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茶道”辉煌两个多世纪

2018年02月11日15:52  来源:信息时报
 
原标题:“万里茶道”辉煌两个多世纪

  1850年代 中国出口彩绘漆茶盒

  “万里茶道——万学工个人专题收藏展”现场。

  张家口乾生泰茶庄茶罐,见证了晋商的辉煌。

  茶商《合约》,揭示了茶道生意的艰辛。

  茶叶出境放行条。

  扎哈连科教授(左)带同他的博士生女儿奥佳(中)参观“万里茶道——万学工个人专题收藏展”,万学工(右)为其讲解。

  双旗提梁茶壶,腹壁正面绘五色共和旗和十八星旗。

  采写 摄影 \ 信息时报记者 徐毅儿

  俄罗斯莫斯科测绘大学教授、自然科学院通讯院士扎哈连科,带着他的同样也是做历史地理方面研究的博士生女儿奥佳,日前应武汉大学邀请来到“东方茶港”汉口,寻访考察“万里茶道”遗址遗迹,并参观了正在举行的“万里茶道——万学工个人专题收藏展”。作为两所大学合作出版《中俄万里茶道遗产线路图册》的俄罗斯历史地理与测绘专家,扎哈连科教授表示,会将对汉口的考察纳入其研究成果中,正如他所说:“希望将‘万里茶道’的线路详细地从莫斯科连接到汉口”。

  “万里茶道”曾是重要国际商道

  茶,自神农最初发现和利用以来,在中国历史上已吟咏了几千年之久。“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这句古老的俗语,道出了茶与中国人民的不解之缘。古往今来,茶之种、之制、之器、之藏、之饮、之用各有其术,各有其道,各有其情。

  曾经全程自驾走过“中俄万里茶道”的知名文史学者、湖北收藏家万学工,这次全程陪同扎哈连科教授一行寻访了汉口俄租界旧址等地,并邀请其参观了正在汉口解放公园内举行的“万里茶道——万学工个人专题收藏展”。“作为一条商路,‘万里茶道’虽然在开辟的时间上要晚于‘丝绸之路’一千几百年,然而就其经济意义和巨大的商品负载量来说,却是丝绸之路无法比拟的。‘万里茶道’可谓是‘一带一路’的雏型,前生。”万学工如是说。

  2014年,万学工与刘晓航教授等十余人,以自驾车的方式,用50余天时间重走了“中俄万里茶道”,寻访考察了中、蒙、俄三国。回到武汉后,万学工将自己的有关万里茶道文化的藏品整理出来,随后又补充征集了部分收藏品,共计千余件,包括茶厂、茶肆、驿站、会馆的牌匾、茶炊、茶具、茶品、茶品包装、宣传海报等,以及贸易往来的票据、实物等,均是这条以茶叶贸易为主线的国际贸易商路所伴生的珍贵的物质文化遗产。

  万学工介绍,“‘万里茶道’是继‘丝绸之路’衰落后在欧亚大陆兴起的又一条重要的国际商道,起源于17世纪,全长1.3万多公里。至18世纪,中国砖茶在俄国乃至整个欧洲,培养了固定而庞大的消费群。20世纪初,中国茶叶垄断了世界茶叶市场的86%,而汉口输出的茶叶更占国内茶叶出口总量的60%,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茶叶集散地,有着“东方茶港”美誉。1905年,随着西伯利亚大铁路建成通车,由汉口输俄茶叶线路发生改变,这条热闹了两个多世纪的万里茶道日渐衰落,至俄国十月革命爆发,成为历史陈迹。

  汉口有着“东方茶港”之美誉

  有关“万里茶道”的起点说法向来存有争议,有说汉口,有说赤壁市羊楼洞,也有说福建武夷山下梅村。昨日,记者联系上“重走中俄万里茶道”活动成员、湖北省社科院《茶叶之路》课题组专家刘晓航,刘晓航教授研究认为茶路贸易始于汉口。

  “汉口虽然不是茶叶产地,却是茶叶的集散地,汇集羊楼洞等多地茶叶。茶路贸易始于汉口。”刘晓航教授以上世纪20年代的俄文教材《俄文津梁》一书为例说明:“其封面刊载了‘中俄茶路桥梁’地图。在这幅地图上,整个茶叶之路被画成了一座长长的桥梁示意图。桥上行人络绎不绝,可以看到中俄商人和骆驼队伍。长桥的起点为汉口,接下来依次标注了这座茶路桥梁所行经之地,尽头处指向莫斯科方向。该地图显示了汉口作为近代中俄万里茶道的重要地位。”

  据记载,1891年4月20日,俄皇太子访汉,湖广总督张之洞盛情接待。张之洞之所以如此盛情款待俄皇太子尼古拉(后来的俄罗斯帝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除了两国交好的程式礼节外,另一个重要因由就是商谈以汉口为起源的华俄茶叶贸易。

  1891年4月21日,俄新泰砖茶厂庆祝建厂25周年,在位于汉口列尔宾街(今:江岸区兰陵路)的新泰茶叶公司举行了盛大庆典。俄皇太子尼古拉是最尊贵的来宾。当日,新泰砖茶厂两位厂主——托克马可夫和莫洛托可夫,阜昌砖茶厂厂主、皇太子的表兄巴诺夫,还有其他在汉口的俄国茶商,都出席了此次“百年难遇”的觐见活动。俄皇太子在听取巴诺夫代表俄国茶商在汉口的业绩汇报后,非常高兴,并以三个“伟大”即兴祝辞:“万里茶路是伟大的中俄茶叶之路;在汉口的俄国茶商是伟大的商人;汉口是伟大的东方茶港!”自此,“东方茶港”这个名称在俄国茶商中流传开来。

  “万里茶道”传递“晋商精神”

  在“万里茶道”这条围绕产茶、制茶、运茶的中俄茶叶商道产业链中,不畏艰辛,“以商为本、以商为荣、以商致财”的晋人成为最重要的主导角色。

  “精明的山西茶商每年深入到江南产茶的省份收购茶叶,雇人从事采茶及砖茶的加工。起初,晋商主要采买福建武夷山茶叶,茶市设在福建崇安的下梅镇,运至铅山的河口镇,再水运经信江、鄱阳湖、九江至汉口集中再北运。清咸丰年间受太平天国兵火影响,茶路一度中断数年,精明的晋商改为采运两湖茶。以湖南安化,临湘聂家市,湖北羊楼洞等地的茶,就地加工成茶砖, 由陆水湖进长江运至汉口集中,溯汉水至樊城,经河南唐河、赊店(今:南阳县社旗镇),然后舍舟登陆,再改用畜驮车运,从洛阳过黄河,过晋城、长治、太原、大同至张家口,或从晋北的玉右杀虎口 入内蒙古的归化(今:呼和浩特),再换作驼队在荒原沙漠中跋涉1000多公里,到中俄边境口岸恰克图交易。”万学工告诉记者,晋商使鄂南山区的这个小小古镇——羊楼洞,变成了全世界最大的砖茶生产地;晋商令张家口成为中俄茶叶商贸的必经之地,成为万里茶道的重要节点城市;晋商足迹踏遍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将中国茶叶销往欧洲。

  据了解,当年晋商先辈北上南下贩茶异常艰辛,“万里茶道”上困难重重,高山峻岭、雨雪冰雹、狼群袭击、土匪抢掠,都有可能人货两空。“‘走口外’的人,许多是为了逃活命或者寻个营生干,穷困潦倒者为数众多,成为巨商大贾者少之又少。”在万学工的上千“万里茶道”藏品中,有一份茶商《合约》揭示了茶道生意的艰辛:“这一纸合约,幅长35厘米、宽30厘米,立约时间为‘光绪十一年六月十三日’,即1885年6月13日,合约大意为:郭襄、李廷阑、郭效德三位立约人于‘光绪五年’在‘西库伦’合股开了一家叫‘万隆’的茶叶商号,由于经营不善,到“光绪十一年”因亏本欠下一笔外债,于是三人在合约中决定将商号关闭,并商定了还债的办法及商号善后事宜。” (下转A17)

(责编:左瑞、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