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铁路行驶潜在危险,有这样一支危石整治队,他们是——

宝成线上的安全卫士(追梦)

宋豪新

2018年06月09日07:5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宝成线上的安全卫士(追梦)

  付光军和队员检查危石。本报记者 宋豪新摄

  安全行驶的宝成铁路。王正伟摄

  队员们行走在沿线丛林中。本报记者 宋豪新摄

  编者按:宝成铁路北起宝鸡,南至成都,是新中国的第一条电气化铁路。它为新中国锻炼、培养了一大批铁路线、桥、隧工程建设骨干。今年,宝成铁路迎来了60周岁“生日”,并入选第一批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

  宝成铁路穿行在巍峨大山中,崩坍落石是对铁路运行安全的最大威胁。一支常年活跃在龙门山脉里的队伍钻进一片片人迹罕至的丛林,攀上一座座怪石嶙峋的山峰,查危排险,守护着铁路安全。他们就是守护“铁路蜀道”的危石整治队。

  四川青川县剑门山脚、清江河畔,竹园坝小镇坐落在这里,远离大城市的聒噪,凉爽幽静。近日,记者来到竹园坝危石整治工区,只听一声哨响,7名危石整治队队员把安全绳、镰刀、铁钎等作业工具整齐摆放,站成一排。

  “何子会!”“到!”

  “刘金明!”“到!”……

  高声点名的付光军,是危石整治工区的工长,今年43岁,已在这里工作了24个年头。给队员们交代完作业计划和安全注意事项后,付工长和队员们坐上工程车,沿蜿蜒的山路一边前行,一边介绍:“宝成铁路穿行在巍峨大山中,崩坍落石是对铁路运行安全的最大威胁。我们一年四季,都在野外流动作业,对自己管辖的94座山头,415处危石及重点病害一遍又一遍反复检查,排除危石,保证铁路安全。有人称我们是铁路系统的‘拆弹部队’。”一谈到自己的工作,付工长仿佛征服一个个山头的“常胜将军”。

  “今天我们要检查的是11号和12号山头,等会儿爬山的时候你要跟紧我们,脚要踩稳,手要抓牢。”下车后,付工长仍不忘嘱咐记者。

  拴好安全带,付工长带头钻进丛林。阳光透过树林,星星点点照亮了他们背上的“绵工”字样。队员们一路挥舞手中的镰刀,披荆斩棘,砍出一条小道。记者紧跟在一个年轻小伙儿后面。这个名叫何子会的年轻人,是付工长的徒弟。

  “前年夏天,师父带着我们上山检查危石。爬到一个陡峭的山坡时,前面一名队员脚下的石头被踩松滚了下来,师父马上用手臂将石头稳稳地撑住,那块石头足足有20多斤。”何子会指着旁边的一块石头给记者形容道,“他完全可以避开,但是他担心会砸到后面的队员,主动用手稳住了石头,也温暖了队员们的心。”

  上午10时50分,他们来到一块标有数字“74”的巨大危石旁,何子会给付光军再次检查安全带、绑好安全绳,并负责观察周围的危岩体。40多岁的付光军身手敏捷,很快就到了危石观测点,用卷尺测量危石裂缝宽度,观察危石与母体岩石病害发展程度,然后再用手持移动终端把检查信息上传至防洪办信息终端。

  11时20分,付光军在同伴的帮助下,回到“地面”,虽然身体很强健,在悬崖上吊了近半个小时,也是累得满头大汗。“危石检查是一个综合判定过程,根据不同的危石我们会制定不同的方法:有土体掩埋的危石我们会观测雨后泥土冲刷程度;与岩石母体有裂缝的危石,我们会通过测量裂缝发展程度来判定是否处理。”

  今年3月8日上午,付光军和同事在宝成线下行412公里处进行雨后危石检查。突然,眼前一个10余厘米宽的裂缝让付光军紧张了起来。经过勘察,这个裂缝是由于降雨使土体松动,岩体与土体发生分离,形成了多达2000余立方米的岩崩体。付光军立即将这一紧急情况报告车间,并派人分别在岩崩体和铁道线上进行实时监控。下午,段桥隧技术科与车间派出技术人员,测量岩崩体与铁道线的垂直距离、水平距离,观察岩体走向,最终判定为二级危岩体,必须马上处理。次日,该段开始对危岩体包围捆扎,再人工钻孔,灌入液体破碎剂把危岩胀开。就这样,危岩一步步由人工敲击破碎,由大化小、化整为零,经过近两个月的综合整治,5月20日彻底将这个安全隐患消除。

  正午时分,队员们到达山顶,席地而坐,从背包里拿出白开水和干粮,开始今天的午饭。

  “2016年,我刚入队,端午节值班没回家。我正在宿舍看电视,师父进来了,把我带到他家里过节。”何子会告诉记者,“无论工作、生活,师父就是一位老大哥。我们工作特殊,队员们回家都很难,每逢节假日,师父都会把留守的青工叫到他家里过节,虽然没回老家,却一样能感受到家的温暖。”

  在付光军的带领下,这支队伍的管辖范围内,没有发生过一次崩塌落石。2011年,整治队获得“全国青年安全生产示范岗”荣誉称号,2015年又被铁路总公司授予“全路青年文明号”荣誉称号。

  山顶的微风,带走了燥热和疲惫。午饭过后,队员们扛起工具,步履不停,背负着铁路人的职责,伴随着火车的汽笛声,奔向下一个山头……

 

(责编:谷妍、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