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申诉均被驳回 邹市明的中年式“输不起”你感同身受吗?

2017年12月08日07:30  来源:华商报
 
原标题:邹市明的中年式“输不起”你感同身受吗?

邹市明最近有点火,两届奥运冠军、曾经的世界拳王突然陷入了各种口水,有人支持,有人怒骂,真的是没有一点点防备……

卫冕拳王失败

邹市明不服,两次上诉被驳回

可能还有人不太清楚咋回事。话说今年7月28日,邹市明和日本拳王木村翔打了一场WBO蝇量级拳王金腰带争夺战。结果呢,邹市明输了。赛后,36岁的中国拳王流下了两行老泪,非常突然地宣布退役!

此后,邹市明的消息就不多了,从7月到12月的近半年间,邹市明的主要精力似乎没有放在拳击上,而是各种娱乐跨界、上封面露脸,或者是以夫妻档的方式亮相。

其实,邹市明被木村翔打败后,并没有“认输”。邹市明的公司在其卫冕战失败后,曾两次提出要求,认为邹市明在和木村翔卫冕战中遭TKO(技术性击倒)落败,是当值裁判和WBO派遣的比赛监督出现了问题,因此要求推翻冠军委员会对于邹市明遭TKO卫冕失败的判定。

经过两轮申诉和上诉后,WBO上诉委员会分别在9月18日和11月21日驳回了他的请求,并维持原判。

本来似乎是正常走流程的事件,却因为邹市明12月5日突然在微博上发文,变成了一场互喷的口水战。

邹市明发出这篇1000字左右的个人博文中有点小激动,他再次提及此事,称对自己的申诉未得到世界拳击组织(WBO)支持“深表遗憾,深感痛心”。

微博言辞引热议

“中国骄傲”还是“输不起”?

邹市明并没有在微博上的声明中明确指出“压力和干扰”是什么,邹轩体育公司(邹市明成立的公司)至今也没有回应。这个声明随后在网上引起热议。

■正方观点

邹市明的支持者们都很阳光,他们认为,邹市明代表了中国力量,留言基本偏鸡汤和情绪。

“我一字一句地看完了,句句扎心,但无论怎么样,你永远是中国骄傲,这是不可否定的!”

“很多事情我们都看不到背面,不能被表面的事情敷衍,一个人坚持一件事情二十几年,试问多少人能做到?就能够知道到底有多热爱!”

■反方观点

批评者更多,他们觉得用拳头说话的职业,不应玩嘴上功夫,邹市明是“输拳又输人”。

“有啥可申诉的?天时地利人和都被你占了你还有啥不满?输不起?从此转黑。”

甚至连锤子科技CEO罗永浩也加入了,他对于邹市明博文用“锤子便签”编辑发布,却把“锤子便签”签名切掉的行为进行了暗讽。

还有自媒体写出了《邹市明别再侮辱我们的智商与情商》的文章,认为:“‘新时代体育人就该体面地活着’,看上去很有道理。但仔细分析一下他的话,邹市明为了‘体面’,选择了一种很糟糕的方式,炒作比赛。”

邹市明式焦虑

关键词:怕输 转型难 中年危机

事件发酵到这里,批评和支持者都基于事件、文本和经纪团队措辞等等表象问题。其实,邹市明身上反映出了三种焦虑:

一是比较典型的想赢怕输的输不起焦虑;二是中国体制内中年成功运动员转型的焦虑;最后一种,也是很多普通人都会遭遇的中年危机。

不管怎么“洗”,邹市明这一场打下来,输了。然后申诉,然后再申诉,直到起了情绪,都会给人带来“输不起”的感受。

联想起今年斯诺克世锦赛半决赛,丁俊晖在最后一局发挥失误输掉了比赛。输赢本是平常事,可输球后的丁俊晖明显情绪低落,在和对手塞尔比握手时表情形同路人,感觉非常不情愿,握手后甚至没有祝福语而径直转身离开。此外,丁俊晖在很多次输球后的言语表达也形同这次的邹市明,有明显的输不起的情绪。这一点,不管丁粉们怎么“洗白”,在极为注重比赛礼仪的斯诺克运动上,丁俊晖的表现就是一种输不起心态驱使的不职业行为。

再联想到中国乒乓球队,不管内战外战,每次输球后对手间的握手致意都特别敷衍、别扭,甚至有时候还会“忘记”礼节,他们的种种行为让乒乓球运动传递出一种机器人的僵硬和冷漠。其他项目的运动员在不少场合,特别是失败场合的表达中,也都喜欢带有情绪。

第二种焦虑,可能是邹市明最大的焦虑——从体制内的功勋运动员到职业赛场上的菜鸟,落差太大了。

中国的体制内运动员的转型从来就是一个大问题,而拳击更是一个特例。非职业和职业本来就有天壤之别,过去习惯了被国家“伺候”,被体制内“驯养”,到了市场上,经济效益决定一切,拳击比赛中的商业构成非常复杂,需要极为专业的团队运筹帷幄。在这一方面,邹市明其实已经做得很不错了。只不过,因为项目本身在中国的受众以及邹市明自身的级别和身体状况,很难再突破,在遇到瓶颈的时候,邹市明的焦虑可以理解。

更何况,他已经36岁了,作为普通人的中年危机也完美袭来,上有老,下有小,邹市明和我们一样,也有情绪,也需要挣钱养家,也有“输不起”的时候。相信大家都能体会到中年焦虑之强大。

当然,邹市明不是没有机会了,在WBO拳击组织最新世界排名中,邹市明在蝇量级这一级别上升至第二位,这也意味着他可以直接冲击金腰带,不需要打过渡赛。邹市明有一大家子要养,还有团队、还有赞助商,所以,他不会真的退役。多说不如多做,面对中年危机,在打出重拳之前,还需要忍耐,寻找时机。 华商报记者 赵蔚林

(责编:王博、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