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者家庭的期盼:帮我把娃找回来钱都给你

记者 李勇钢 文/图

2017年03月20日09:51  来源:华商报
 
原标题:失踪者家庭的期盼

  经常有一些人忽然消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当事家庭除了苦寻苦等,似乎别无选择

  案例显示,公安部门和救助站若能联网,家属寻亲可少跑很多冤枉路;国内已有城市这样做,西安能借鉴吗

  现实生活当中,有一些人忽然从亲人的视线中消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警方称这个群体为“走失人口”,而民间则称之为“失踪者”。

  这些“失踪者”如今到底在哪里?这是每一个有人口失踪家庭都急切关心的话题,但答案似乎一直遥遥无期。

  3月18日,周至人惠雅丽通过当地微信平台发了一条《弟弟你在哪里?咱妈眼睛都哭瞎了》的帖子。文章称29岁的弟弟惠刚刚2015年2月外出打工后,至今没有任何消息。父亲思儿心切成疾去世,母亲整日以泪洗面、多次欲寻短见……目前,该文章的阅读量已经超过10万+。

  今年2月底,陕西千阳人齐岁乾在当地微信平台上也发了一条类似信息,称自己的侄子张峰2004年离家出走,十三年来音讯全无。信息称,张峰的父亲、67岁的张宝贤如今重病卧床,苦盼着能与儿子见最后一面。

  华商报记者在梳理这两条信息时发现,其实惠刚刚和张峰的故事并非个案。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网站上目前有登记的陕西失踪人口为300多人,其中西安地区约30人。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华商报记者,能上网录入信息的仅仅是很少的一部分家属。

  华商报记者采访中发现,相对于失踪儿童的社会关注度极高,成年人失踪后能寻找回来的几率并不是很高,许多家庭除了度日如年的等待,似乎别无其他选择。

  帮我把娃找回来 这些钱都给你

  每次提及儿子吴东升,出生于1955年的礼泉县农妇吴贵云就会失声痛哭。

  吴贵云是家里的独女,和入赘的丈夫李克锋一共有三个孩子,吴东升是老二,出生于1982年。吴东升初中毕业后先是去了西安打工,后来去烹饪学校学了厨艺,先后在西安的一些单位和酒店打工。

  2008年年初,26岁的吴东升和邻村一女子结婚了,但很快在半年后又离婚了。吴贵云曾经问过儿子原因,儿子说感情不和,然后不愿再多说。

  离婚后吴东升有时候外出打工,有时候回家帮父母务苹果。一家人的日子虽然不是很宽裕,倒也过得去。依照吴贵云的计划,准备等儿子从这段失败的婚姻中走出来后,再谈婚嫁的事。

  吴东升离开家的日子是2008年10月底的一天。吴贵云至今记得那年的冬天来得早、也很冷,十月底就已经落雪了。儿子说自己想出去打工,吴贵云很小心地问他想去哪里,他说就在咸阳市附近,还有两个同学一起。结果儿子离开家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吴贵云去找平时和儿子关系要好的同村青年打听,都说吴东升没有和他们联系。

  儿子两个月没有打电话,吴贵云还想着儿子可能不好意思给家里打电话。但很快半年过去了,吴东升依旧没有和家里联系,吴贵云和老伴这才着急了。他们一边向当地派出所报案,一边打印了大量的寻人启事在咸阳市一条条街道张贴,希望好心人能提供儿子的信息。

  儿子的信息一条都没有,却招来了一群骗子。骗子们隔三差五地变着花样给吴家打电话,说自己知道吴东升的消息,让吴家人赶快给某某银行卡里打钱。由于此前在派出所报案时,警察提醒过他们要防止上当受骗,所以吴家只上当过一次,被骗走了300元。

  2009年初,有一段时间吴贵云总是做噩梦,梦见儿子被害了。醒来后她哭得一塌糊涂,发誓儿子即便是已经不在人世,也要见到尸体。有一段时间,吴贵云和咸阳市殡仪馆取得联系,说如果有无名尸体送来,最好通知自己去辨认一下。殡仪馆的人很同情她的遭遇,所以每次遇到无名尸体时都会给她打电话。吴贵云说那些年她查看了几十具无名尸体,都不是自己的儿子。从此后她又觉得儿子应该还活在这个世上。

  大约是在2011年夏天,已经三年多没有消息的吴东升突然给家里打来一个电话,他告诉母亲说自己在新疆修公路。结果就说了一句话,电话就挂断了。再怎么打也打不过去。吴贵云说她清楚地听到电话那头有老太太说话的声音,还有小孩的哭闹声。吴贵云还把那次的情况给当地警方做了汇报,但后来一直没有结果。

  2013年秋天,村里一个在外打工的人对吴贵云说,他在西安南郊好像见过吴东升,但没来得及说话,就找不到人了。这如同在浩渺的大海抓住了一根稻草,吴贵云拿着家里仅有的一张存折找到这人说,我这大半辈子就攒了七千块钱,如果你能帮我把娃找回来,这些钱都给你。也不知道村里人所说的是真是假,反正吴东升至今一直没有音讯。

  父亲李克锋说为了印证这位村民的话,他多次去西安在小寨一带转悠了一个月,都没有见到儿子。

(责编:邓楠、雷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