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青楼”是不是有太多误会?

2017年09月14日09:08  来源:红网
 
原标题:我们对“青楼”是不是有太多误会?

  近日,安徽省安庆市市区保护性建筑名录中,将安庆师大菱湖校区的近代建筑国立安徽大学教职工宿舍楼称为“安徽大学青楼”,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安庆师大拟就“安徽大学青楼”的命名进行交涉;而安庆市历史文化名城管理办公室则回应称:希望大家不拘小节,对一个建筑的名称,“别想多了”。(9月13日《北京晨报》)

  “青楼”终究只是一个名字。常言道:“心中有佛,所见皆佛。”一个人对事物的感想,皆来自于内心的态度。恐怕,人们认为“青楼”不妥的原因,不在于“青楼”本身的词义如何,而在于人们内心已将“青楼”二字和不雅场所划上了等号。或许,我们应该想一想,我们对“青楼”是不是有太多的误会?

  其实,“青楼”的本意指的是豪华精致的雅舍,有时候则是豪门大户的代称,并非我们所熟知的烟花场所。例如,王昌龄在《青楼曲二首》中,有“驰道杨花满御沟,红妆缦绾上青楼”。邵谒在《塞女行》中,有“青楼富家女,才生便有主”。“青楼”刚出现时,可以说是一个非常“纯净”的词藻。可随着时代变迁,到了宋元时期,烟花之地为了“附庸风雅”,硬是盗用“青楼”为名,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一个刻板的印象。清代袁枚在《随园诗话》中也指出:“今以妓院为青楼,实是误矣。”如今,将一间有历史意义的教职工宿舍冠上青楼之名,从好的方面看,也有让“青楼”回归风雅的作用。

  当然,如此误会也不仅限于“青楼”。我们在古装电视剧中常看到的“怡红院”也是如此。怡红院是名著《红楼梦》的中的一处主景观,也是贾宝玉的住所,名字则出自于“怡红快绿”。如此风雅的名字,想不到也因为烟花之地的“牵强附会”,而变成了风月场所的代名词。现今,全国上下已经没有了这样的腐化场所,我们让这些风雅名字回归本意,难道不好吗?当下,对词汇选配的纠结,是将误会继续延伸下去的表现,想必这不是我们广大文化和教育工作者所乐见的吧?

  当然,给历史建筑命名,使用者的意见非常重要,毕竟“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如今,有部分安庆师大的师生对此反应强烈,其根本原因恐怕不在于名字不好听,而在于命名者没有充分顾及师生们的意愿。同时,安庆市历史文化名城管理办公室的一句“不拘小节”,对学校的师生来说,敷衍的意味太重了,这也不是一个政府部门走“群众路线”的表现。

  不妨化解误会,引导人们用正面的眼光看待“青楼”二字,鼓励师生用积极的作为改善刻板的印象。只有形成“此青楼彼青楼”的舆论氛围,对“国立安徽大学教职工宿舍楼”的负面影响才能真正完全地消失。

  文/石立群

为家乡鼓劲 为陕西点赞

 

(责编:谷妍、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