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蕃古道 跨越千年(足迹·古道)

本报记者 柴秋实

2017年05月20日07:5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唐蕃古道 跨越千年(足迹·古道)

  在甘肃省临洮县,曾经的古道已被现代公路所取代。边国鹏摄

  临洮县的秦长城烽燧。资料图片

  在甘肃省临洮县,曾经的古道已被现代公路所取代。边国鹏摄

  公元641年,文成公主挥泪告别了都城长安,告别了她浪漫多彩的少女时代,勇敢地走上了通往雪域西藏的人生之旅。

  过咸阳,入陇原,送亲队伍走上一条3000多公里的蜿蜒古道,这正是“唐蕃古道”。它起自长安(今陕西西安),途经甘肃、青海至逻些(今西藏拉萨),整个古道横贯中国西部,跨越举世闻名的世界屋脊,连通了中国西南的友好邻邦,因此又有“丝绸南路”之称。

  千余年前,因为一场盛大的婚礼而得以发展延续的古道,如今又成为许多考古工作者和现代旅游者追寻的热点。

  从甘肃省兰州市出发,驱车沿着高速公路一路向南,记者来到90多公里外的定西市临洮县,去寻找曾经的古道留下的痕迹。春夏交接之际,黄土漫天的陇原也多了绿意,蔚蓝的天空下,一片片才冒出簇簇嫩芽的麦田,正昂着头享受着清风的抚摸。

  “唐代的陇西郡治狄道,位于今天的临洮县,这里是唐蕃古道的要冲。”定西市文史研究会的工作人员介绍,据《唐蕃古道》一书统计:唐贞观以来的200多年间,唐蕃使者来往达190多次,其中70多次从狄道经过。青藏高原自古关山阻隔,自成一体,但这条通藏的古道将大量中原文化,包括手工制艺和天文历算等知识带入西藏,带来了汉藏文化的大交融,乃至大繁荣。

  “自从贵主和亲后,一半胡风似汉家。”从唐代岭南诗人陈陶的言语中,不难感受到汉藏融合之深。当时吐蕃人为了防护皮肤,减轻风沙吹袭,素以赭色糖质物涂面,而且以此为美。然而文成公主却不喜此风俗,于是松赞干布下令禁止“赭面”。有趣的是,由于双方来往的频繁,这种习俗却传到了长安,风靡一时。白居易《时世妆》诗云:“元和妆梳君记起,髻椎面赭非华风。”

  在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联姻成功后,又一位汉家公主——金城公主再次嫁入吐蕃。据《旧唐书·吐蕃传》记载,面对迎娶金城公主的吐蕃使者,唐王朝的接待方式也颇为别致:“中宗宴之于苑内毬场,命驸马都尉杨慎交与吐蕃使打毬,中宗率侍臣观之。”

  1000多年来,无论是商贾车队熙来攘往,抑或是战火纷飞旌旗猎猎,唐蕃古道几乎湮灭在时光里。重走古道,却也再难寻觅到曾经的“羊肠小道猴子路,云梯溜索独木桥”。从唐蕃古道,到青藏公路,再到青藏铁路,以及如今四通八达的公路航空系统,悠悠岁月间,沧海桑田巨变。

  “骑行给了我放慢生活的机会,面对黄土高坡、青藏高原、默默的玛尼石,我可以摆脱浮躁,学着静静地思考。”小南是一个自行车骑行爱好者,这个初夏,她和朋友们从西安出发,想要沿着曾经的唐蕃古道骑行至拉萨。

  “这条古道总能给人神秘浪漫的想象。”在临洮稍作休息的小南笑着说,1000多年前,文成公主进藏成婚的队伍,就曾在这儿驻驿憩息。“所以,这条线路也是颇受户外运动爱好者欢迎的线路。”小南说。

  时光荏苒,唐蕃古道的遗迹已很难再被寻觅,文成公主漫漫西行路上的迷茫、悲伤、欣喜和感动也都随风而逝,唯有山水依旧,在春秋更迭、暑去寒来的轮回中,默默地讲述着那些往事。

  小贴士

  怎么去:自驾游可以从陕西西安出发,经甘肃兰州,过青海西宁、玉树,到西藏拉萨,夏秋是最佳出行时间。

  看什么:陕西秦始皇陵,西安古城墙,甘肃麦积山石窟,青海湖,西藏纳木错,拉萨布达拉宫,大昭寺等。

  吃什么:沿路以藏餐和川菜为主,面食较多,推荐油泼裤带面、兰州牛肉面、酥油茶、青稞酒、手抓羊肉、酸奶等特色餐饮。

(责编:谷妍、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