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行千亿元定增计划引关注 商业银行开启“花样”补血模式

傅苏颖

2018年03月19日11:43  来源:证券日报
 
原标题:农行千亿元定增计划引关注商业银行开启“花样”补血模式

银行资本补充成为近日的热点话题。3月12日,中国银监会等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支持银行补充资本工具创新。同日,农业银行公布了1000亿元的定增计划,用于补充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

东方金诚首席分析师徐承远昨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商业银行而言,补充资本既有达标压力,又有业务发展之需。第一,从达标压力来看,近年来,受资产质量下行、利差收窄等因素影响,商业银行盈利水平下滑,内源资本补充能力下降。同时,随着监管趋严,商业银行此前通过通道业务、多层嵌套等行为,在真实穿透和部分表外资产回表后,资本充足率将进一步承压,在2018年年底过渡期结束,部分银行面临资本达标压力。第二,从业务发展的需要来看,资本要求对商业银行业务拓展约束力不断上升,即有足够资本方能开展相应业务。以MPA考核为例,资本充足率水平直接决定广义信贷增速上限,对于部分达标压力不大的商业银行来说,补充资本可以为业务扩张提供支持。

“无论是银监会近日下发的《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还是上述提及的《意见》,或是财政部、中央汇金等多个单位承接农行定向增发股票帮助补充千亿元资本,都指向监管层在多渠道缓解银行资本金压力,鼓励银行补充资本。”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昨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2018年是资本新规落地年,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迎大考。按照银监会颁布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要求,系统重要性银行于2018年年底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5%,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9.5%,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1.5%;非系统重要性银行,2018年年底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最低要求分别为7.5%、8.5%和10.5%。

徐承远认为,目前来看,部分银行存在达标压力,整体达标压力不大,但资本补充压力在逐步加大;第二,大型银行资本补充压力较小,中小银行面临较大的补充压力;第三,资本不足现象较少,但一级资本以及核心一级资本不足现象相对较多。

从具体数据来看,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226家发债商业银行(部分数据未公布)中2家银行资本充足率低于10.5%,分别是包商银行9.52%和乌当农商行9.61%,7家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低于8.5%,3家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低于7.5%。而截至2016年年末,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未达到上述标准的分别为1家、6家和0家。

事实上,今年以来,不少银行已经开启了“花式”补血模式。以优先股为例,今年年初,建设银行完成了6亿股境内优先股发行,资金达600亿元。此外,上海银行、杭州银行、招商银行也分别公告发行优先股。

除了发行优先股之外,IPO和发可转债也受到上市银行的格外青睐。目前,除上市不久的成都银行、甘肃银行,还有15家银行在A股IPO“排队”中;3月14日,无锡银行可转债上市,规模达30亿元,另外,还有民生银行、浦发银行等9家银行的可转债还在排队中,拟发行的规模共计1655亿元。

对此,徐承远表示,监管新规实施后,加强资本约束将继续成为商业银行监管体系的重要手段之一,资本水平不达标的商业银行将面临较大的合规风险,预计商业银行将通过多种措施补充资本以实现年底达标。而随着《意见》等文件的出台,资本补充工具不足,特别是一级资本和核心一级资本补充工具单一的现状有望逐步改观,部分创新型资本补充工具预计将陆续出现。

徐承远认为,商业银行外源资本补充渠道(不含股东直接注资)主要包括发行二级资本债券、发行可转债、优先股、定增、配股等。目前上市银行资本补充工具较多,可灵活选择工具补充相应资本。但针对非上市公司,除股东直接注资外,目前仅能通过二级资本债券补充二级资本,且从目前已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券来看,主要为减记型二级资本债券,条款设计较为单一,部分中小银行发行的二级债券投资吸引力不大。

最后,徐承远认为,随着资本约束的加强,商业银行应当转变经营思路,摈弃过往粗放式的规模扩张模式,走资本节约型发展的道路,根据自身资源禀赋,合理安排资本利用,增加低资本消耗业务开展,提升单位资本盈利能力。同时,广大中小银行应当加强股东沟通协调,参考市场水平合理确定分红比例,增加利润留存,提升内源资本补充能力。

(责编:谷妍、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