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蚕桑魔术师”周炳均:“我的村庄不可能那么烂”

佘勇刚 程卓 宋玉萌 郑雪婧 陈席元

2018年04月03日16:20  来源:新华社
 
原标题:“蚕桑魔术师”周炳均:“我的村庄不可能那么烂”

宿迁市宿城区埠子镇蚕桑村,村如其名,几十年来,村民以采桑养蚕为业。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蚕桑村的好时候,桑田千亩,产业兴旺,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1981年出生的周炳均,亲历了村庄的兴旺,说起那时的蚕桑村,至今仍然是止不住的自豪。然而,顺境中的村民停下了进取的脚步,村庄随着茧丝市场波动的行情飘摇,一步步滑落。

2015年9月,周炳均已是大学毕业多年,在江苏省张家港市的一家外企任中层管理人员,有房有车,生活安定,快35岁了,却感到生活没有了奔头。当时的蚕桑村,已成为贫困村,由于经济过于传统,1500亩桑树沦为鸡肋。村里家族斗争激烈,村民管理困难,曾上访围堵过市政府,掀翻过镇上管理部门来村的车辆。

“村庄和我,都需要变革,我的村庄不可能那么烂。”怀揣着这样的愿望,趁着宿迁招引大学生返乡任职的机会,周炳均毅然决定回归,任蚕桑村党支部书记。

周炳均的决定,遭到老父亲强烈反对。70岁的父亲,以前在村里从组长做到村委会主任,深知村里工作的难处。“直到我到村里工作,父亲看到木已成舟,就说最多干一年,不行就抓紧回去上班。”周炳均说。

周炳均到任时,蚕桑村干部不团结、工作懒散、战斗力弱。“组织部门正式公布我任命的时候,会议室是向场部借的,连凳子也没有,到场的党员不足10人。”周炳均说。

到任以后,第一件事就是重点抓党建。“比较巧的是,中央吹来了‘两学一做’的春风,村里的党建工作有了抓手。我在村部力推‘两学一做’,组织部门成为我的强大后盾。”经过两个月调查与思考,结合外企工作经验,周炳均明确了蚕桑村的工作思路和方向,按照企业管理中的SOP(标准作业程序)形式,制定《年度蚕桑村党支部工作实施计划书》张贴上墙,逐项推进。

“村干部干与不干区别很大,既然我来了,老百姓反映强烈的事情,就要去做。”就职后两年时间内,周炳均实现村内道路硬化全覆盖,投资40万元新建400平方米的党群服务中心,清理2条污水河道,投资约45万元新建750平方米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和留守儿童之家,并举办80岁以上老人集体生日派对。

村庄要获得持久生命,产业必须发展。村庄现有1500亩桑树,改种其他作物成本高、阻力大。周炳均尝试深度挖掘蚕桑生态资源,对单调的产业施展多种“魔法”。他自己投入20万元,在传统的桑树之外,增加了一部分果桑种植。“以前栽桑养蚕走丝绸之路,现在栽桑养蚕走文化之路。我注册了品牌,推出蚕丝被、桑叶茶,尝试了旅游体验养蚕、桑葚采摘。”

此外,周炳均还利用当地优势,发展电商集聚区,实现上述产品触网。村里的电商销售额突破1.5亿,家门口就业增加280个,桑树亩均收益达到7000元。

网络销售蚕宝宝活体是周炳均得意的一门生意。10只蚕宝宝,配合放大镜、饲养盒、温度计、饲养手册等,售价可达18元。配合蚕宝宝销售,成本不足0.5元/斤的桑叶,在网上可卖到8-20元/斤。“孩子们课文里都会学到蚕宝宝,销路非常好。”

2017年,埠子镇对17个村居进行年度综合排名,蚕桑村成功逆袭,成为第一名,“把另外一个连续5年第一都给拿下了”。周炳均也点燃了对于蚕桑产业的雄心,打算将桑树遍植村里2500亩土地。

“蚕有破茧新生,伴随着产品进一步丰富、销路进一步拓宽、桑树种植面积进一步扩大,我和村庄也正在获得新生。”周炳均说。(记者:佘勇刚 程卓 宋玉萌 郑雪婧 陈席元)

 

(责编:谷妍、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