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纸自述:我期待加入“循环大家庭”

叶含勇、姜刚、李雄鹰、王铭禹、张晟

2017年11月02日14:22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原标题:废纸自述:我期待加入“循环大家庭”

  “跟房子一样,我们也不是用来炒的。”作为一张不被重视的废纸,近期却身价暴涨,这本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然而深知内情的我们却高兴不起来——回收量少、本身品质不高、利用率低等实际情况让我们长期身处资源回收大家庭的“底层”,我们也期待更好地被人类充分利用,发挥我们的价值。
  事情还得从身价暴涨说起。安徽省一家长期经营再生资源回收的企业副总裁陈祥生日前表示,今年废纸价格已突破3000元/吨,而去年仅1400-1500元/吨,废纸价格暴涨一倍。
  中国纸业网统计,今年9月废纸价格为2960元/吨,去年同期价格只有1240元/吨,上涨幅度达到139%。
  身价暴涨让我们受到人类的追捧,据说很多造纸企业很早就开始从各地收购我们;市场上的硬纸箱更是被抢购到“断货”,从最底层到变身金凤凰,华丽的转身,几乎让我们飘飘然。冷静下来以后,我们知道,身价高涨并不是因为我们的价值变大了,而是撞了大运:
  原来,今年8月中国环保部发布的新版《进口废物管理目录》,已将未经分拣的废纸从限制进口调整为禁止进口,回收(废碎)纸及纸板被列入“禁入名单”。正是这一措施,直接导致国外同行减少,我们少了竞争对手,我们的价值才得以高涨。
  知道真相后,我们一度很沮丧。这种由外部力量“助推”而导致的价格上涨,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假如中国再次开放废纸进口,我们还得回到过去无人问津的尴尬境地。
  无论怎样,在“幸福”背后,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希望:中国政府的措施越来越在企业家当中产生警醒作用,未来,我们作为再生资源大家庭中的一份子,将会得到更多重视。
  要实现这一宏伟目标,我们还是要总结经验教训,改变自身现状。首先,与国外同行相比,我们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环境能源所工程师李鹏梅分析认为,国内废纸的原料纤维成分低,一般很难用于生产高档纸和纸板。
  其次,我们的存在状态比较分散。正如人类所言,“团结就是力量”,没有畅通集中的回收体系,我们的规模效益很难被发挥出来。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都觉得中国中部地区一家再生资源公司的负责人分析到位:
  一是在正规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企业之外,还有数量庞大的小作坊,他们没有环保设施,有的不开票、不交税,能以比较高的回收价格把正规企业挤出去,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二是有关部门并没有出台权威标准,如废纸回收的标准、下游厂家验收废纸的标准等,各个环节在实际操作上都有较大的随意性,需要尽快加以规范。
  三是行业缺少支持,以前的废纸木浆含量还比较高,现在质量差了,外面还裹了一层塑料,回收利用的难度加大。
  “尝到甜头后,再要回到以前的苦日子,谁都不愿意。”最近的身价上涨,我们感受到了被人类尊重,被需要。但我们深知不会一直被上帝眷顾。果不其然,最近中国就有部分人类建议:要适当微调废纸进口相关政策,相关管理部门应该研究制定合规标准,允许达标废纸进入中国市场。 
  我们觉得,李鹏梅的建议非常好:要尽快完善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体系,加强对废纸回收企业的监管,建立统一的分类、回收标准,推动废纸回收向规范化、标准化、规模化发展。
  此外,浙江经济职业技术学院殷宝庆副教授也非常“够意思”,替我们说话:他建议中国政府、行业协会以及企业共同努力,推动资源循环利用产业突破原来仅在产业链末端发展的限制,并在模式、技术等各方面积极创新,以充分发挥循环经济在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实现绿色发展等方面的重要作用。

(责编:谷妍、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