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数天才当教师,人生换轨,何来坠落

项向荣

2018年05月06日10:25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奥数天才当教师,人生换轨,何来坠落

  5月3日,《人物》杂志在其微信公众号发表了题为《奥数天才坠落之后》的报道,文章称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IMO)两届满分金牌得主付云皓因考试挂科没有正常从北大毕业,现在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担任教师。

  次日,已过而立之年的付云皓在知乎发表“自白书”,对《人物》杂志报道表达不满。他说,“我没有坠落,我正在脚踏实地处。”称对目前的状况很满意,幸福感很强。同时公众的反应也估计让《人物》吃了一惊。很多读者认为只要他开心并满足,都应该受到人们的祝福。

  应当说,观念的改变是与时俱进。放在往日,付云皓真的是“伤仲永”的典型例子。他高中时曾经连续两年以满分荣获IMO金牌,在中国派队参加IMO三十余年来,取得同样成绩的只有三人。但是,因奥数成绩出众而保送北京大学的付云皓,进入北大后的第一学期就挂掉了《军事理论》一科,第二学期又有多门课程挂科,最后因物理重修未过,按北京大学规定只能肄业,无法获得毕业证。肄业后,付云皓在广州大学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现从教于广东第二师范学院。因为是培养小学老师的地方,而非高大上的研究院,因此就被认为是“坠落”了。

  的确,付云皓在他青年的时候是“坠落”过,大好青春时光,沉湎于游戏,以至于智商虽高却连毕业都通不过。但反过来说,人生谁不会遇到挫折?古语说得好,“亡羊补牢,犹未迟也”,我们不能以“伤仲永”、“老大徒伤悲”之说而将一个人一棍子打死。就像网友所说:仲永就不能老而悔悟奋发努力?少壮不努力老了就只有徒伤悲的唯一选项?何况,付云皓后来不还是读完了硕士学位、博士学位,这不是对昔日放荡的自我纠正?这还不够优秀吗?媒体把他在普通高校任教当成了“坠落”,可难道精英一定就非得到高大上的地方任职?

  实际上,这关系到为什么读书的认识问题。老祖宗曾说过,读书是为了解惑,所以有“朝闻道夕死可矣”之言。但是,“书中自有黄金屋”的训条又让千年来读书沦为个人谋好职业的工具。当然,读书本就是和谋职业息息相关,能谋到个好职业也是件好事。但问题是,谋职业的最终使命又是什么?是为了高大上的炫丽?马克思在他的《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一文中写道,“我们的使命绝不是求得一个最足以炫耀的职业”,“我们应当认真考虑:所选择的职业是不是真正使我们受到鼓舞?我们的内心是不是同意?”事实上,付云皓做到了马克思所教导的,他认为自己从来没有放弃学术,并强调自己从事的师范生教育工作很有意义,教小学老师的意义并不亚于执教研究院。有此,足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权,北大毕业或肄业,可以卖猪肉,可以成为一个流浪歌手,就算他去当农民,只要认真生活,内心受到鼓舞,对社会有意义,又有何不可?人生换轨道而已,何来坠落?

(责编:谷妍、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