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判决,四种执行算法,该信哪个?”

打了6年才赢了官司,执行10年,当事人至今仍未领全执行款

2017年03月16日09:49  来源:华商报
 
原标题:“一份判决,四种执行算法,该信哪个?”

  一场买卖合同纠纷官司,市民刘德才打了6年赢了官司,执行10年却未领全执行款。蹊跷的是,判决已生效,当事双方也无异议,然而在执行阶段法院却提出了不同的算法,使执行一再搁置。

  审了6年终于赢了官司

  3月14日,华商报记者见到了65岁的刘德才,他说,为了这场官司花费15年光阴,光打官司的材料已有厚厚一沓。

  刘德才介绍,2001年,他和陕西某机械工程公司因为设备买卖及租赁合同发生纠纷,经过宝鸡市渭滨区法院、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长达6年4次庭审(一审、二审、再审、终审),2006年7月,宝鸡中院作出(2006)宝市中法监终字第008号裁定,维持了渭滨区法院(2005)宝渭法民再字第1号判决书,机械公司欠刘德才租赁费96万元,刘德才欠机械公司设备款50万余元,加上执行费,相互抵账,机械公司再向刘德才支付47万余元。

  二审赢了后,刘德才向渭滨法院缴纳了执行费25300元申请执行,因为机械公司无偿还能力,法院2003年3月27日给刘德才发了《债权凭证》(2002号)。

  执行款到账 利息没有了

  官司赢了后,刘德才向法院申请,将机械公司另一名股东追加为被执行人,2015年7月20日,渭滨法院又重新立案。刘德才说,渭滨法院只给算了47万元(本金)执行费,没算其他利息。

  案卷笔录显示,2015年8月3日此案召开听证会,被执行人称不愿意参加,法院算多少钱,就给刘德才多少钱。

  2015年8月6日,由于急着付农民工工资,刘德才先领了被执行人付的50万元(执行费和本金)。领到本金后,同时对法院无故抹去利息不满,反映无果。

  算账期间,渭滨法院未按终审判决执行,而是指令被执行人重新算账递交法院,刘德才同意被执行人的算账金额79万元,但法院不同意,于是案子又搁置了。

  根据刘德才提供的现场录音,一名疑似渭滨法院领导称,“他不接受,他这官司打了15年了,不接受让撇着去,再等15年,让他见阎王去!”

  四种执行算法 该信哪个

  无奈之下,刘德才向宝鸡中院提起申诉,同年11月立案,组成合议庭召开审委会,认为算账确实有瑕疵,责令渭滨法院重新复核,并将结果送到中院。根据案卷记录,同一时间内,渭滨法院两名法官分别算出连本带息101万和160万,被执行人在未算滞纳金的情况下算出79万,加上之前47万余元的本金算法,共出现了四种执行算法。中院看到四种算法后,派专人指令渭滨法院合理、和谐解决此事,但两级法院至今无结果。

  华商报记者在刘德才提供的农行汇款单看到,2015年7月30日,这名股东以现金存入的形式,向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涉案资金专户存入50万元。今年3月14日,被执行人称,当年确实让公司财务人员向法院的账户存入了这笔钱。对于利息的事,被执行人让记者问法院去。

  刘德才说:“一份判决,四种执行算法,该信哪个?”他要求法院依法按照终审判决执行,不能随意变更已生效的法律文书,支付本金的同时,还要偿还十余年来本金产生的利息。

  3月15日,宝鸡市渭滨区法院执行局相关人员介绍,刘德才一案法院是依法执行,关于利息,刘德才如果有争议,可继续反映。 (记者 丁瑜)

  6月5日前

  川陕路南段

  大中型货车禁行

  3月16日-6月5日,川陕路南段禁止大中型货运车辆通行。

  为保障川陕路综合管廊工程顺利施工及道路交通安全,宝鸡市住房和城市建设局、宝鸡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联合下发《通告》,3月16日-6月5日,川陕路南段(川陕路与清姜路口至川陕路与连霍高速清姜出口段)禁止大中型货运车辆(悬挂黄色号牌)通行。允许大中型货运车辆在交通平峰期从清姜路、广元南路、川陕路北段绕行,交通高峰期 (7:30-9:00、17:00-20:00),此类车辆禁止通行。请过往车辆和广大司乘人员自觉遵守,服从现场人员管理。(记者 张超)

(责编:邓楠、雷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