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拟扩大举债和支出 财政前景堪忧

2017年08月01日08:37  来源:经济参考报
 
原标题:日本拟扩大举债和支出 财政前景堪忧

  据外媒报道,由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急于扭转当前支持率危机,或将调整近年的财政政策,扩大支出刺激经济。专家警告称,此举可能加剧日本财政失衡状况,给经济稳定埋下隐患。

  据日经新闻社日前报道,日本执政党自民党为拉抬支持度,可能放弃所谓2020年实现财政盈余的目标。据悉,政府可能搁置五年来的减债政策,在2018财年加发公债以扩大公共支出。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带领的内阁自2012年主政以来,一直力图达成经济增长及财政重建的双重目标。由于税收增速比支出快,新公债发行额连续五年减少。但现在税收开始减少,各方要求政府加发公债,以扩张支出的呼声不断上升。

  据悉,财政省计划将2018年度社会保障预算增加额从6300亿日元降至5000亿日元,遭到自民党内部相关议员批评。2016和2017年度预算规模大致都与上年度相当。除了社会保障支出逐步下滑,研发预算项也被封顶,引发各界不满。民间组成的经济与财政政策协会一再向财务省建议,为促进经济成长,暂时加发公债并无问题。

  安倍日前也公开表示,不排除加发“教育公债”来支持教育投资。

  日本税收近期下降,业界对政府通过发债筹资扩大支出的期待增加。日本财务省7月份公布的2016年度一般会计决算数据显示,2016年度日本税收为55.4686万亿日元,比上年度减少1.5%,时隔7年出现税收下降。

  数据显示,2016年度法人税、消费税和所得税三大税种收入均较2015年度出现下降。其中,法人税比上一年度减少4.6%至10.3289万亿日元,消费税总计17.2281万亿日元,所得税为17.6111万亿日元,均比上年度减少1.1%。2016年度预算税收预计为57.6万亿日元,而目前税收比当初预计减少了约2.1万亿日元。

  从2016年度决算整体情况来看,由于还有财政支出剩余费用、支付国债利息等费用尚未使用,收支相减后还有3743亿日元的盈余。这部分盈余将有一半以上用于偿还国债,剩余部分将作为今后补充预算的财源。

  《日本经济新闻》指出,税收下降将影响政府的财政运营。因为在税收下降的情况下,要维持相同的财政支出规模,只能依靠增税或者增发赤字国债,增加财政支出的自由度会降低。而目前日本的现状是社会保障、公用事业、农业等各领域的财政支出压力都可能增加。

  日本媒体普遍认为,2016年度国家税收下降暴露出“安倍经济学”的局限性。日本2010年度至2015年度税收连续6年上升,安倍政权一直把企业业绩恢复带来的税收增加作为“安倍经济学”的成果来宣传。如今税收跌破上一年度水平,或许意味着“安倍经济学”遭遇天花板。

  长期处于高债务压力下的日本,如果继续扩大举债和支出,不论是经济政策还是财务状况都受到担忧。

  在7月份召开的日本经济同友会夏季研讨会上,经济界高层集体“炮轰”安倍政府的财政政策。随着支持率持续走低,各界放大对安倍政权的批评。

  为期两天的研讨会涉及日本政府债务、社会保障费用等多个话题。对政府新提出的下调国内生产总值(GDP)与政府债务比例这一财政目标,商船三井会长武藤光一指出:“这意思是只要GDP能增加,多借点债也行。这个指标只顾眼前,目光太短浅。”

  根据日本财务省5月10日发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3月底,包括国债、贷款和政府短期证券在内的日本政府债务达1071.56万亿日元,创历史新高,意味着日本面临超长周期的偿债压力。

  与会者对安倍政权依托社保支出拉拢高龄选民的政策也表达不满。日产汽车董事志贺俊之说,社会保障费用压迫财政支出,导致“对研究、教育等面向未来的投资受到挤压,欠缺平衡”。东京海上集团会长隅修三批判称:“政府必须要提出,把消费税率提高到10%以上,但却不敢提。政治没有摆脱高龄民主(老年人的意见过度地反映到政治中)。”

  日本经济同友会是日本三大经济团体之一,会员包括诸多在经济界颇有影响力的日大型企业高层。同样在7月份,经济同友会代表干事小林喜光在记者会上批判安倍政权,称自民党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惨败,“原因很明显,在经过4年半后,东京都民众开始意识到安倍施政方式十分强硬,想要尝试改变政治”。

(责编:任志慧、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