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回金立货款希望渺茫 深圳华强计提坏账准备逾6000万元

2018年04月02日08:47  来源:证券日报
 
原标题:追回金立货款希望渺茫深圳华强计提坏账准备逾6000万元

金立拖欠供应商货款一事继续发酵。继欧菲科技、深天马A等上市公司对金立拟计提坏账准备外,日前披露2017年年报的深圳华强也对金立的应收账款计提减值准备6442.58万元。受此影响,深圳华强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略降3.19%。

计提减值准备6442万元

2017年底,金立突然被曝出陷入债务危机。一石激起千层浪。此后伴随着董事长刘立荣股权遭冻结;金立陷入多起诉讼;多家子公司动产被抵押、债权转让的纠纷,金立资金链问题持续发酵。

2018年初,作为与金立有业务往来的欧菲科技率先表示将对金立旗下两家控股子公司的应收账款提计3亿元;此后,维科精华也表示子公司维科电池第一大客户金立拖欠应收货款8409.99万元,公司可能面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此外,深天马A也对外称,将金立的货款计提1.86亿元的资产减值准备。

事实上,金立资金链的危机也波及到了深圳华强。深圳华强在日前披露的2017年年报里表示,“因收回有困难,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市湘海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海电子)及湘海电子(香港)有限公司对客户东莞市金铭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铭电子)以及东莞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卓通信)(该两家公司均为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的子公司)的应收账款计提减值准备6442.58万元。”

具体来看,截至2017年底,金铭电子的应收账款为4747.68万元,坏账准备4747.68万元,计提比例100%;金卓通信应收账款1718.05万元,坏账准备1694.89万元,计提比例98.65%。

两家公司计提比例有所差别,对此,深圳华强董秘王瑛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金卓通信应收账款未全额计提坏账是因为在期后2018年1月份公司收到了金卓通信回款23.15万元。”她同时表示,“这一处理方法属于会计准则规定的资产负债表日后事项,因此公司对金卓通信的应收账款在扣除资产负债表日后事项后全额计提坏账。”

全额计提坏账准备拉低业绩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深圳华强在年报中同时披露了关于湘海电子诉金铭电子、金卓通信多项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据悉,湘海电子诉讼请求判令金铭电子、金卓通信支付货款本金合计6104.38万元,利息21.34万元,但截至2017年末,公司尚未收到金立公司货款,故对此全额计提坏账准备。此数案目前正处在诉讼保全中,尚未开庭审理。

记者查阅深圳华强2017年半年报,并未看到有该案件的信息,这意味着此案发生在2017年下半年。“金立的事件是在接近年底的时候突然出现的,我们也在最快的时间准备了相应的对策去解决。”王瑛对此表示。对于该案何时开庭审理,她表示目前尚未得知。

由于湘海电子本期一次性计提金铭电子和金卓通信应收账款减值准备,以及受联营企业利润波动减少影响,深圳华强2017年虽然实现营业收入82.98亿元,同比增长49.66%,但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3.19%,为4.12亿元。

“虽然去年业绩有所下滑,但在全额计提坏账准备后,2018年我们可以说是轻装上阵。今年,公司将持续打造交易服务和创新创业服务双平台,并完善以两大平台为支撑的华强电子信息高端服务体系。”王瑛表示。 ■记者 赵 琳

(责编:左瑞、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