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宝藏》讲述国之重器大克鼎 它让陕西一家四代人牵挂

张佳

2018年01月22日07:38  来源:西安晚报
 
原标题:它让陕西一家四代人牵挂

  1月21晚《国家宝藏》节目展示了上海博物馆馆藏的3件国之重器,其中,“小鲜肉”易烊千玺领衔演绎并讲述了大克鼎的主人膳夫克“一块祭肉平内乱”的前世故事以及苏州望族潘家后世守护大克鼎的故事。其实,这件出于陕西的国宝还有更传奇的故事,它牵动着一个陕西家庭四代人的心,其发现者的曾孙还学了考古。

  出土于陕西与大盂鼎

  毛公鼎并称“海内三宝”

  大克鼎在清光绪年间出土于陕西扶风县,为西周孝王时的器物,鼎身有铭文。铭文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为克对祖父功绩的追溯,一部分为周王对克赏赐的记载。除了大克鼎之外,当时还发现了小克鼎7件。鼎在西周时是用来盛放肉食等祭祀品,作为膳夫(西周时掌管天子饮食和祭祀食品的一种官职),克却能享受诸侯级别的列鼎,可见其极受周王器重。

  大克鼎采用大量变形纹饰,颈部兽面纹,仅保留脸部轮廓线条和眼睛,称“变形兽面纹”,腹部呈波曲纹,极具节奏感和韵律感,又称“环带纹”。大克鼎是青铜转变期的代表,与大盂鼎、毛公鼎并称“海内三宝”。

  大克鼎的形制和纹饰显示出其庄严厚重,给人以威严与权力的联想,而铸在鼎腹内壁上的长篇铭文则蕴涵着丰富的史料价值,其书法价值更是西周大篆的典范之作。

  曾祖父取土时

  意外挖出大克鼎

  当年发现大克鼎的人叫任致远,是陕西省扶风县法门镇庄白村任家组人,据史料记载,这里是古周原的中心区域。根据任致远的曾孙、后来学了考古还曾担任过宝鸡青铜器博物院院长的任周方回忆,从光绪十六年到1940年的半个世纪里,他的先祖曾两次挖出过西周青铜器窖藏。

  第一次是光绪十六年,当时他的曾祖父任致远在村东南土壕里拉土,无意中发现了大量的青铜器,他很快将其收回家里收藏,但消息却不胫而走。根据《贞松堂集古遗文》卷三记载,当时有古董商人前往任家村购买,得到了不少青铜器。文章还记载,其出土青铜器百余件,大克鼎、克钟及中义鼎就出在这一个窖藏之中。古董商的到来和讨价还价的交易,使农民任致远认识到了这些东西的珍贵。为了多换些银两,他就打造了一部新的马车,将卖剩的东西全部装在车上拉到西安准备出售。到西安后,就有说客和打手前往旅店劝导和恫吓任致远,说这些青铜器是远古皇家墓葬的随葬品,他是私掘皇家墓葬,按照大清的法律是问斩之罪,并劝其赶快逃命,否则性命难保。任致远把文物和车马全部扔在了旅店逃回,任家与大克鼎就此别过。

  50年后爷爷取土

  又挖出一窖青铜器

  50年后的1940年农历二月初一,为了给家里拉土,任周方的爷爷任登肖雇用同村的任玉在村西南的土壕取土,结果在崖面上又发现了一个青铜器窖藏。据他爷爷回忆,窖藏很大,许多青铜器整齐叠压摆放在里边。由于数量很多,器形又很大,搬运有一定的困难,当时村子里许多人前来围观,也帮忙把东西往家搬。任周方的父亲任志斌,当年已经11岁。他后来告诉任周方,当时有一个三条腿的东西出土后,器形非常大,他还爬进器物腹内,匍匐在内外边的人也看不见,这件东西肯定又是一个大鼎。

  任周方说:“当时搬运的过程中村里很多人都分到了东西,因此当时社会上传言任家村人人有宝,这给村里后来的灾难留下了伏笔。” 村里又出宝贝的消息引得很多古董商闻风而来,先后在村里购买了鼎、鬲、簋、爵、卣、盘等器物60多件。因为觊觎宝贝带来的巨额财富,当年土匪对村里的抢劫近于公开化,而且持续了多年。后来十年动乱,任家也因为曾挖出过青铜器被刨地挖房,受尽折腾。

  任周方爷爷的一生,自青铜器窖藏出土之后,就一直在动荡中度过,最后得益于国家的政策,老人离世前成为文物保护通讯员,通讯员的证书直到最后老人都装在身上。这个窖藏共出土了多少件青铜器,连老人自己也说不清楚,根据现有的资料记载,应该有厉王时期的青铜器100余件。目前,这些文物散落在世界各大博物馆中。

  一个世纪后

  任家后人重逢大克鼎

  1976年,北京大学、西北大学等单位联合对周原遗址进行发掘,因为离家近,任周方有幸参加了发掘工作,初步了解了考古。

  1977年,他考上北京大学的考古专业,在学习中他特别关注周朝的历史和考古。在北京大学图书馆翻阅资料时,他意外发现家乡在清末和民国时期曾经两次出土过青铜器窖藏。

  1978年春节,任周方寒假回家做了调查,他爷爷和爸爸才向他诉说了这些尘封于心的往事。这是一部由于青铜器窖藏出土后给村庄、给家庭带来灾难的辛酸历史,也是任家四代人和大克鼎等国之重器的不解之缘。

  2000年,任周方到上海博物馆参观,终于在展室里看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大克鼎,他记得自己当时蹲在展柜旁边拍了一张照片,心里非常激动,“毕竟是曾祖父挖出又失去100多年的东西,失去后家里人就再也没有看见过。相距一个世纪后,我的家族里,我是第一个又见到大克鼎真容的人。”

  钟鼎之家经百代而不衰,钟鼎之国历万世而不灭。已经从宝鸡青铜器博物院院长任上退休的任周方,最近正在收集这两窖与他家缘分不浅的青铜器的资料,准备做系统研究。任家和大克鼎的缘分还在继续上演。

(责编:谷妍、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