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港矛盾不上交

宁波石浦边防有效化解海上矛盾纠纷

2018年04月03日07:58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宁波石浦边防有效化解海上矛盾纠纷

“这位叫奚增财的‘老娘舅’口碑好,处事公道,我选他主持调解我和小工的劳资纠纷。”3月29日,在浙江宁波石浦边防派出所渔事海事联调中心的受案室里,浙象渔50066号船船主在民警引导下,从“你点我调”娘舅库中选中一位老娘舅。小工嘴里念念有词:“法治社会,要依法办事,我申请法律援助。”满足矛盾双方诉求后,调解仅一个小时就结束了。据悉,这是近5年来该中心成功化解的第2038起矛盾纠纷。

近年来,石浦边防派出所积极在海上矛盾纠纷化解中效仿“枫桥经验”,狠抓“事前预警、事中施策、事后跟踪”三个环节,切实做到“发现得早、疏导得好、稳控得住、化解得了”,实现了“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港、矛盾不上交”。

事前预防压苗头

今年2月,浙象渔05234号船在海上作业时失联,两名船员失踪。调处中心接警后,第一时间派出边防、渔政部门组成工作组展开事故调查,核实了事故船舶和失踪渔民的身份信息。

善后处理时,发现船主购买了保险,但小工未参保,导致第一次调解失败。随后,调处中心启动“诉调衔接”机制,邀请象山县海事法院介入调解,并公布了事故调查结果:船主未履行安全生产管理责任、未取得驾驶机动船舶证书负主要责任,小工未穿救生衣负次要责任。双方均予以认可,并签订了和解协议。

一场调解下来,民警沈鹏男精疲力尽。他发现,矛盾的产生都是因为前期预防不到位导致的;许多大的纠纷都是因小矛盾未及时得到化解而升级的,甚至酿成治安案件。“如果矛盾双方能够提前掌握一定的法律知识和安全生产知识,矛盾就少了,发生问题就容易解决了。”苦思冥想后,沈鹏男得出结论:提前预防才是最好的化解手段。

随后,该所以“预防为先”为抓手,积极开展“警民说事”活动。他们以辖区易发多发的海上纠纷为重点,登船纳谏、警民恳谈、走船串户,开展大走访活动,并组织警力下渔村、上渔船、访渔民,定期排摸、梳理、研判矛盾纠纷,共同探讨群众关心的热点问题。此外,还开通“警民说事”平台,定期开展政策法规宣传,收集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把影响稳定的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

事中施策解难题

拥有专职调解员8名,兼职调解员15名,事故调研员7名,固定办公用房10余间,涉海部门联合调处……如今,海事渔事调处中心已成长为独具规模的办事机构。

去年11月,浙象渔42118号船舶因发动机损坏向浙象渔46106号船求助,两艘船用缆绳拖带前行,因海上风浪太大,绑在船尾处的缆绳突然弹出,击中正在固定缆绳的船员林某,致其死亡。虽然死者家属对死因无异议,但情绪激动,一心要讨个说法。为了尽快解决矛盾,该所启动“你点我调”机制,由矛盾双方共同从渔事海事调处中心的“人才”库中挑选信得过的“老娘舅”进行调解。在老娘舅的调解下,双方很快达成和解协议。

该所充分发动社会力量参与海上矛盾纠纷调解,探索实行“船老大调解会”“海上娘舅船”“友好乡镇联谊”等调解方式,多渠道调解海上矛盾纠纷。对于海上简单矛盾纠纷,授权“海上老娘舅”当场调处定音;对于涉及金额较大、矛盾较复杂的纠纷,由“海上老娘舅”及时安抚,待上岸后共同调处。此外,建立“你点我调”点将机制,聘请辖区德高望重的船老大、渔政退休人员担任专职调解员,邀请群众选择自己信赖的老娘舅参与调解,与渔事海事纠纷调处中心形成合力,大大提高了矛盾纠纷化解的成功率。

“土办法土得实在,处理起海上矛盾纠纷时往往能起到巧拨千斤的效果。”谈起自己的调解工作,“老娘舅”林永法说:“能够解决乡亲们的问题,也算是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了。”

事后跟进不反弹

彻底化解矛盾,不仅要靠共识,更要靠落实。只有将调解结果牢牢巩固,才能确保事态平息,矛盾纠纷不反弹,矛盾双方都满意。

2017年10月,浙象渔30178号船上两名小工打架,调解后达成和解意向,并签订了协议书。但民警进行事后回访时发现,签订协议后打人者李某突然失去联系,存在逃匿情节。于是,该所立即启动应急预防机制,多方走访排摸,找到李某的居住所在,督促他落实责任,彻底解决矛盾。

该所实行“闭环式”回访制度,由调解员与矛盾双方结对,全面掌握和解协议落实情况,在和解协议终结时退出。针对难以协调解决的疑难纠纷,与宁波海事法院签署诉调衔接合作框架协议,由海事法院在调处中心设立海事法院延伸立案服务点,协调海事法院和海事律师事务所驻点提供法律援助服务,有效防止矛盾升级反弹。

近年来,该所年均化解海上渔具网具等纠纷300余起,处置海损亡人事故20起左右,协调赔偿金额2000余万元,矛盾调处成功率达98%,港内海事渔事纠纷发生率呈逐年递减态势,群众满意率保持在98%以上。

□ 记者 陈东升

□ 通讯员 陈攀友 徐超

(责编:左瑞、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