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与长城、兵马俑齐名,却鲜为人知 保护堪忧

2017年12月04日11:43  来源:人民网-陕西频道
 

有这样一条遗迹,它与长城、兵马俑、阿房宫等同一时期诞生,与其他三者共同成为了一个强大王朝的象征。它比世界最早的高速公路——德国境内的的波恩至科隆的高速公路(建于1932年)早2144年;比著名的“罗马大道”宽3—8倍,长10倍,被誉为是世界高速公路的鼻祖,但如今却鲜为人知,保护状况堪忧。它便是象征着中华民族进取精神的秦直道。

12月6日,电影《大秦直道》将在大银幕上与大家见面。这部电影再次将秦直道推向了世人面前。今天,坊姐就带领大家,跟随陕西先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大秦直道》的编剧及出品人徐伊丽一起去探寻这条堪称“国之瑰宝”的伟大历史遗迹。

▼秦直道航拍图。

掩埋在荒芜里的帝国神话

站在初冬时节的张家湾秦直道上,眼前这条宽阔的古道在荒草的陪衬下越发苍凉厚重,带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力。道路两旁的树木仿佛是守卫的战士,为古道增添了森严的氛围。

据《史记?蒙恬列传》记载“始皇欲游天下,道九原(今内蒙古鄂尔多斯境内),直抵甘泉(今陕西淳化境内),乃使蒙恬通道,自九原抵甘泉,堑山湮谷,千八百里。”“千八百里”约合今1400余里。 秦直道蜿蜒于山脊之上,“堑山湮谷”,见山削去山一侧,逢沟用大量的夯土填平,所以成就了南北直向的“直道”。秦直道修建于公元前212年,是秦始皇命大将蒙恬率30万军队和数十万民夫修建而成的一条战备高速公路。秦直道历时两年半主体全线贯通,是当时由咸阳至九原郡最为捷近的道路。

▼电影《大秦直道》剧照。

秦直道跨越陕西、甘肃、内蒙三个省份,18个市县,80余乡,80%的路段都在陕西省内。据陕西省考古研究院2015年考古研究,秦直道路面平均宽度30米,最宽处61米,比如今等级较高的八车道高速公路还要宽21米。何其浩瀚、宏伟!

阵阵疾驰的马蹄声打破了荒野的宁静,寒光熠熠的刀锋镌刻下了一代帝国的记忆,扬起的阵阵尘土湮没了历史的印记。时光匆匆,叱咤风云的一代始皇帝长眠于骊山北麓;一代名将蒙恬无罪被诛,却为后世人留下了许多值得惊叹的国之瑰宝。

春秋战国时期,群雄争霸逐鹿中原,无暇北顾,匈奴时常北下袭击秦、赵、燕三国北部边界。“六王毕,四海一”。公元前215年,秦始皇完成统一事业的第七个年头命大将蒙恬率领30万大军进攻匈奴,占领了河套地区;公元前214年又渡过黄河,占领了大片土地。匈奴不敌,向北迁徙。为巩固河南地区(河套地区),秦置九原郡。为防止匈奴南下,秦始皇着蒙恬征发大量民工,在燕、赵、秦长城基础上,修筑了西起临洮(甘肃岷县),东到辽东的万里长城, 筑起了巩固北方边境的一道护盾。

▼秦直道局部。

然,公元前212年,秦始皇巡视九郡,或于城楼之上环视,匈奴始终如芒刺在背。如若匈奴进犯,咸阳距九郡千余里,这为粮草补给,士兵增援都带来了问题。于是,始皇帝一边加紧修葺长城,一 边下令修筑秦直道,以期为大秦帝国的军事力量插上主动出击的翅膀。

秦直道在秦代发挥的作用不是很明显,但是在修建秦直道期间,蒙恬的军队驱逐匈奴700余里,使“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但可叹,始皇帝第一次走秦直道,便是在灵柩回咸阳之时。“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秦直道修成之后,使得大汉的铁甲骑兵,从陕西淳化屯兵地出发,三天三夜就可抵达阴山脚下。而90年代,从西安到榆林坐大巴尚需三天三夜。

“这是一条非常不可思议的道路,就以我们现在的设备,人力、财力,在山顶上修建这样一条长1400余里,跨越三个省的道路,两年半全线贯通,仍是难以想象的工程。”这或许是吸引徐伊丽痴迷秦直道20年的最初原因吧。

▼徐伊丽在古阳周城遗址上考古调研。

一条古道,千年沧桑

一汪海子边立着一个石碑,上面写着“宥洲城遗址”,这便是蒙恬求死之地——古阳周城遗址。古阳周城遗址面积很大,虽多半被黄沙覆盖,被一片海子掩埋,但残存庞大无比的城墙,仍让人生出无边敬意。

秦直道,未能像同时期的万里长城、秦始皇陵、阿房宫一样被世界关注,只是静静地躺在荒芜与凄清之中,却串联起了中华民族的每一次历史沉浮和社会变迁。

▼甘泉宫遗址。

1、一条战备之道

在秦直道完成后的两千年间,这条道路上从不缺少抗争与进取的故事。金戈铁马,猎猎旌旗,两千年来的战争号角记载着中华民族的历史进程。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西汉名将李广之所以被称为“飞将军”,秦直道发挥了重要作用。三天三夜从长安到阴山脚下的行军速度,成为了李广、霍去病、卫青等一代代西汉名将得以收复失地,扩大中国版图的重要因素。到了唐代,秦王李世民征突厥,便是借助直道。秦直道上战士们的遗骸,是对清末满汉大战激烈程度的记载。直罗镇战役作为红军长征达到陕北的第一仗,更是奠定了中国革命胜利的军事基础。

2、一条贸易之路

“今天我们依旧能在秦直道上看到无以数计的和市遗迹,如‘白马驿’、‘车路梁’、‘百户店’等,都是历年来商贸往来的见证。有些‘和市’至今都保留着当初的原貌,它在向所有考察者讲述着一些古老的、鲜为人知的或血腥的、或祥和的故事。”徐伊丽说。

战争带来的不仅仅是杀戮,还有不同地域的物品交换和风俗文化的融合,所以每一次的战争同时会成就一些商贸繁荣之地。在秦直道上曾经发生过的无数次战争里,粮食、布匹交,马匹得到交换。铁器、铜器、陶器、缯絮、绢帛、食品、金银器皿、生产工具等北入匈奴地区;骑射技术、生活习俗也慢慢传入了中原地区。 

▼秦直道上的佛窟。

3、一条历史之河

沿青石阶而上,两旁的石壁满是苍凉的痕迹,抬头便可望见孤独立于山顶的亭子,像极了孤独了千年的扶苏。这便是位于陕西省绥德县城内疏属山顶的扶苏墓给人的印象。这位被父亲疼爱、母亲宠爱的真命天子,最终敌不过阴谋,长眠在了自己曾督促修建的秦直道边。

“这个看似是一条荒芜的道路,实则处处都是宝贝,它是一条无与伦比的璀璨的‘珍珠项链’,它上面所串联的每一个‘珍珠’都价值连城。”徐伊丽说。

▼扶苏墓。

秦直道边有一代名将蒙恬求死的阳周古城,落雁昭君的青冢,河间奇女子钩弋夫人之墓,壮观的九层窑洞——午亭子,一心想要攻占长安却被中原文化所吞噬的匈奴单于赫连勃勃所建造的统万城和屯兵的丰林城遗址。

秦直道上有着生、死、战争、权利的故事,也有着民族大义和民族融合的文化精神。行走在震撼苍凉的秦直道上,或许你可以听到从历史传来的11位汉代和亲公主远离家园的叹息;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失败之后,沿秦直道一路快马加鞭逃回汉地的马蹄声;文姬归汉时的喜悦和悲伤的矛盾心声。 

▼午亭子。

在杀人沟的传说里,被谋财害命的秀才的冤魂附身瓷器之上,向县令讲述了自己的被杀害经过,最终县官帮其雪洗了冤仇,这是中国人善恶终有报的信仰;在武家山沟的雨的传说里,钩弋夫人两千年来不断的流泪诉说自己的痛苦和冤屈,这是中国人富有同情心的善良特质。这条直道里有的不光是历史,还有着中国人的善恶观和精神信仰。

“秦直道的终点有汉代麻池古城遗址。中途有古阳周古城,午亭子,上郡银州古城、麟州古城(杨家城)、石峁遗址,还有统万城、周林城遗址,沿途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大型宫殿遗址。古镇、古驿站,古村庄,古庙、古戏楼子、合市、古墓,古长城、烽火台、佛窟等等,不计其数。钩弋夫人墓、黄帝陵、蒙恬墓、扶苏墓、昭君墓、成吉思汗陵等等,都在秦直道周围。”这些便是20年来与徐伊丽始终为伴的秦直道所见证的千年沧桑。

▼秦直道上的佛窟。

悠悠秦直道如何展雄姿?

2008年12月的一天,时任富县文物局局长的陈兰接到当地文保员的电话,电话中文保员告诉陈兰,他了解到青(青岛)兰(兰州)高速将在富县境内桦树沟口经过。接到电话后,陈兰立马赶到现场。当时施工队已经在开始在这里工作,大型的铲车已经开始铲土。陈兰一眼就看出来这绝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遗址,因为遍地都是会被普通人误认为是废砖烂瓦的秦砖汉瓦。为了阻止工程的继续进行,陈兰和文保员等4人坚决躺在了推土机的前面。就是这一“躺”成就了2009年的考古十大发现之一的“陕西富县秦直道遗址”。

413年,一位名叫赫连勃勃的匈奴单于看中了榆林靖边县城北这片“临广泽而带清流”的丰美之地,于是驱役了十五万民众,历时六年修建了自己的都城——统万城。除此之外,他还在延安修建了一座丰林城(故址在延安李渠镇周家湾),以期“统一天下,君临万邦”。20年后,赫连勃勃国灭。1600余年后,统万城这座白城子,带着岁月侵蚀的印记以原始的状态屹立在秦直道旁,丰林城则带着盗洞与当今人类的坟墓为伴。

▼统万城遗址。

“秦直道沿途有许多文物古迹,基本在陕西省内,还是在一种纯原生态的自然环境中自生自灭。”这令徐伊丽感觉到痛心。

秦直道穿越陕西、甘肃、内蒙三个省,长达700多公里,同时还串联着一个庞大的文物古迹群,保护难度也是显而易见的。

据徐伊丽介绍,2006年,内蒙古鄂尔多斯就曾斥数十亿巨资打造了秦直道文化旅游景区,并拍摄了一部影视剧,虽然最终未能播出,但是内蒙古对开发和保护秦直道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同时秦直道虽只在甘肃擦了一个边,但是庆阳却建了一个直道山庄,一直红红火火。陕西对于秦直道保护和利用是从2000年开始的,主要是以民间宣传为主,逐渐引起政府的重视,政府开始大规模的考古研究。各地方政府也逐渐重视起来。如秦直道的起点淳化县,虽说是个贫困县,却早在2008年拿出一百万元修路、建秦直道起点碑等。旬邑早就将秦直道作为旅游景点开发利用了。黄陵县和富县也对秦直道比较重视,也纷纷启动保护利用方案。

▼电影《大秦直道》剧照。

“我认为应在有效保护的前提下合理地开发和利用。大家都认为秦直道体现了一种中国精神和力量,但是却不为人所知,或者说所体现的精神并未在现代社会起到得到弘扬和产生作用,这便是文物保护的一种悲哀。”陈兰说。

谈到秦直道的保护,徐伊丽认为,首先至少要让地方政府重视起来,让秦直道和周边的文物古迹不要再遭受破坏和盗掘。同时她认为应由陕西、甘肃、内蒙各省的文物部门,对在各自省内的秦直道做一个系统的规划,出台保护政策,将秦直道保护立法。她建议将秦直道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这或许是每一位参与秦直道保护者的心声。

▼徐伊丽作品《大秦直道》里的秦直道路线图。

“两千年来,秦直道经历了喧嚣和冷清,经历了富贵和贫瘠、经历了门庭若市的繁华和门可罗雀的孤独,经历了壮丽和衰亡——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北巡车马辚辚、耀武扬威、旌旗蔽日、绵延百里;汉朝的铁骑步兵奔驰而过,杀向匈奴腹地;和亲的公主和归汉的文姬款款而行;闯世界的汉子高唱信天游飘然远去;不同民族的百姓自发地互通有无…… 秦直道曾是那样的显要,那样的壮观,那样的喧闹。然而,世事沧桑、变化无常,就犹如一个妙龄的少女必定会成为一个失去娇美容颜的老妪,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一样。”这是徐伊丽的感叹,也是她对于秦直道保护20年来的奔走与呼号。(本文图片均由徐伊丽提供)

扫描二维码关注人民日报社陕西分社公众号208坊

本文来源于人民日报社陕西分社微信公众号208坊(rmrbsx),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编:王丽、李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