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术女王”刘藤:我的骨子里有一种野心

连续四年不断刷新吉尼斯世界纪录 虽过20岁柔术“黄金期”但仍是“常青树”

2017年12月07日09:05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我的骨子里有一种野心

刘藤与吉尼斯世界纪录证书。

刘藤柔术作品——天人合一。

刘藤刷新吉尼斯世界纪录现场。

作为一项中国传统杂技技艺,柔术需要经过长期的艰苦训练,对演员的身体条件和艺术表现力有着极高的要求,能从中脱颖而出的表演者凤毛麟角。26岁的刘藤是其中一员,她学习表演柔术已17年。

梨园练功挑战“极限”

广州日报:你出身于永城市薛湖镇的戏曲世家,1991年生于安徽淮北,5岁随父母客串舞台,6岁学习钢琴。在你小时候,耳濡目染受到戏曲的熏陶,似乎更有可能会进入戏曲这个行业,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舞台上的杂技?对于这个选择,家人是否反对?

刘藤:在小的时候,父母还是让我学习音乐更多一些,而且专门学习了钢琴。由于要随着父母客串舞台,所以父母也会让我去练一些“基本功”,我非常喜欢,主要是由于自己在练功的时候比较喜欢做“极限”的动作,但是却不知道目标是什么。

大概在9岁的时候,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了一档栏目,其中有杂技表演的节目,觉得这似乎就是自己所喜欢的“极限”舞台。

到杂技学校进行专业的学习,父母认为会吃很多苦,所以坚决不让我去。但是我真的喜欢这个,而且想坚持自己的想法。经过有半年多的时间软磨硬泡,最终还是说服了他们。

广州日报:你的朋友们如今生活是怎样的?她们的人生轨迹是怎样的?

刘藤:我今年26岁,无论是在家乡的朋友,还是在杂技学校的同学,她们很早就已经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家庭,而且许多孩子都挺大的了。

艺成返乡继续学习

广州日报:你9岁就考入山东杂技学校学习柔术。如今回头来看那段经历,是否有更深的感触和记忆?

刘藤:我小的时候就非常喜欢做极限的动作,这类的训练也算是为柔术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但是,当我到了杂技学校学习柔术时,才发现之前的动作和真正的柔术相去甚远。每天早上要五点半左右就起床练功,一年四季时间不变。天还没有完全亮的时候就在练功,到了天完全都黑了才能结束练习。总的来说,就是非常苦。

广州日报:每天要练习多久?

刘藤:每天练功一般都在12个小时以上,然后就是除了吃饭、休息,其他的时间都是在练功。

广州日报:进行柔术表演,是否也受到一定伤病的影响?

刘藤:我们和专业的运动员一样,会有一些职业病。而且柔术是超出正常人身体极限范围的表演,所以我的腰部受到了一定影响。比如说腰肌劳损,这是我在16岁就检查出来的,到了现在还有。

10年过去了,我的腰偶尔还会疼痛,但是已经慢慢习惯了。

广州日报:在杂技学校毕业之后,一般的出路是怎样的?进入杂技团演出?你在杂技学校毕业之后,看到你是选择了与父母一起演出,当时是否有其他的选择?

刘藤:柔术这个项目,一般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出品”了。我当时到学校的时间比其他学生要晚,别人已经学习了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但我可能是有些天赋吧,这些基本动作我在半个月之后就能够达到了。

当时在杂技学校毕业之后的“流程”,一般都是进入一些马戏团或杂技团,然后出国演出或在国内巡回演出。当时我还只有10岁,就有不少的团队来选我这个小演员。当自己被选到了之后,就会跟着团队到各地去巡回演出,那时就能够挣工资了。

但是,父母却不放心我这么小就在外面,怕照顾不好自己。所以,他们就把我接回了家乡,并继续在艺术学校学习艺术,专门学习了钢琴和大提琴。毕业之后便和父母同台演出。

广州日报:与父母一起演出,这么小就出现在舞台上,演出的效果如何?

刘藤:当时我就在舞台上客串演出,演着演着就在当地市区已经小有名气,再之后就有许多外地人也邀请我去演出。当时这种柔术的节目大家还接触很少,所以当看到我的柔术节目时也非常喜欢。

“柔术女王”称呼是认可

广州日报:2007年,CCTV7《乡村大世界》走进永城,你代表家乡成为参演的演员。这是不是你第一次开始被更多人熟知?你如何看那次机会?

刘藤:那次应该算是第一次登上央视的舞台。之前我只是在当地和周边的城市小有名气,当时文化局就推送了我去表演。我当时非常小,对于上电视之类的也完全没有概念,当时我把头发一扎起来就上台表演了,现在想想当时应该化个妆的,样子可以说朴素得不能再朴素了。现在看来,那次的机会还是挺珍贵的。

广州日报:如果没有那次上电视,让更多人知道自己,是否今后的知名度也就只是局限于家乡附近的区域?也可能不会到外地闯荡?

刘藤:应该也不是。可以说我从小就是哪种野心比较大的孩子。我还记得当时在这期节目播出之后,也只是限于大家知道了这么一个孩子在表演柔术。那时我还只有16岁,我当时就跟我妈妈说,想自己出去闯一闯。我觉得当时还是对表演有一种内心的追求,然后就什么都不管了。

那时候我自己一个人出去,就是一边自己学习,一边靠演出赚钱养活自己。后来我学习了一些舞蹈的元素,融入到了柔术的演出之中,还有许多元素一点点学习,逐步融入到柔术中。我认为,这样能够让柔术在技能上有着更深层次的理解,同时也让元素更加丰富具有吸引力。

广州日报:此后,知名度不断提高,什么时候开始称你为“中国柔术女王”?你如何看待这个称号?

刘藤: 2013年前后,央视有多档节目都邀请了我去演出。应该是那段时间不停地录制央视的节目,许多编导、主持人就对我熟悉了。他们私底下谈论说我是“中国柔术女王”,可能就是从那时开始有人这么叫我吧。我觉得自己骨子里还是有一种野心,还有就是自己对于追求梦想的激情。

我觉得大家给予我“中国柔术女王”的称呼,是对我能力的一种认可,我也认为这是我在这个领域之中蛮高的一个定位。

广州日报:从2014年开始,你不断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挑战自己,当时实际上你已经知名度很高,为什么还会去挑战吉尼斯纪录呢?你如何看吉尼斯纪录?

刘藤:其实我并不是为了要得到某个称号,或者因为得到了某个称号就会停止对自己、对一切美好的追求。

可以说,我做了这么多,其实并不是那么在乎名利,而是在学习的过程中体验生活中更多的美好。所以,我非常喜欢吉尼斯世界纪录,因为它让我充满了能量,它能够激发出我内心可能都不敢相信的潜能。

我认为,人生最大的对手就是自己,所以人生就是要不断的挑战自己,发现自己,一步步让自己更加优秀。所以,我只有不断地向自己发出挑战,挑战自我生命,挑战常人看似所不可能完成的事物。

名利是“附加值”

广州日报:你说过柔术表演的演员是有年龄段的,一般柔术表演的演员的年龄段是多少?你今年已经26岁,是否仍然处于柔术表演的“黄金时期”?在这么多年的训练中,你的身体是否有着伤痛和别人看不到的苦楚?

刘藤:其实,我现在早已过了“黄金时期”的年龄。一般到了20岁,身体的柔软度会随着骨骼的年龄所改变,一样的动作表演起来,难度会增加很多。

正如你说的,这么多年的训练,对身体有着一定的损伤,所以,我会在保证自己身体可以承受的能力范围之内,进行柔术表演。我觉得,现在我依然能够保持我的艺术生命,而且能够进行一些挑战,主要原因是自己在平时进行了更多的加强性训练,也做了一定的保护措施,所以,别人都说我算是柔术演员中的“常青树”!

广州日报:对于今后,你的规划是怎样的?面对现在还在进行柔术训练的孩子或年轻人,你会给她们什么建议或分享你的经验?

刘藤:我自己做了一个服装品牌,也是和我的职业相关的。目前也在做艺术教育,但是,更多的时候,我希望将来能够发扬这种传统文化和精神,发扬我们中国的精神。

现在在我的身边,就有一些学习柔术的学生,她们感受到了我表演的精彩,感染了她们,而且许多孩子看到我的表演就特别兴奋,每次看完我的表演后,就想努力练成那种动作。

我感受到她们的喜欢程度甚至超过了当年的我。同时,我会让她们多学习文化知识,以及可能需要融合在柔术中的各种知识。同时,最重要的是教她们要做一个善良的人,要有自己坚守的原则,而在许多时候做人要诚实守信,保留自己的一份童真、信仰和毅力。

广州日报:柔术对于你的意义是什么?

刘藤:别人认为,柔术已让我收获了名利,认为我成功了就是赚到了。其实,我只不过是在一生中通过柔术不停地去尝试,体验不一样的人生,有幸在这个行业中让我领悟到了人生当中许多的意义。我觉得,那些名利只是人生的“附加值”吧!

近日,“中国柔术女王”刘藤作为2017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日” 中国挑战代表者,刘藤再次成功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并最终以15.54秒刷新了已保持四年之久的“胸着地翻滚前进20米用时最短”纪录,让中国传统技艺再一次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

从2014年至今,她连续四年不断刷新吉尼斯世界纪录。她是2017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双花争艳”表演者,目前,她也是“一分钟下腰叼花最多”的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

刘藤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其实不断刷新吉尼斯世界纪录,并不是为了要得到某个称号,只是为了“挑战”自己。她告诉记者,之所以喜欢吉尼斯世界纪录,是因为 “它充满了能量,它能够激发出我们每个人内在无限的可能,它让我挑战的不只是一种技能的层面,更多的是一种精神层面的吧!”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丹 图/受访者提供

(责编:邓楠、雷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