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贪污公款后外逃,一逃就是15年。15年间,每逢重大节日,薛汇丰都会和同事在嫌疑人家附近蹲守——

追逃,从未停止

2017年09月14日09:08  来源:检察日报
 
原标题:追逃,从未停止

  薛韬到案后被检方提审

  近日,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法院作出判决,被告人薛韬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20万元;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

  一审宣判后,薛韬没有上诉,目前判决已生效。

  一逃便是15年

  2016年6月21日,常州市新北区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薛汇丰接到苏州警方通知:网上追逃人员薛韬在苏州市行窃时被抓获。薛汇丰当日赶往苏州。第一眼见到戴手铐的薛韬时,他以为警方抓错了人。面前这人脸脏兮兮的,头发乱糟糟的,神态木讷,俨然一个流浪汉模样,与曾经的“白面书生”判若两人。薛汇丰问了对方基本信息,才确定这个人就是潜逃了15年的薛韬。

  薛韬,1971年1月出生在江苏省常州市天宁区一个工人家庭,高中毕业后进入某全国重点高校常州分校(以下简称常州分校)后勤部门工作。他勤恳踏实为人谦和,领导同事都称他“薛老师”。常州分校有68间店面房出租给外界开店,2001年1月初,薛韬经手收取店面房租金及押金,每月经手数十万元。校财务处不要求薛韬每月上缴所收租金,只要年底结账缴清即可。

  当时,薛韬刚结婚成家,婚房需还贷,经济紧张,他便打起了手头公款的主意。他将32万元公款投到股市,一年亏损了12万元。眼看年底财务催缴公款,薛韬极度焦虑。2001年12月26日,他接到学校财务处电话,指令他于2002年元旦前上缴全部公款。

  想到自己根本没能力偿还这12万元,他作出了一个决定:12月28日一早去股市,将个人账户19.8万元的股票全部抛售提现,加上手头公款共计25万元,拿上这笔钱去看看大千世界。当日,他没跟家人打招呼,骑上了自己的那辆电动自行车一路南逃。这一逃,便是15年。

  年复一年的蹲守

  2001年12月30日下午,临近下班时间,常州市新北区检察院反贪局值班人员薛汇丰接到常州分校举报电话:我校职员薛韬携巨额公款出逃。薛韬一案是薛汇丰第一次主办案件,他当即和同事赶往常州分校。薛韬办公室遍地狼藉,到处是凌乱的租赁合同、收条、单据。连续8天,薛汇丰和同事挨户寻找近百名租赁人并制作笔录,收取相关书证,最终确定了薛韬的犯罪事实:薛韬共收取店面房租金、押金84万余元,已上交财务47万余元,未上缴部分37.9万元。立案后,薛韬被列入网上追逃名单。

  案发后,薛汇丰多次到薛韬家庭住所及其可能出现的地点走访蹲点。每逢重大节日,薛汇丰都带领法警在薛韬家附近蹲守,每年大年夜蹲守到午夜。12点后,他会敲开薛韬家门进去查看。次数多了,薛韬父母看见他就像看见老熟人一般:“哦,你又来啦,他没回来哦,一点音讯都没有。我们也盼他回来呢,他要是回来了,就是蹲在监狱里,我们心里也踏实了呢!”

  15年间,因清网行动相关规定,有关部门分别在2010年、2012年两次提出终止侦查薛韬案,撤回网上追逃手续。对此薛汇丰据理力争:没有任何迹象及证据证明薛韬已死亡,只要他还活着,就要继续追踪。新北区检察院两次向公安机关提交公函:“终止侦查法定依据不充分,继续对薛韬进行网上追逃。”

  上千页证据材料指控犯罪

  归案后,薛韬述说了自己15年的逃亡生活。15年前他逃往苏州,不敢找工作、不敢租房、不敢给家里打电话,怕暴露信息被抓到。白天,他游荡在苏州的大街小巷,晚上则钻进了苏州古巷中的小浴室。他说在苏州的前五六年,虽然每天都很惶恐,但自己的吃喝穿戴却不曾将就,直到25万元的公款被花光,眼看连浴室都快住不起的时候他找到了自己谋生的方法:在高速公路路口当向导带路。为了这份工作,薛韬开始仔细研究记忆苏州地图。几年下来,他俨然一个地道的“苏州通”“活地图”,哪条老街古巷叫什么,哪个单位在哪条马路,甚至郊区小镇的小企业他都了如指掌,带路从不出错,还能说一口流利的苏州方言。生意好时一天能挣几百元,不好时则分文没有,没钱时他过夜的地方就是各大桥洞。当他父母看到他的近照时,他们笃定地说:“这小老头肯定不是我们的儿子,你们肯定抓错人了!”

  15年过去,案发单位常州分校的原经手人有些已退休,为案件证据复核增加了难度。薛汇丰带领办案组辗转公安、工商、税务、银行、证券公司等部门协查100余人次,询问证人80余人次,在学校档案室陈年灰尘上留下无数足迹,最终形成定案证据材料上千页,保证了诉讼程序顺利进行。2016年11月17日,常州市新北区检察院以薛韬构成挪用公款罪、贪污罪向法院提起公诉。(纪萍 朱红霞)

(责编:左瑞、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