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体课上到一半,教练突然离职 杭州万象城冰场几十位学员好崩溃

教练质疑新的考核制度,人事经理当场拿出辞职报告,不到半小时让其走人
冰场提出两种方案,要么换教练要么退费,目前正在积极招募新的高级教练

2018年06月20日10:30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团体课上到一半,教练突然离职 杭州万象城冰场几十位学员好崩溃

  溜冰场上的孩子。

  七八个孩子的团体滑冰课上了一半,教练突然中途走人,孩子们都还没从冰场上下来,家长们突然收到停课消息——半小时不到,三位“前国手”级别的高级教练就办完了离职手续。最近几天,在杭州名头很响的万象城滑冰场里,有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

  尤其是对于跟着这三位高级教练学习滑冰的孩子们来说,犹如晴天霹雳。“我家孩子哭得都要崩溃了,一个多月后她就要参加国家花样滑冰等级测试,教练突然离职,基本没可能考过了。”孙女士如是说。

  除了考级迫在眉睫,正在为8月即将召开的亚洲青少年花样滑冰邀请赛做准备的五六个孩子也同样迷茫。

  这么关键的时间,三位高级教练为什么会突然辞职离去?几十个爱好滑冰的孩子们又该何去何从?昨天下午,钱江晚报记者走进万象城滑冰场一探究竟。

  考级、比赛迫在眉睫

  孩子们的冰雪梦想如何安放

  三位教练离开得很突然,让家长和孩子们措手不及。“上周六上午,我的孩子来上团体课,课上了没多久,马教练就被叫出去谈话,然后就没回来过。”范女士回忆当天的情形。

  刘女士则是在孩子上课的时段,突然收到了冰场发来的停课通知,“课程是9点开始,大概9点50分,突然打电话告诉我课程取消了,真的太奇怪了,当时,教练明明带着孩子们在冰场上呀!”于是,原本两个小时的滑冰课程,五六个孩子都是在没有教练的陪同下,自己练的。“课程中途结束,我们也去找冰场负责人了解情况,但没有得到明确答复。到了晚上,就收到短信通知,说三位高级教练因为个人原因辞职了。”范女士说。

  万象城滑冰场原本有14位教练,其中仅有3位高级教练,而他们三人带领的学员一共133名,几乎占了冰场总学员数量的三分之一。

  他们的突然离开,不仅意味着这些孩子要被迫与新的教练进行磨合,也很可能对一个多月后即将参加国家花样滑冰等级测试和亚洲青少年花样滑冰邀请赛的40多个孩子带来极大的影响。

  “离开的三位高级教练是这里唯一能教我孩子的教练,他们走了,相当于直接断送了孩子的冰雪梦想。”范女士的女儿满满已经达到了滑冰等级测试国家七级的水平,原本计划在8月份参加国家八级的考试,“现在剩下的教练水平最高的也只有国家五级,你说,怎么能相信他们可以带好我女儿考过八级呢?”

  令范女士头疼的还不止这一点,“滑冰国考证书有效期只有两年,且不能越级考,满满的七级是2016年考的,今年如果考不过八级,就要从头开始,从基本级开始一级级重新再考一遍了。”13岁的满满已经学了八年滑冰,跟着现已离职的马教练也有六七年了,听说马教练他们辞职了,她难过地哭了。

  和满满面临同样困境的还有五六个孩子。杨女士的孩子天天,原本8月份要参加国家五级考试,现在舞蹈动作才排好一半,“这段时间要准备期末考试比较忙,原本还打算暑假的时候好好努力一下,打算天天来上课。他如果这次考不过,四级证书的有效期也到了,不仅是要从头再来,投入更多的精力、成本——每年光是上课就得六七万元学费啊,也会打击他的自信心。”

  高级教练觉得新的考核不合理

  经理当场拿出辞职报告让其签字

  三位高级教练分别是马迎頔(dí)、韩枫和孔一诺。马迎頔和韩枫都曾入选中国花样滑冰国家队,马迎頔曾获世界青少年大奖赛季军,韩枫曾获全国花样滑冰锦标赛青年组冠军、成年组亚军。孔一诺曾入选国家青年队,曾获全国花样滑冰大奖赛青年组亚军。

  这么关键的时间,三位教练为什么会突然辞职离去?马迎頔和韩枫两位教练均表示,事情的导火索确实是公司出台的新绩效考核制度。“6月中旬出台了一套新的制度,规定如果教练达不到要求课量的60%,全部绩效都直接扣除。我们几个高级教练因为课程费用高,课量也相对少。在我们看来,新的制度不太合理,也试图与冰场方面沟通。”马迎頔表示,15日那天,是因为要等领导沟通此事,才耽误了上课时间,并不存在罢课。

  至于16日当天的匆忙离职,马迎頔和韩枫都说这并非个人意愿。“那天刚上课不久,万象城领导带着人事经理来找我沟通,要求我们遵守新的规章制度,我还是表示不能接受,人事经理当场就拿出了一份辞职报告让我签字,并且要求我立马走人。” 马迎頔说,从他被要求离职,到交出工作服、钥匙等,完成离职手续,前后用了不到半小时,“完全没有时间进行工作交接”。

  三位教练表示,他们也想带着孩子们考级和参赛,但也没想到无法和冰场达成一致,这么快就走完了程序。

  冰场提出两种方案

  要么换教练要么退费

  万象城冰场相关负责人说,三位高级教练都无法接受公司制定的新规章制度而提出离职,“每月要达到一定的基础课量,但个别高级教练原本课量少,他们担心新的制度会影响收入。按照三位教练前半年的情况来看,其实都能达到。”

  “6月15日,就有教练因为对新的规章制度不满而罢课,16日冰场和三位教练沟通,但沟通过程中,他们态度很差,个人直接提出了离职。”至于为何短短一天内,即可办理好离职手续,负责人表示,“教练们个人要离职,冰场也无可奈何。”

  三位高级教练走了,他们原来带的那些爱好滑冰的孩子们又该何去何从呢?

  对此,万象城冰场给出了两个解决方案。“冰场现在还有11位明星教练和资深教练,过去被高级教练带的孩子在7月16日以前都可以在其中任选教练,免费试课。”相关负责人告诉钱报记者,冰场的资深教练也是专业运动员出身,都取得过比较好的运动成绩,绝大部分的考级需求现有教练都能满足。

  与此同时,万象城冰场也在积极招募新的高级教练,“目前已经有两个有意向来的高级教练,我们会争取尽快让教练到位。”如果对这两个方案都不满意,学员也可以选择退费;目前,已经和90多个学员有了妥善协商的结果。

  昨天晚上,万象城冰场也张贴出一张顾客告知函,对三位高级教练的离职和目前的解决方案进行了公示。(张蓉)

(责编:左瑞、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