,张双喜就萌生了圆母亲“疯娘”回家梦的想法,于是他通过朋友在寻亲网上写下相关信息,希望帮母亲“疯娘”找到她日思夜想的老家。

2018年3月初,他一个朋友通过QQ发来与母亲“疯娘”老家相关的信息,他连忙通过网上所提供的联系方式,拨打了魏集村妇女主任石政梅的电话,这才有了上述一幕。

办户口让她真正回家

由于四姐“疯娘”精神患有疾病,在当地没有户籍资料,且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况五妹三姐妹决定将四姐接回老家,一方面为她治病康复,另一方面让她回到老家安享晚年。为她治病需要一笔不菲的费用,但至今身份无法明确,在龙泉当地无法申请医保、统筹资源,无法享受村民的待遇。

如何让四姐真正回到龙泉老家,有尊严有身份地活着呢?况五妹又一次把求助的眼光投向东新分局两位热心女民警。

沈晓曦和陈宝梅马不停蹄协调江苏淮安警方完善相关材料,一方面向上级汇报,获取上级政策上的支持,另一方面与龙泉街覃庙村村委会进行对接,协调村委会接受四姐“疯娘”安家落户安享晚年。

通过大家齐心合力,6月29日上午,带着油墨香的户籍本送到某康复医院四姐手中。

记者魏娜 通讯员李雨生 闻期骏

(责编:左瑞、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