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歌曲”遍地开花 陕西还需练“唱功”

王丽

2018年05月18日09:11  来源:人民网-陕西频道
 

华阴老腔表演。资料图

建设音乐之城,西安已经意识到了与西三角地区的差距。

音乐带来得“看得见”的直接经济收入仅仅只是它神奇效应的“九牛一毛”,其真正的辐射力,在于朗朗上口又春风化雨般的“软性”城市营销和文化推介。譬如,你一定知道《成都》的魅力,现在也并不会陌生《西安人的歌》所传唱的古都美好生活。

2017年5月,西安市建设“音乐之城”全面启动,将打造7大音乐文化街区,并申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西安全球“音乐之都”的称号,全方位将西安打造成音乐魅力浓郁的国际化大都市。

据不完全统计,成都音乐产业市场总收入现在已经突破两万亿元,演唱会票房位居全国第三,成为名副其实的音乐人才孵化器。特别是一系列音乐盛会陆续在成都召开,发展势头愈加迅猛。从选秀之城到音乐之都,除了美食的“味觉名片”,成都又正在加紧打造一张“听觉名片”。

伴随着近几年西部地区的强势崛起,涌现得音乐作品也越来越多,“西三角”几城,也正在谱写着自己的歌曲,说到对“音乐”的借力,其实,陕西如果要进一步加强文化自信,打出文化牌,还真得不仅要“吆喝”,还得“说唱”。

文化软实力的“经济势能”转换

说起“音乐”之城,在国际上就不能绕开意大利:克雷莫纳(小提琴之城)、佩鲁贾(翁布里亚爵士音乐节)、维罗纳(夏季歌剧节)、罗马(冬夏音乐季)、威尼斯(维瓦尔第出生地)、皮斯托亚(蓝调音乐节)......等等,在这些城市中,音乐伴随着那些宏伟建筑和秀丽风景,带游客们难以忘怀的感受,更重要的是这些音符向国际“传唱”着意大利的浓郁风情和动人故事。

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音乐产业总产值首次突破3000亿元大关,达到3018亿元。说到这儿,得提出一个词,“国家音乐产业基地”。它包括北京、上海、广东、成都国家音乐产业基地及各音乐园区,受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管理。

在未来5年的"十三五"期间,国家音乐基地将充分发挥国家音乐产业基地的集聚效应,通过政策引导、资金支持,把基地培育成为音乐创作和音乐人才汇聚的孵化器,成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助推器。而就在今年初,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同意创建浙江国家音乐产业基地萧山园区,标志着“老对手”杭州成为全国第五个音乐产业基地。

又以成都为例:从之前的例子看来,凡是落户了国家音乐产业基地的城市,无论是对其音乐产业价值的变现,还是音乐人才的吸引,都产生了巨大的助推作用。当时对这个国家音乐产业基地的扶持力度,可谓招招都是“重拳”。比如,成都将每年举办一届原创音乐榜、原创音乐奖和原创音乐发榜颁奖典礼,并每届给予千万级别的资金支持;再比如,在支持音乐演出方面,对成都音乐企业创作生产的音乐产品国内巡演每场补贴5万元,国际巡演每场补贴10万元;以及,在支持音乐企业发展方面,提出由国家知名品牌领军音乐企业在成都注册设立的区域总部将可授予最高千万级别的综合资助。

这些,还都仅仅是算得来的经济账面,而在这个土壤上产生的“原创音乐”、“本土音乐”更是为成都安装了一个极佳的发声器,比如“独特的文化氛围”、“良好的生活方式”、“青春活力的创业环境”等等,这几个关键标签一旦打上,不仅仅是在招商引资和旅游拉动上,更重要的是,在“双创”背景下,对于“青春”的把握——2017年成都常住人口首破1600万,落户人数高达36.4万人!音乐与人才吸纳或许并无直接联系,但这种“温室”对于人才的“润养”却是一种“春风化雨”。

之于陕西,并不缺乏音乐创造的素材和土壤,甚至是得天独厚且由来已久的。这些年因为陕西的文化润养了多少知名的音乐人才:比如曲作家赵季平,歌手王杰、许巍、郑钧等等,但要寻找一首代表陕西的歌曲,抛开传统的年代民歌,如今并不容易。

对于丰厚文化的“有声包装”,比对西三角其他地区,陕西“天赋异禀”却“唱功欠佳”,而这种“音乐燃力”,向来是文化传播、地区推介的最无形却有力的手段。

西三角城市的“歌喉”PK

音乐产业作为新经济的重要具体形态之一,不仅带来大量人流、资金流聚集,还与游戏、影视、动漫等紧密结合,实现融合发展。打造西部文创中心的成都,音乐产业发展尤为迅速。在近一年多以来,呼声最高的“西三角”地区,自然也没有忽视对这个“声带”的开拓。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2017年初,音乐人赵雷的一首《成都》红遍大江南北。在歌声中,成都再次向世人展现了深厚的文化底蕴。作为成都文创的重要组成部分,音乐文化产业已然成为新引擎。根据媒体日前公布的大数据显示,仅仅半年时间,成都在音乐艺术、时尚潮流等方面取得了数十亿量级媒体曝光,最高达到20亿次曝光。不仅如此,在去年,全国首个专门支持音乐产业的基金——成都音乐文化产业基金在蓉设立,总额高达50亿元。这是继成都在全国率先出台《支持音乐产业发展的意见》后,针对音乐产业发展推出的又一个大动作。不仅如此,成都正在加快建设国家音乐产业基地、音乐小镇等重点项目,推动音乐与旅游、体育、动漫游戏、影视等产业融合发展。到2020年,成都音乐产业年产值预计将超过500亿元。

而之于刚刚被称为“00后的爱乐之城”的重庆,去年推出了一部爆红网络的重庆城市形象片音乐mv,4分钟短片,48小时播放次数已经超过百万。这种“爆炸式”的音乐感染力,足见强过一条硬新闻、一场推介会。趁热打铁,就在今年4月18日-5月1日,重庆又选取了它的著名景点磁器口,作为与“音乐传播”一起烹制的一套“城市营销”大餐,发布了《我在磁器口》新歌和《声游磁器口》专辑。

老牌音乐之城的成都,已经渐渐完备了自己的“音乐产业”体系,呈现“立体化”;重庆则善于“点式发力”,一浪接一浪。而之于西安,虽然音乐传统的“留声机”依旧在,但更换“唱片”的需要却很迫切。这不仅仅是《长安夜》、《西安人的歌》、《长安县》可以独立完成的。

在“2017欧亚经济论坛文化分会”上,西安提出了建设“音乐之城”的概念。但要把这种文化产业做好必须要具备两方面的要素,一方面是人(群体),一方面是土壤。比如,电子音乐越来越被人们所接受,其关注度一直高居不下,而它的受众多集中在18—25岁。西安有近百所高校,这些高校大学生将会是未来消费升级的主力军,在他们的带动下,会让西安电子音乐的氛围更加浓厚;本月初,《西安市建设“音乐之城”实施方案》正式出台。全市音乐界将积极行动起来,通过5年的努力,将西安打造成“一带一路”乃至世界音乐文化交流中心。

在《2017中国城市音乐产业发展指数报告》中,各城市的音乐氛围在不断提高,音乐产业已经在文化产业中居于重要地位,发展空间和市场潜力巨大。音乐已经成为城市PK的新维度。“城市音乐产业发展综合指标”测评显示:直辖市组北京市居第一,上海、重庆、天津紧随其后;副省级城市组,广州、成都、深圳分别位居前三;省会城市组,昆明位居第一,长沙、福州位居第二、三位。遗憾的是,西安在本次报告中未排名前列。(见下图)

陕西一直倡导要“讲”好自己的故事,其实,更要“唱”好自己的故事。那么,如何“唱”?值得深思。

音乐之城的“棋高一着”

正如前文所述,“音乐”已经成为城市竞争力的一场“声带”PK,但它绝不止于本领域的“产业收入”,更大的潜能在于“辐射力”。识人先识声,识市也先识声。

“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这首改编的关中道情,出现在外交部等诸多推介会上,也出现在张艺谋电影《三枪》的片尾,还出现在谭维维与华阴老腔的合作首局......陕西的故事,多到无以计数。可以说,仅此一句,已足见陕西。

其实,所谓的“文化自信”,换种口吻来讲,是“文化影响力”。声音远比文字更具感染力。在那段峥嵘岁月里,《南泥湾》等歌唱圣地的乐曲响彻全球,也深深鼓舞着几代人发愤图强,向往着美好的生活。历史给予陕西歌词,陕西需要的是自己谱写“乐章”。

凡此种种,也就不难看出陕西、西安这一年来对于“音乐之城”的规划可谓用心是时,也用心良苦。

在刚刚发布的《西安市建设“音乐之城”实施方案》中,“树立西安音乐文明‘始祖之城、起源之地、创意之都’的城市形象和品牌”的目标很明确,“音乐产业双创领军城市”的定位树立。在不久的将来,西安会有“大师之路”音乐文化长廊、永兴坊传统音乐聚集区、陕北民歌大舞台周末文艺演出剧场等7大音乐街区建立。与此同时,“十三五”期间,西安还将着重打造大型室外音乐节庆品牌音乐主题活动,并吸引更多国际音乐节落户西安。

从气质到内涵,一座城的魅力,不仅仅是GDP、高楼大厦,还有民生建设、社会保障、幸福指数、蓝天绿水;而一座城的情调,恰似一首歌。“音乐”只是文化的一小部分,但是一个“针尖”,因为“语言”有地域和国界,音乐却和爱一样,是无界也无疆,却是最“有情”,也极“有效”的“自我营销”。

(责编:吴超、雷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