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奖工匠能否唤回迷失的工匠文化

阅尽

2017年11月09日09:39  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重奖工匠能否唤回迷失的工匠文化

  这两日,广州市黄埔区的一则新闻引起人们关注。据报道,2017年度“黄埔工匠”评选活动开始启动,获奖者每人将得到60万元的奖金。今后该活动将每年评选一次,每次评选10名,区政府将向“黄埔工匠”授予荣誉称号并颁发证书。同时,黄埔区年度优秀高技能人才住房补贴评选活动也在火热进行,获选者可一次性申领6000元的住房补贴,评选总名额不超1000名。

  在注重物质激励并动辄给豪车、别墅及百万元奖励的当下,60万元的奖金算不上特别耀眼,但作为奖给在基层一线工作,且工资收入不高的“工匠”来说,60万元确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有报道称这创了全国之最,且不论准确与否,说其罕见应不为过。

  重奖工匠凸显出地方政府对“工匠精神”的重视与弘扬。多年来,人们见惯了诸如科技、文化、体育等杰出人才得重奖,但对那些坚守基层岗位,爱岗敬业,刻苦钻研,具有高超技能和技术的人才来说,所获物质奖励却多是象征性的。有的技能高手甚而长期默默无闻,这与我国作为制造业大国的地位明显不符。

  正因为“工匠精神”的普遍性阙如,在相当长时间,中国产品往往被人视为不上档次,甚至是山寨、低劣等产品的代名词。显然,中国要想从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迈进,离开了成千上万秉持“工匠精神”,专注敬业、精益求精,技艺娴熟或身怀绝技的技能型人才,那是不可想象的。或有人问,现今已是数字化、智能化时代,许多生产都靠机器人了,还需要“工匠精神”吗?其实,天上掉不下自动化,任何现代工业都要靠人创造,愈是高科技产品愈需要高技能“工匠”。

  我国历史上原本并不缺乏对工匠精神的传承,诸如发明多种木匠工具的鲁班,建造赵州桥的李春等,可谓名垂千古的“大国工匠”。而许多传统民族品牌,其创立也常与身怀绝技的工匠有关。只是,到了近代这种师徒相传的工匠精神和技艺渐趋淡化以至失传。这不能不说是巨大损失。在中国制造面临向中国创造转型的今天,重提“工匠精神”意义非比寻常。众所周知,德国向以工匠精神而闻名,正因为此,这个仅8000万人口的国家,有世界名牌2000多个。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我国,这方面仍有极大提升空间。

  政府出资重奖基层优秀的技能型人才,这对弘扬“工匠精神”无疑是必要的。对地方政府来说,这也是吸引专业人才,提升本地制造业优势的有力举措。但就社会而言,如何通过制度的创新来构建利于“工匠精神”传承的文化氛围,无疑更为迫切和现实。譬如,如何提高“工匠”社会地位及待遇的问题。虽然目前舆论上重视“工匠精神”,但在许多人眼里,所谓“工匠”其实也就是“打工的”,或者没有根基的“农民工”,纵然其技艺娴熟技能超群,也只能在企业内部受到赏识,到社会上就很难摆脱底层打工者的烙印,更不可能享受社会精英的待遇。

  显然,要想全面提升基层各类技能型人才的地位和待遇,需要有一套系统性的制度,如对广州这样的一线城市来说,无论在落户还是提供廉租房等方面,对那些成绩突出的“工匠”们能否像引进高科技高学历人才那样享受特殊礼遇?收入分配等方面能否也像高技术职称者一样?或至少相当程度体现技术人才的薪酬?总之,要想培养和鼓励更多的“大国工匠”,其社会地位和日常物质待遇的提高都不可少,更不能只是口惠而实不至。

  (作者是本报首席评论员)

(责编:谷妍、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