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色矿业香港控股总法林曲坚13年海外经验

企业“走出去”须风险在前效益在后

辛红

2017年11月28日10:26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企业“走出去”须风险在前效益在后

2004年第一次去赞比亚的时候,中国有色集团中色矿业香港控股有限公司总法律顾问林曲坚没有想到,自己会在那里扎下根,而且一扎就是13年。

13年的海外磨砺给他最大的感受是,中国企业到非洲,一定要把风险放在前面,把效益摆在后面。

合规工作“本土化”

2004年10月26日,赞比亚雨季的第一场雨刚过,作为中国有色集团投资谦比希湿法冶炼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湿法公司)的第一批建设者,林曲坚踏上了赞比亚的土地。

那时的赞比亚,生活条件艰苦,通讯设施落后,物资匮乏,林曲坚和同事们顶着重重困难,开始了在非洲大陆的工作和生活。

“赞比亚虽然基础设施比较落后,但是因为曾经属于英殖民地,法律体系比较成熟。”林曲坚介绍说。

作为湿法公司的总法律顾问兼副总经理,合规工作本土化,一直是他的工作重点。“企业走出去必须适应当地环境、符合当地法律规定。我们一开始对赞比亚的法律法规了解不多,碰到事情,容易以中国思维来处理。”林曲坚说。

比如,当地员工偷盗公司财物,开始,公司仅简单地把员工辞退了事。但是当地员工的法律观念很强,一般都会去法院状告公司。林曲坚认真研究了当地的劳动法,调研了当地西方企业的做法,再和当地法律顾问一起,根据公司的具体情况,制定了纪律处分条例,并取得当地工会组织的理解和认可。后来,偷盗财物事件再有发生,一般由公司的赞方人事官根据纪律处分条例进行处理,诉讼因此大大减少。

为了确保公司各项业务合规合法,湿法公司不仅聘请了一名中方律师作为合规负责人,还聘请了赞比亚素有名望的律师事务所作为公司常年法律顾问,大到制度建设、文化融合,小到合同条款、人事招聘,湿法公司都要咨询律师事务所的意见,并由中方合规负责人协调实施,使得合规工作不仅接地气,而且能落地。

如何根据赞比亚的法律制度、风俗文化,因地制宜,培育和强化中赞员工的合规共识,也是合规工作本土化的主要内容。

林曲坚先后组织开展了赞比亚法律知识竞赛、利用橱窗和建立法律合规QQ群等方法来宣传法律知识、风土人情和文化习俗,推进普法教育。与此同时,公司还每年安排部分赞方员工到中国参观学习,加强赞方员工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和认同。

2014年,湿法公司着手编制内控手册,进行全面合规管理。在林曲坚的主导下,湿法公司的内控手册不仅逐条让律师事务所审核把关,还咨询了当地酋长、社区及赞方员工的意见,合规工作有了大幅提升。

记者看到,内控手册从风险评估、企业内部环境、控制活动、控制手段、内控自我评价几个部分详细分解了责任,细化了流程,明晰了控制手段,并特别提到要建立具有特色的海外中资企业的企业文化。

“两国人民有不同的性格特点。”林曲坚解释说,“赞比亚人乐观,一般都按章办事,但是也有的人比较散漫,建厂初期有的员工一开工资就连续几天不上班,连续几天喝酒,钱花没了,再来上班。上班迟到早退更是家常便饭。”对此,公司采取了奖惩并重的方法,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

企业权益“协议化”

2006年,赞比亚移民总局收紧了对外国员工的工作许可证发放,对湿法公司包括总经理在内的绝大部分中方员工发出了限期离境通知,公司的生存成了问题。

紧急关头,林曲坚接手了为中方员工办理工作许可证的工作。他深入了解了赞比亚的移民法、劳动法等相关法律规定,了解到当时在赞比亚投资矿业的中国公司很多只是做矿产贸易,雇佣当地员工很少,而赞比亚失业率居高不下,工会力量非常强大,他认为症结在于没有畅通的沟通机制。

在随后的四个多月时间里,他每周都会驱车上千公里,往返于矿区和首都卢萨卡之间,详尽地向赞比亚移民总局和劳动部官员们汇报湿法公司的投资及雇工情况。移民总局一位副局长去过中国,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印象深刻,对中国比较友好。之后,移民总局召开了听证会,公司详细介绍了投资、税收、当地员工占90%等情况,并请移民总局的官员到厂区考察……

在了解公司真实情况后,赞比亚移民总局收回了限期离境通知,给公司全体中方员工办理了工作许可,并且和公司签订了工作许可框架协议。这意味着,公司的权益协议化了,中方员工工作许可问题在法律层面彻底得到了解决。

据悉,湿法公司是所有在赞企业中第一个签订此类框架协议的中资公司。

为公司争取到税收减免,并被赞比亚财政部以法令的形式确定下来,也是林曲坚努力的结果。

由于湿法公司成立于2004年年底,赞比亚中国经济贸易合作区成立于2007年年初,湿法公司虽然位于经贸合作区内,但并不享受赞比亚政府关于经贸合作区的相关税收减免优惠政策。

林曲坚在深入研究了赞比亚的法律法规后,发现在发展署法案里有一条款“对投资超过1000万美元的投资企业,可以与赞比亚政府谈判额外的鼓励政策”。于是,他多次和当地律师事务所探讨,积极与赞比亚税务总局、发展署、财政部沟通,并邀请上述政府部门到谦比希矿区现场参观考察,有理有节,终于说服了财政部。2010年6月10日,赞比亚财政部以43号法令的形式宣布对湿法公司的企业税进行减免。

得益于此,湿法公司已成为中国有色集团在赞比亚出资企业中的利税大户。

法律工作“效益化”

如何有效融入当地社会,把企业法律工作效益化,是海外总法律顾问面临的另一个工作重点。

林曲坚的经验是要把“有效融入”提升到制度建设层面。比如招聘员工的时候,公司要求90%以上的员工要在当地招聘,这样既满足赞比亚劳动法、移民法的要求,还极大降低了公司的人工成本。

再如,对供应商实行准入制度。任何供应商,都必须提供其公司的注册证书、客户推荐信以及其上一年度的财务审计报告、矿山的采矿权证书等,湿法公司审核通过后,该供应商才取得供货资格。

这些制度的设计及执行,不仅避免了法律风险,还提高了公司效益。湿法公司在执行供应商准入制度之前,公司在当地采购生产原料时,不时有法律纠纷发生,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经济上也造成了不小的损失,执行供应商准入制度以后,基本上杜绝了此类纠纷的发生。

2017年6月1日,由于基特韦和钦柯拉地区的部分中资铜冶炼公司涉嫌采购当地被盗窃的矿石,赞比亚移民局抓捕了31名中国人,酿成一起国际事件,在社会上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湿法公司因为有供应商准入制度,从制度上确保了不会、也不可能去采购来路不明的矿石,丝毫未受此次事件的影响。

“合同管理是企业法律工作效益化的另一体现,湿法公司的所有合同在签署之前,都必须经过严格的法律审核,从程序上保证湿法公司生产经营的合法合规,在法律层面杜绝隐患。”林曲坚说。

去年3月,经过赞比亚13年历练的林曲坚转战刚果(金)。从赞比亚到刚果(金),从英美法系的英语国家到大陆法系的法语国家,公司面临的外部环境更复杂。

刚果(金)原来是比利时殖民地,历经长期战乱,和赞比亚相比,刚果(金)的法制建设不完善。同时,刚果(金)刚加入OHADA(非洲商法协调组织,以下简称非商组织)不久,开始遵从该组织的统一法,而国内对于非商组织的法律实务研究并不太多。

“刚果(金)的法律工作难度更大,挑战更多。”林曲坚仍然信心满怀,“我们已经全面梳理了公司的法律及内控工作,力求公司的所有法律事务都符合OHADA的要求。在非洲这片热土,一定要当好企业走出去的法律尖兵,使法律真正成为企业壮大发展保驾护航的利器。”

记者手记

尽管“走出去”比较早,但中国有色集团抓到的并非是一手“好牌”:优质矿产早已被欧美企业瓜分殆尽,监管环境日趋严格。这几乎是所有中国企业面临的处境。怎么办?中国有色集团总经理张克利总结,用了三招。一是注重顶层设计。自国资委出台法治建设三个“三年目标”和五年法治规划以来,企业借力发力,从总法到位、机构设置到制度建立,保证了千亿境外资产的安全。二是提前预判风险。结合企业战略,进行海外矿产法律风险防范、东道国负面清单等研究,做到知己知彼。三是全程抓风险防范。决策阶段、尽职调查、交易阶段、运营阶段,法律人员全程跟踪。一以贯之,“走出去”近二十年,中国有色全部盈利,自然就不难理解了。

(责编:谷妍、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