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县成为扶贫贪腐重灾区

周宵鹏

2018年01月14日11:00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原标题:贫困县成为扶贫贪腐重灾区

1月7日,河北省张家口市纪委通报5起扶贫领域典型案件,4名村党支部书记和1名村党支部委员因骗取套取财政扶贫资金、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好处费、享受国家扶贫补贴、虚报扶贫项目套取补贴资金等问题,被处以开除党籍或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就在十几天前,蔚县官场正经历了一场疾风暴雨的扶贫问责,该县县委书记、县长均被免职。与之同时,针对张家口扶贫领域的突出问题,中纪委和河北省纪委均进行了严厉问责,5名张家口市级领导被问责,两名县委书记一名县长被免职,处理之严厉可谓前所未有。

张家口是河北省贫困人口最集中的地区,到2016年底还有1275个贫困村、27.76万贫困人口。截至目前,该市还有康保等5个省定深度贫困县,占河北省深度贫困县的一半,脱贫攻坚任务艰巨。然而,该市在扶贫领域却频发贪腐和职务犯罪,成为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的重灾区。

《法制日报》记者梳理发现,张家口扶贫领域职务犯罪频发背后,不仅有当地政务财务不透明、缺乏监督“一言堂”等问题,还有相关责任部门甚至是纪检监察部门不正确履行职责等问题,造成大批扶贫资金“代理人”监守自盗、雁过拔毛、强占掠夺,严重损害了贫困农民的切身利益。

村干部中饱私囊县纪委压案不查

2017年12月19日,河北省多地法院公开宣判5起涉扶贫领域职务犯罪案件,15名被告人均被判处刑罚,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了其中3起案件。张家口市赤城县两名村干部侵吞危房改造补贴资金4万多元,分别获刑1年和8个月,并被各处罚金10万元。

事实上,一个时期以来,河北纪检监察及其他部门每每通报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情况,张家口必然“榜上有名”。

张家口纪委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至中央纪委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召开前夕,该市共查处涉及扶贫领域腐败问题119起,给予党政纪处分83人;会后两个月时间里,该市共梳理出扶贫领域重点问题线索314件,立案查处63件,给予党政纪处分109人,挽回经济损失56.3万元。

与其他地方扶贫领域职务犯罪类似,张家口相关扶贫贪腐案件的犯罪主体也多为乡村组织成员。在已曝光的张家口相关扶贫领域贪腐案件中,作案手段多为虚报、冒领,案件涉及多种项目补贴。一些村干部或在扶贫资金申报时“无中生有”,采取虚报贫困户人数、伪造贫困户申报手续;或在资金发放上“雁过拔毛”,利用农民对具体扶贫项目不清楚的弱点,少付应发放资金而侵占贫困户的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在张家口查处的多起扶贫领域职务犯罪中,诸多为“窝串案”,尤其是村党支部书记与村会计共同协商犯罪,而且一些案件作案时间跨度长,多起长达10年以上。除了一些村干部的贪腐,张家口甚至出现纪检监察部门对扶贫领域问题处理失职的现象。

2017年12月4日,河北省纪委通报了张家口市康保县纪委在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中不正确履行职责的问题。据通报,康保县纪委没有认真贯彻执行党中央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大决策部署,对反映扶贫领域问题线索压案不查;违反办案纪律,违规接受被反映人宴请或收受礼品;不正确履行职责,在案件核查中避重就轻,有意回避反映的核心问题;违反工作规则,程序混乱、违规造假。随后,康保县县委常委、纪委书记刘光军等纪检系统多名干部被处以免职、调离、党内严重警告等党纪处分。

中央点名严厉问责多名干部免职

2017年12月底,河北省委和中纪委先后对张家口扶贫领域突出问题责任追究情况进行通报,相关问题的严重程度更加令人咋舌。

2017年12月26日,张家口等地扶贫领域突出问题责任追究情况被公开通报,5名市领导被追责、两名县委书记一名县长被免职。

河北省委的通报指出,通过调查核实,张家口市委、市政府对脱贫攻坚工作重视不够,对扶贫项目实施、扶贫资金使用和管理、脱贫目标任务完成等工作的督促、检查和监督工作不到位;2017年9月、10月,上级纪委和市纪委调查发现张家口市扶贫领域一批问题线索,康保县截留挪用扶贫资金和涉农资金私设“小金库”问题突出;对基层存在的虚报冒领、截留克扣、强制收费、违规分配、优亲厚友等问题,没有进行深入调查研究,对相关情况不清楚,解决问题的措施不得力,对上级专项检查、省委巡视反馈的问题没有举一反三、全面整改。

河北省委决定,对张家口市及蔚县、康保县扶贫领域突出问题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进行严肃问责。

张家口市委、市政府和市委书记回建,市委副书记、市长武卫东向河北省委作出深刻检查,并在全省通报。张家口市委、市政府对全市扶贫领域存在的突出问题限期全面整改。分管全市脱贫攻坚工作的张家口市委副书记刘宝岐,分管市扶贫和农业开发办公室工作的张家口市副市长燕旺林,二人违反工作纪律,对脱贫攻坚工作中出现的问题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给予党内警告处分。

时任张家口市财政局局长的张家口市副市长高峰,张家口市住建局局长张建顺,给予党内警告处分;时任张家口市扶贫办主任刘海斌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张家口市财政局局长李艺、市扶贫办主任张志刚诫勉谈话。

在县一级,蔚县县委书记刘书锋,县委副书记、县长王树国违反工作纪律,对脱贫攻坚工作中出现的问题负有直接责任,分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免去刘书锋县委书记职务,免去王树国县委副书记、县长职务。

康保县委书记杜平,县委副书记、县长魏红侠违反工作纪律,对脱贫攻坚工作中出现的问题负有直接责任。杜平对康保县委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分别给予杜平、魏红侠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免去杜平县委书记职务。对其他违反工作纪律、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的5名责任人进行严肃问责。

对其他相关责任人员的处理,责成张家口市委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和相关程序落实。

在此之后,不到一周的时间里,中纪委对张家口扶贫领域突出问题两次点名,在相关通报中曝光了更多问题细节。

中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指出,蔚县县委书记刘书锋,县委副书记、县长王树国作为县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双组长”,长达一年没有召开过领导小组会议。2017年9月、10月,调查发现张家口市扶贫领域问题线索441件,违规违纪问题突出。2014年至2016年,对上级纪委交办的378件问题线索,蔚县只查结66件。康保县全县15个乡镇均截留挪用扶贫资金和涉农资金私设“小金库”,县纪委存在长期压案不办、接受被审查人财物和宴请等问题。

中纪委的通报中对于原因的追溯十分严厉,直言张家口相关问题的“根本原因是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不扎实不彻底,对扶贫领域出现的问题清理整治不力,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监督监管层层失守,履行管党治党责任不到位”。

严抓扶贫监督形成务实长效机制

1月6日,中央纪检监察部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评论张家口扶贫问责《望棒喝让所有人抖擞》。其中言道:“问责的板子一打起来就很无情,但是勿谓言之不预。”事实上,张家口扶贫领域问题并非一日之责的新问题,而是长期整治不力的结果。

2016年7月,张家口市纪检部门对多个县的扶贫工作不作为问题进行了通报,张家口市扶贫办主任刘海斌等5名官员受到警告处分。

2017年9月,张家口市委第四专项巡察组对康保县的扶贫工作作出过警示,指出当地“要清醒认识扶贫领域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的严峻态势,坚决惩处微腐败和小官大贪”。此举也被舆论认为是对康保县的一次提醒。

对于此次提醒,时任康保县委书记杜平表态称:将认真贯彻落实,坚决抓好各项工作落到实处。然而,接下来的情况,却与这位县委书记的坚决态度截然不同。同样严重的问题,也存在于蔚县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层。

针对张家口扶贫领域突出问题,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在2017年12月4日召开的全省扶贫脱贫工作会议上强调,除了坚决纠正以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对待扶贫工作、做表面文章的问题之外,还要严肃查处贪污挪用,截留私分,优亲厚友,虚报冒领,雁过拔毛等问题,严查失职渎职的行为,严惩违法违纪行为。并且要针对发现的漏洞建章立制,形成务实管用的长效机制。

然而,相关问责再严厉也是亡羊补牢,要想确保扶贫资金得到有效使用,必须杜绝扶贫领域职务犯罪,从源头想办法。

面对严峻的扶贫领域贪腐问题,张家口做了认真的反思。2017年下半年,当地出台了一系列严抓扶贫监督执纪问责、强化扶贫资金监管的新举措。

2017年7月下旬起,张家口市纪委班子成员实行包联贫困县责任制,每一位常委都到所联系县的所有乡镇和重点贫困村,实地检查督导,聚焦精准监督,与县区同责。该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成立127个督导组,构建常态化督导,随时掌握县乡工作动态,一经发现“调查处理情况不清、责任追究不到位”等情形,一律责令“回炉”。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河北省另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石家庄市平山县,检察机关于2016年7月创建网络平台,通过检察、扶贫、财政、民政组织实施,对涉农扶贫资金管理使用进行全面、全程、实时、同步监督。这在河北省尚属首创,目前已在石家庄各地铺开。

在平山县检察扶贫网络平台,检察院干警可以对该县各扶贫资金涉及部门报备的扶贫款数据进行巡查。平台还能够供群众查看资金数据,并向贫苦户推送相关提示短信。老百姓只需要一台能上网的电脑或手机,自己该领什么扶贫款、款项现在走到了哪步、自己领到的钱数少不少,这些在平台上都能查得到。

截至目前,纳入石家庄市检察系统扶贫监督平台的项目已有2276个,纳入监管范围涉农资金95亿多元,完全透明的网络平台将最大限度压缩扶贫领域职务犯罪行为的空间。

对张家口扶贫领域突出问题的问责既是一个结束,又是一个开始。在强力问责和建章立制的共同努力下,2018年开年的这计棒喝必然对如期打赢脱贫攻坚战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责编:谷妍、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