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中城市群:高铁时代下的新经济、文化版图初现

张伟

2018年01月18日10:25  来源:人民网-陕西频道
 

1月15日,又一件让老陕利好的消息来了。国务院发布关于《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的批复。《规划》提出,要把关中平原城市群打造成内陆改革开放新高地,充分发挥关中平原城市群对西北地区发展的核心引领作用和我国向西开放的战略支撑作用。

关中平原城市群,的确不一样

首先需要向坊友们介绍一下关于城市群的定义,城市群是城市发展到成熟阶段的最高空间组织形式,是指在特定地域范围内,一般以1个以上特大城市为核心,由至少3个以上大城市为构成单元,依托发达的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网络所形成的空间组织紧凑、经济联系紧密、并最终实现高度同城化和高度一体化的城市群体。

城市群是在地域上集中分布的若干特大城市和大城市集聚而成的庞大的、多核心、多层次城市集团,是大都市区的联合体。目前在全球范围内著名的大型世界级城市群有七个,分别是:美国东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北美五大湖城市群、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英伦城市群、欧洲西北部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以及珠三角城市群。

关中城市群以西安(咸阳)为核心包含陕西的宝鸡、渭南、铜川、商洛以及山西的临汾、运城、甘肃的天水、平凉、庆阳,涉及面积约为17万平方公里,人口2025.06万,2016年整个城市群的GDP约1.8万亿。

毫无疑问,这是中国西北部最大的城市群,聚集了西北地区80%左右的经济和人口,可以说西北的发展好坏与否,很大的关键在于关中城市群的发展。

陕西省社科院专家张宝通接受208坊采访时坦言,根据国务院要求,《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要以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家级城市群为目标,以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为统领,以创新驱动发展、军民融合发展为动力,以延续中华文脉、体现中国元素的风貌塑造为特色,加快高端要素和现代产业集聚发展,提升人口和经济集聚水平,打造内陆改革开放新高地,充分发挥关中平原城市群对西北地区发展的核心引领作用和我国向西开放的战略支撑作用。

张宝通告诉208坊,以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家级城市群为目标的要求很高,对中原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都没有这样的要求,以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为统领,突出了关中城市群的独特战略。这要求关中城市群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承担更大的责任,也需要关中城市群众主要城市在军民融合发展这块释放更大潜能,充分发挥厚重的文化优势,在内陆改革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起好引领示范作用。

在坊哥看来,这也是关中城市群的使命。20世纪30年代中国地理学家胡焕庸,提出了瑷珲-腾冲一线为界的胡焕庸线(也被称为黑河—腾冲线),该线东南方36%国土居住着约95%人口,该线西北方64%的国土居住着约5%的人口。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为目前城镇化水平的分割线。这条线的东南各省区市,绝大多数城镇化水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而这条线的西北各省区,绝大多数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恰好,关中城市群位于这条线上,从客观角度而言,关中城市群就是中国西北部城市化最高的地区,是中国西北部城市发展的一个标杆。因此,面对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时代机遇,地处中国西北部的关中城市群责任重大,需要她抱团发展、做大做强,发挥好辐射路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使命。此外,该城市群还是路上丝绸之路的起点,西安、咸阳、宝鸡、平凉、庆阳、天水,这些地方在古代都是属于丝路重镇,为这条延绵千年的古商路发挥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高铁时代催生紧密联系

对于新批复的关中城市群,民间一直有这样一种说法,这是西安的朋友圈。从某种角度而言,这些地方一直属于西安的辐射范围。习俗相近、自然环境更接近陕西,医疗、教育、消费等都与西安联系紧密。

天水、庆阳、平凉地处甘肃陇东地带,文化、民俗、自然环境本身更加趋近于陕西,与西安经济联系紧密,却与省会兰州距离较远。运城、临汾地处山西省西南部,也与西安经济来往频繁。这些城市与关中有着共同的文化基础和紧密的经济合作,曾经因为交通不便距离较远,与西安之间的城市群关系并不明显。高铁时代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现状,让这一城市群初现雏形。

2015年甘肃庆阳在西安举行旅游推荐会,时任庆阳市市长贠建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庆阳有着独特的旅游文化资源,庆阳将致力于建设“西安后花园”,主动与西安及周边城市合作交流,共同建设精品旅游线路,共同建设文化旅游目的地。早在2009年,平凉市主要领导来西安考察时表示,平凉市要努力融入西安经济圈,积极建设成西安的后花园、菜篮子和副食品基地。

运城和临汾、天水近年来也在围绕西安的大市场做了不少工作,实质上大家看好西安巨大的市场潜力,都想从西安发展中分一杯羹,可见周边城市都有借力西安发展的想法。

若留心你会发现,身边的运城人、平凉人、庆阳人、天水人不少,距离本省省会较远而且相比而言西安的发展更有潜力,人们用脚投票自然选择优势更加明显的西安。而且西安的医疗资源、教育资源在整个中西部都具备着优势,是这个城市群的向心力。

进入高铁时代,这种“向心力”优势更加明显,西安到天水、临汾缩短至不到两个小时,到运城缩短至一个小时左右,到宝鸡缩短至50分钟,随着未来西银高铁的开通,西安到平凉庆阳的距离也不会超过两个小时。交通的改善加速了与西安的双向交流,高铁城市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加紧密,区域间人才、资本、信息的流动将会更加频繁。有朋友从西安北客站送朋友回宝鸡,朋友坐高铁回到家时他也正好到家停好车了,这足以见得,高铁的便捷正在逐渐模糊城市间的边界,一体化的城市势在必行。

2016年陕西提出了十三五末期实现“市市通高铁、关中通城际、县县通高速”的目标,当前西安米字型的高铁格局已经初见雏形。西安至法门寺、韩城等多条城际铁路也已经开工。未来,关中城市群之间的联系将更加紧密。

延续中华文脉,关中平原城市群使命重大

对于关中城市群而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也是不言而喻的。首先,从全国范围来看,关中城市群经济体量太小,整个城市群的GDP跟长三角的苏州相当,不少地市的GDP可能还比不过东部的一个县,经济基础的薄弱进而导致区域内经济发展活力变差。基础设施历史欠账过多,也是制约城市群发展的另一个原因,相比中东部而言,这是一个十足的西部城市群,地方财力不足,导致区域内不少工作捉襟见肘,部分城市大型产业支撑能力不足,导致当地财政还是偏紧,政府的日子都不太富裕,因此需要国家层面从产业落地、资金拨付、政策支持角度给予大力扶持。城市之间产业协互补性不强过于雷同,也是需要协调的问题。

除此之外,关中城市群涉及陕西、山西、甘肃三省,从长远角度而言,三省之间的协调程度好坏对于城市群发展会存在某种影响。

众所周知,作为国内城市群发展较为前沿的珠三角城市群发展快速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在于它只涉及广东一省,这使得珠三角城市群在资源整合协调上比较有优势,可以使得珠三角能够更好的在统一的规划与安排下整合各城市的资源,发挥各个城市的优势,相互分工合作,这能够使城市群进行良性循环。

避免产业雷同,促进产业分工合作,说容易做却很难。就陕西内部,城市之间竞争不断,更何况省外。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汽车工业,宝鸡在着力发展汽车工业、西安也在发展汽车工业,两者并未形成合力反而存在某种竞争关系,省内尚不能形成互补的产业布局何谈省外城市的协调呢,产业合力发展需要强有力的资源整合能力,产业形似程度较高的关中城市群更应当合理分工、理性合作。

陕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吴刚在接受采访时认为,关中平原城市群腹地相对具有优势的汽车及零部件、电子信息、食品医药、新材料、军民融合等产业。但是这些产业集群规模较小、品牌美誉度较低、辐射扩展力有限,产业集群对城市群提质升档支撑作用较弱。另外,缺乏建立长效的产业协同共生机制,西安高端产业外溢效应发挥有限,周边城市对西安产业配套能力严重不足。

存在问题并非坏事。在坊哥,对于关中城市群的发展前景而言,城市群的发展分为内部发展和外部发展。就内部发展而言,城市群内部之间实现产业互补、产业合理搭配,实现最优配置,最终促进整个城市群从规模上发展壮大,形成区域性的龙头企业,进而形成全国性的企业,在更大范围内寻求新的发展空间。从外部发展角度而言,城市群在提升自身经济实力的同时,打造区域的软实力和区域发展的好口碑,在更大范围内辐射带动,最终成为屹立于中国西部辐射带动一带一路沿线的强大城市群。

吴刚认为,关中平原城市群规划的颁布拓展了陕西发展空间,为秦晋陇深度融合、协同发展创造难得的机遇条件,取势、明道、精术,构建高效协作体制机制,搭建产业、资源、信息、数据合作平台,培育发展成龙配套、协同共生的先进制造产业集群;系统谋划,培育发展枢纽经济、门户经济、流动经济新产业新动能,加快打造关中平原城市群成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先行区、示范区。

其实说到关中城市群,很多人还会忽视一个重要的元素,那就是文化,这是国家十几个城市群中唯一对关中平原城市群提到了这个要求,这是国家赋予关中平原城市群的艰巨使命。这里是周秦汉唐文化的重要发源地。庆阳和宝鸡的周文化,宝鸡、咸阳、天水的秦文化、西安的汉唐文化以及临汾、运城深厚的文化底蕴,让这一城市群可以当之无愧地成为中国最具文化底蕴的城市群,延续中华文脉即是责无旁贷又是使命所在。因此,在坊哥看来,发展经济很重要,但是弘扬传统文化、打造最具影响力的文化区更重要,这里是中国文化的根魂所在。这就需要关中城市的执政者在文化领域有所创新、有所建树,让城市发展能真正留住文化、让文化根植与城市的基因中来。

陕西省社科院文化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张燕接受208坊采访建议:“陕西与甘肃、山西可以强强联合充分把握机遇,深度挖掘地区文化内涵,围绕深厚的周秦汉唐历史文化资源联合打造包装打造一批连续性较强精品的文化旅游线路,联合开展跨界旅游联动发展,增强黄河流域文化融合发展,传承弘扬中华民族历史文化,文旅融合通过区域联动为延续中华文脉做出独特的贡献,把国家交代的事办好。”

(责编:王丽、雷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