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北影节开幕分去不少星光,37岁的金像奖更像香港电影人的自娱自乐

金像玩情怀,成龙给茶水莲姐颁奖

陆芳

2018年04月16日08:54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金像玩情怀,成龙给茶水莲姐颁奖

  左图:古天乐 右图:毛舜筠

  4月15日,一南一北两大电影盛事撞在了一起——第八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第3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

  明星们不是在北影节的红地毯上,就是在香港金像奖的红毯上,热闹非凡。

  去年香港电影好片不多,颁奖也显得有些平淡。许鞍华凭借《明月几时有》第六次拿下最佳导演,陪跑了25年的古天乐终于拿下影帝,毛舜筠封后。

  全场最令人动容的一幕,是成龙为专职剧组茶水盒饭工作的莲姐颁出专业精神奖。这位莲姐入行30多年,参与超过百部香港电影,可以说是见证了香港电影的辉煌历史。

  当全场为她起立鼓掌的同时,多少也有点怀念那黄金时代的香港电影吧。

  两条红毯大比拼

  北影节抢走不少星光

  近年来,金像奖的影响力越来越弱,而今年的颁奖跟北影节开幕同天,红毯上的星光又被分走不少。

  作为“天坛奖”评委会主席,王家卫出现在北影节的红毯上,带领舒淇、段奕宏、詹恩·凯兹梅利克、卡林·皮特·内策尔、鲁本·奥斯特伦德、乔纳森·莫斯托等评委一起亮相。

  舒淇一件“红绣球”礼服性感动人,去年戛纳金棕榈得主鲁本·奥斯特伦德的到来,也让影迷大呼小叫。

  北影节开幕晚会上,王力宏、莫文蔚等表演了精彩的节目。此外,陈可辛这次也选择了北影节。

  成龙、刘德华、郑伊健、陈小春、林家栋、薛凯琪等,还是留在了香港,为金像奖加油。

  有趣的是,去年十分火爆的两部外国引进片——泰国《天才枪手》和印度《神秘巨星》的主演,昨晚也都现身两大电影盛事。

  “天才枪手”泰国女演员茱蒂蒙·琼查容苏因走上了北影节的红毯,而阿·米尔汗带着“神秘巨星”塞伊拉·沃西来到了金像奖颁奖现场。

  成龙为“茶水莲姐”

  颁专业精神奖

  昨晚,金像奖颁奖礼上最感人的一幕,是成龙把“专业精神奖”颁给了“茶水莲姐”杨容莲。

  人称“茶水莲姐”的杨容莲入行30多年,主管茶水部,其实就是负责端茶倒水发盒饭,参与超过百部香港电影,是人人敬重的无名英雄。

  颁奖现场播放的视频中,各位演员大赞莲姐已成为“茶水”的代名词。

  而莲姐和周润发、巩俐、萧芳芳、张国荣、梁朝伟、古天乐、刘青云、舒淇、吴君如、袁咏仪等明星的合影,更是见证了香港电影的历史。

  莲姐回忆:“拍得最辛苦的一部戏是梅艳芳和刘德华的一部戏,当时拍了七天七夜。我总是想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呢,好困啊,可不可以给张床啊,而度过那段时间的方法,就是不停做事。”

  昨晚,当成龙大哥为她颁奖时,全场起立鼓掌。

  网友也纷纷为莲姐点赞,表示专业精神奖颁给“茶水阿姨”,今年金像奖的这个奖很特别很有人情味。

  此外,凭《杀破狼·贪狼》获最佳音响效果的曾景祥,去年9月去世,他女儿上台替他领了最后一个奖,含泪哽咽,现场亦是十分动容。

  陪跑了25年的古天乐

  终于拿下影帝

  今年金像奖最大的悬念是,古天乐会不会拿最佳男主角。

  当颁奖嘉宾阿米尔·汗报出古天乐的名字时,陪跑了25年的古天乐终于如愿以偿。

  还有一个如愿以偿的是一代女神毛舜筠。

  毛舜筠三次入围最佳女主,这次终于凭借《黄金花》拿下金像奖最佳女主角。2006年她曾凭《早熟》获得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她在《黄金花》中饰演的角色,遭遇了种种命运的不公和生活的暴击,却在一次次对抗逆境的过程中,看到了重新生活的希望,诠释了当代女性的坚韧和励志。为了演好剧中那个脆弱无助又倔强的女性形象,毛舜筠探访过许多特殊家庭,在亲身感受里找感情。

  在获奖感言中,毛毛姐激动地表示她好像在做梦一样,之前输了几次,所以对得奖不敢想。不过她还是准备了两套礼服。

  当晚最大的赢家则是许鞍华导演的《明月几时有》,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配角、最佳原创电影音乐、最佳美术指导5项大奖。

  许鞍华导演本人是第13次入围金像奖,第6次获得最佳导演奖。

  记者手记

  金像奖为何越来越黯淡

  金像奖黯淡了。只有颁奖当晚,明星们走上红毯,大家才会记得有这么一个奖。喧嚣热闹,只剩这一个晚上。

  从辉煌走向落寞,主要原因自然是香港电影走下坡路,没有好电影,奖项当然没有影响力。

  就拿今年2月公布的提名名单来看,非常无趣。

  许鞍华的《明月几时有》11项提名,《相爱相亲》、《杀破狼·贪狼》9项提名,另外《拆弹专家》、《29+1》7项提名,《追龙》6项提名紧随其后。

  再来看看豆瓣打分,《拆弹专家》和《明月几时有》都只是及格分,最高是《相爱相亲》8.5分,其他三部勉强过7分。而在过去一年,不论是商业还是艺术,这几部都平平淡淡,掀不起任何波澜。矮子里拔长子,自然也激不起大众的任何惊喜。

  为什么会这样,这跟金像奖的“圈子”属性分不开。

  记得多年前去香港采访,陈可辛就跟记者说,金像奖是香港电影人自己的奖,是对圈子里的人一年成绩的鼓励和肯定。前任金像奖主席陈嘉上也曾说过,金像奖“就是一个服务香港电影工业的小奖而已”。

  金像奖的确是个行业奖,由香港电影导演会、香港电影编剧家协会等13个金像奖属会会员组成评委,和评选事务组推荐及邀请的电影业内人士和专业媒体工作者组成的“专业评审团”,经过两轮投票选出最终得奖者。

  其实,奥斯卡也是一个服务好莱坞电影的行业奖,与金像奖评选规则类似,同样是多轮、多人、多层面的电影评审制度。

  但奥斯卡的背后,是强大的好莱坞电影工业,让它拥有全世界的影响力。就像早年的金像奖,背靠黄金时代的香港电影,在亚洲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力。

  严酷的现实是,如今的香港电影行业不行了。而金像奖的评选思维却越来越固步自封,自2010年来,获奖名单就一直是那几个熟面孔,轮流拿奖,自娱自乐。

  与越来越没存在感的金像奖相比,金马奖这几年倒越来越得到华语电影人的认可。

  金马奖不是行业奖,是类似电影节评委会评奖,由各方人士担任评委,最终投票选出。

  金马奖致力于推介华语艺术片,面向的是整个华语电影圈。近年随着华语艺术佳作频频出现,金马奖也努力扮演伯乐角色,对新人进行扶植和肯定,奖项的权威性也得到认可,越办越红火。

  可是,目睹过金像奖辉煌的我们,总不甘心看着它这么迅速向谷底滑去。时代在变,金像奖也真的应该变一变了。

  

(责编:谷妍、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