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空型”虚假陈述也应赔偿

2017年05月08日10:10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诱空型”虚假陈述也应赔偿

证券市场虚假陈述是资本市场最常见的欺诈行为,由此引发的案件也是证券民事赔偿诉讼中最为常见的案件类型,最高人民法院曾为此专门制定《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若干规定》),极大方便了各级法院对此类案件的审理。《法制日报》记者在近日参加由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承办的中国证券法学研究会2017年年会上,采访了对此颇有研究的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樊健及其他专家。樊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称,《若干规定》存在着一项缺陷,即仅规定“诱多型”虚假陈述,而对“诱空型”虚假陈述没有明确和具体的规定,由此产生了一些不良后果。

“诱空”也是虚假陈述

于2003年2月1日起施行的《若干规定》虽只有37条,但却是证券专家学者经过长期研究才得以出炉的司法解释,解决了法院审理证券虚假陈述引发民事诉讼遇到的各种难题。

樊健认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诉讼赔偿有“诱多型”造成的损失也有“诱空型”造成的损失,按《若干规定》原则规定,投资者皆可就此提起民事诉讼。但从损失认定等方面看,《若干规定》只规定了“诱多型”虚假陈述的民事责任,而对于“诱空型”虚假陈述没有作出规定。

所谓“诱多型”虚假陈述,是指“虚假陈述者故意违背事实真相发布虚假的利多消息,或者隐瞒实质性的利空消息不予公布或不及时公布,而使投资者在股价处于相对高位时,进行‘投资’追涨的行为”。

相反的,“诱空型”虚假陈述,是指“虚假陈述者发布虚假的利空消息,或者隐瞒实质性的利好消息不予公布或不及时公布,使得投资者在股价向下运行或者相对低位时卖出股票,在虚假陈述被揭露或者被更正后股价又上涨而投资者遭受损失的行为。”

对于虚假陈述的这种分类,也得到其他许多学者认同。在李国光、贾纬所著的《证券市场虚假陈述民事赔偿制度》一书中就有对于“诱空型”虚假陈述的界定。

至于《若干规定》仅规定“诱多型”虚假陈述,李国光认为其主要原因是,当时证券市场发生的虚假陈述均表现为“诱多型”。此外,在技术方面未找到同时设计两类因果关系条文的方法。

无“诱空”规定致索赔难

樊健分析说,《若干规定》本身并不限制投资者基于“诱空型”虚假陈述而提出民事诉讼,只要投资者因虚假陈述行为受损皆可提起诉讼。但是,由于《若干规定》规定不明,虚假陈述行为人往往会以《若干规定》没有规定“诱空型”虚假陈述而认为投资者的索赔无法律依据。

例如,在黄其安与宝安鸿基地产集团股份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的上诉案件中,鸿基公司就主张其虚假陈述行为不属于《若干规定》约束及调整范畴。本案鸿基公司的行为隐瞒了实质性的利好消息未予公布,属诱空虚假陈述。但鸿基公司就认为黄其安要求其赔偿损失没有法律依据。

樊健在其获得证券法学研究会评定的一等奖学术论文——《我国证券市场“诱空型”虚假陈述民事责任研究》中介绍,也有学者认为最高法院司法解释的规定,在“诱空型”虚假陈述的情形下,投资者不能索赔。但实践中,投资者提起这类诉讼,法院也受理了,结果确实不尽如人意。

知名证券律师、江苏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近年,法院已经判决几例“诱空型”案件,例如:彩虹精化、华闻传媒、新中基等,股民均败诉。

司法解释亟待完善

樊健称,由于《若干规定》对“诱空型”虚假陈述缺乏明确而具体规定,导致在司法实践中法院对于此类虚假陈述的审理,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和裁判标准。

厉健认为,因为“诱空型”司法解释至今没有出台,法院往往套用“诱多型”司法解释来判,导致裁判理由很牵强,不能服众。

正是由于《若干规定》没有具体规定认定和计算损失的方法,致使可能获得赔偿的投资者没有获得赔偿,或者使得不该承担赔偿责任的行为人承担了责任。

樊健建议尽早出台有关“诱空型”虚假陈述的司法解释。记者 周芬棉

(责编:谷妍、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