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麻将馆娱乐还是赌博 游走在“边缘地带”管理起来“有点难”

2017年08月27日11:06  来源:三秦都市报
 
原标题:街头麻将馆 娱乐还是赌博

   街头的棋牌室 本报记者李宗华摄

  不论是在小区内,还是一些临街门面,总能见到麻将馆的存在,甚至很多的茶秀也成为了几个好友相聚“交流”牌技的场所。对于熟悉麻将馆和茶秀的市民来说,如今这些场所内,“雀友”相互之间除了切磋牌技之外,下注的金额也越来越大,一场麻将打下来,输钱少则三五百元,有的多则两三千元,甚至更多。

  据不完全统计,有些麻将馆老板每月收取的费用高到1万多元,甚至2至3万元。如此情形下的麻将行为,俨然已经构成涉嫌赌博,可令人奇怪的是,麻将馆似乎越来越多,成了“边缘地带”,究竟存何原因?

  麻将下注额 10年翻了20倍

  今年46岁的老方算是“雀友”大军中的一员,对打麻将的喜好,在周围朋友间算是出了名的“铁腿”。

  老方是一家企业的职员,每天下班后,在回家之前有一项“必需”完成的任务。老方所完成的任务就是“回家之前,一定要到家附近的麻将馆过过瘾。”“有时候是过眼瘾,有时候是过手瘾。”老方说,自十七八岁起,就与麻将相识。闲来无事时,他便在路边看人打麻将,自学成才,猜牌、听牌样样有诀窍,还懂得察言观色揣摩上下家的心思,默记出牌情况,精于舍牌。此后,他沉迷其中,一日不打麻将就浑身不得劲。

  最疯狂时,老方一个周末要在麻将馆内打4场牌,一场牌按照4至5个小时来计算,周末约有20个小时左右在麻将馆内度过。从2015年起,老方发现,如今不论是和朋友之间找个茶秀切磋牌技,还是在楼下麻将馆内一决高下,大家打牌下注的金额越来越大,自己每月的工资真有点撑不出。

  “早在10年前,麻将馆内打麻将主要是以一元、三元为主,渐渐的涨价到了三元、五元,到后来每局下注的金额10元、30元,有时自己也玩的更大一些,每局下注的金额为50元、100元。”老方介绍,一场牌下来输掉千元都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如今的打法也比之前有所变化,从打坐庄的麻将,到谁放胡谁付钱,在10年期间,打法也变化了五六次之多。最早之前,一场麻将100元足够了,可现在麻将馆内,稍微大点的一场牌也要2000元输赢。

  麻将馆老板月收入轻松超万元

  近日,三秦都市报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记者发现,茶秀类的,主要是以几位相熟朋友之间的打牌居多,打牌规则也各有不同。麻将每局输赢大小都是由几人商议决定,每人先分得相同的筹码,其中一人输完筹码后,根据手中的筹码相互结算,随后重新挑选座位,这种打法俗称为“打锅”。茶秀包间一般按照买断进行收费,因为茶秀环境档次不同,收费金额大多在100元至200元左右,打牌时间主要是以下午和晚上居多。

  在小区内,很多老年人也是“雀友”一族,他们之间喜欢相聚打麻将的地点多为车棚或小区内的活动中心或棋牌室,但金额并不大,多以一二块或二四块为主。老年人之间打牌的时间主要是以下午1点至5点为主。收费金额按照每人3元至5元不等。

  还有一种可以供“雀友”打牌的就是麻将馆。在记者调查的结果看来,麻将馆多存在小区附近,有的是在居民住宅楼内的一层,有的则是在小区附近的门面房内。根据记者观察,麻将馆内打牌的大小也有所不同。记者在建国路附近的一家麻将馆内看到,“雀友”之间的下注金额,从5元、10元至20元、40元不等。因下注的金额不等,麻将馆老板收费的金额也不等,20元、40元的,“一锅”一般为400元至500元,老板按照每人10元收取,一桌收取40元。根据记者观察,一般下午场4个小时就可以打“3锅”至“4锅”,记者粗略估算,一张桌子就能收120元至160元左右。

  按照下午、夜间二场计算,一个麻将馆二张桌子二场都坐满,一天就要收入500元左右,加之几张下注较小的麻将桌,一天下来起码有600元左右的毛收入。根据记者的粗略推算,每月也该有万元左右。

  “自由麻将”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根据“雀友”介绍,从今年年初开始,在西安大街小巷出现了一种新式的棋牌室,它们以“来去自由、散客拼桌、随上随下、随赢随走”为招牌的“自由麻将”吸引了很多“雀友”。一时间跟风开张的“自由麻将馆”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这种“自由打、速度快、抽头多”的新式麻将也引发了市民间的争议,有人认为这是休闲娱乐新玩法,也有人质疑这种棋牌室“以娱乐休闲为名、行赌博渔利之实”。

  近日,记者来到位于西安南郊一家自由棋牌室,大厅里摆放了几张麻将机,每桌都有人正在“酣战”,记者以“不懂玩法”为借口,站在其中一桌边上“观战”。所谓的“自由麻将”,就是“雀友”先到服务台买筹码卡片,随后陌生人自由凑桌组合,即便是一个人也可以由老板找人陪你“娱乐”,规则是谁放胡谁付钱,或是一家自摸,三家掏钱,每一局自摸的赢家都要支付“台费”。“台费”的金额由所玩金额大小决定。据玩家介绍,最大的可玩到200元、400元每局,每局台费100元。一个自摸炸弹100元台费,如果一个小时内出现4至5个自摸炸弹,连续玩上三四个小时,收取的台费就达到1000多元。

  记者观察发现,由于是机器洗牌,再加上规则简单,因此每局牌时间非常短,最短的一两分钟就胡牌了。由于这种玩法速度很快,每局输赢少则几十元,多则上百元。据一位牌友介绍,按这种玩法,一晚上玩下来,输赢金额也很吓人。记者随后对别的自由棋牌室走访后发现,其规则基本相同。

  根据记者多方了解,西安警方目前也注意到了此类问题,对此类麻将馆的整治和管理上非常严格,要求经营者和玩家不能超越“赌博”红线。目前,很多此类麻将馆已经处于停歇状态,但仍有人在利益驱使下“违规操作”。

  麻将馆是正常娱乐还是赌博

  在麻将馆乱象中,市民对公安部门的期待最大,希望公安部门能够取缔一些麻将馆。但相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出执法难度很大。

  娱乐和赌博究竟如何区分呢?记者查询到,在《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中,以营利为目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聚众赌博”:(一)组织3人以上赌博,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5000元以上的;(二)组织3人以上赌博,赌资数额累计达到5万元以上的;(三)组织3人以上赌博,参赌人数累计达到20人以上。

  麻将馆的存在,引发噪声扰民、家庭不和、打架斗殴,也可能由此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危害更多人。究其原因,是高额利润使然。

  记者了解到,目前西安市大多数棋牌室都属于“无证经营”,但正因有利可图,麻将馆遍布小区、大街小巷,而其带来的社会问题不容小觑,今年4月莲湖区检察院就批捕了这样一起案件。

  在此,民警也提醒大家,为了自身、家人和他人的正常生活和人身安全,请参加健康有益的文化娱乐活动,自觉抵制赌博等各类违法犯罪活动。同时提醒棋牌室经营者,不要心存侥幸,涉嫌赌博犯罪,否则将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本报记者谢斌

(责编:任志慧、雷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