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缘’ 不了情”系列报道之一

春去春又回陈忠实或将叶落白鹿原

文/图 记者 雷县鸿

2017年04月26日09:35  来源:西安日报
 
原标题:春去春又回陈忠实或将叶落白鹿原

陈忠实当年创作《白鹿原》的房间陈设依旧。

29日就是著名作家陈忠实逝世一周年的日子了。报纸、网络、微信上,作家、诗人和广大文学爱好者纷纷撰文写诗纪念这位当代著名作家。在他的老家灞桥区西蒋村,一拨又一拨的人前往陈忠实的旧居瞻仰他曾经创作《白鹿原》的地方。大家用不同的方式表达对陈忠实的崇敬之情。

据了解,陈忠实或将安葬于老家——西安市灞桥区西蒋村,而灞桥区则计划为陈忠实建一处纪念场所,现已有初步方案。斯人已逝,但他的《白鹿原》、生他养他的白鹿原依然留存于世间,这也许就是文学的力量,用陈忠实的话说:“文学依然神圣”。

追思陈忠实读书活动、在报纸网络上发文赋诗纪念,陕西省作协将举办纪念陈忠实逝世一周年座谈会……在临近陈忠实逝世一周年之际,社会各界人士以自己的方式,纪念这位当代著名的作家。人们也关心陈忠实最终会叶落白鹿原,还是长眠于哪处风景秀丽的公共墓园?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安葬地点基本确定在陈忠实的旧居附近,前期的规划等工作正在有序推进。在这春光四溢的季节里纪念陈忠实,即是向老人和他的《白鹿原》致敬,也是向神圣的文学虔诚膜拜。

陈忠实将“回”到原下

2016年4月29日,陈忠实因病在西安去世。2017年4月25日,西安下起了雨,通往陈忠实老家灞桥区西蒋村的道路车少人稀,两旁的行道树和庄稼果树郁郁葱葱。走进陈忠实旧居,院里的树木依然挺拔茁壮,因为没有人居住的缘故,有小草长了出来。在他曾居住的上房西边的屋子里,当年当桌子用来写《白鹿原》的小圆饭桌摆放在屋子中间,沙发、书柜和书柜上陈忠实的照片依旧在,窗前的书桌上摆放着稿纸、眼镜、陈忠实和朋友的合影等物品,只是斯人已逝,让整个院子显得格外寂静。

陈忠实的侄儿陈一说:“这些家具摆放得跟以前一样,他当年就是在这里写《白鹿原》的。写作很累人,天热的时候,他会到后边的地下室乘凉休息。记得地刚分到户的时候,我娘(注:即陈忠实先生的夫人)他们的地都还在村里,二爸经常回来种地,还帮人收割庄稼碾麦子,从不喊叫累。他说男人再累都要搁到心里,不能说出来。”

此前有媒体报道,4月29日将在西蒋村举行一场民间纪念活动,得到很多单位和读者的积极响应。“后来活动取消了,我娘担心来得人太多,而我二爸生前就是个低调不爱张扬的人。另外我二爸还没有安葬,到旧居来做活动也不太合适,老人的意见我们要尊重。”陈一告诉记者,“最近特别是星期六、星期天来村里的人特别多,有些还是从外地来的,大家都想看看我二爸当年写《白鹿原》的地方。原先也考虑把他的旧居向大家开放,现在也暂时不做了,希望大家能理解。”

时间过去即将一年了,老人最后叶落何处呢?陈一告诉记者,在陈忠实去世后不久,就有几家单位联系他们,主动提出为陈忠实做纪念园或纪念馆的策划,或者为老人安葬提供场所,但一直都没有定,“我二爸走的时候没有留下遗言,但我娘的意思还是想回到老家来。”

省作协副主席朱鸿表示:“为陈先生这个事我们也一直和有关方面在联系沟通。陈忠实先生和他的作品可以说是留给陕西的一大文化遗产,我呼吁能为陈忠实先生建设一个纪念馆或纪念园,在人们想念他的时候可以去看看。”

记者从灞桥区文体旅游局了解到,该区将为陈忠实建一处纪念性质的场所,现已有初步方案。对于建设地点,该局有关工作人员表示:“应该在陈忠实的旧居附近,这也是他家里人的意思。”

纪念是因为热爱和敬重

“手持烟卷的人,隐身江湖/用文字垒砌苦命的行程/遗落在乡间的桃花/提及一年没有归来的人/我有说不出的痛……”这是署名为荒原子的作者在媒体刊发的纪念陈忠实逝世一周年的诗歌《春天的怀念》中的一部分。荒原子告诉记者:“陈忠实老师是我非常崇敬的一位大作家,他的《白鹿原》等作品我读了好多遍。今年清明节期间,我创作了几首纪念陈忠实老师的诗歌,希望通过诗歌写出陈忠实老师的精神风范,表达我内心对老人的敬仰和怀念。”

《小说评论》副主编邢小利日前参加了在咸阳举行的纪念文坛巨星陈忠实逝世一周年追思暨读书会,许多文学爱好者闻讯纷纷前往参与。在会上,邢小利作了《陈忠实和读书》的发言,和与会者分享了有关陈忠实读书的故事。邢小利告诉记者:“我撰写的《陈忠实年谱》最近出版了,是在以前的基础上增添了许多新收集的资料,让整个年谱更加详细完整,希望能为研究陈忠实先生的人提供更加完备的资料。”

陕西省作协创联部主任王晓渭告诉记者,在4月28日,陕西省作协也将举办纪念陈忠实的座谈会。在这特别的日子里,社会各界人士用自己的方式,纪念陈忠实,表达他们对老人的崇敬怀念之情。

他是位伟大的作家

“尽管时间过去快一年了,但各界人士仍对陈先生充满了敬爱之情”朱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语调缓慢沉重,难掩悲伤之情,他表示,“也许当代还有比《白鹿原》更好的文学作品,但和陈忠实先生接触过的人,都会感到他有一种道德的力量。陈忠实的文化基础相对薄弱,这是一个事实,但他最终写出了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作品之一,这是他在文学创作上奋不顾身努力的结果,这一点难能可贵,我们凡是搞文学创作的人,都应该学习陈忠实这种视文学创作为生命的精神,陈忠实在文学艺术上,有不断追求的勇气,他称之为一种剥离,即修正陈旧的艺术观念以求创新,这种对文学艺术的执着态度同样难能可贵。陈忠实先生的人格魅力让人倾倒,他总是以德报德,对己严格,对人宽容。陈忠实是一位伟大的作家,在和他的日常生活与工作的交往中,让人往往忽略了他的伟大,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越来越感觉到他的伟大之处。作协过几天要开一个纪念陈忠实的座谈会,我觉得写个文章比发言更好,我正准备写一个《陈忠实一年记》,以后还要再写《陈忠实二年记》《陈忠实三年记》……平时说起或想起他这个人,总是让人悲伤难过,他的离去,对陕西乃至全国文学界都是一大损失,可以说在全世界都有影响,他的人格和作品,都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标杆,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责编:邓楠、雷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