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观察:喧嚣旅游潮中能否还原丽江古城

2017年03月09日09:45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喧嚣旅游潮中能否还原丽江古城

  夜晚,丽江古城游人如织。

  早晨,丽江古城宁静清幽。

  今年春节期间,丽江旅游火爆。大年初二23:15,丽江古城的实时人数为57824人。

  据丽江市假日办的数据,2017年春节黄金周,丽江市共接待海内外游客58.96万人次,与2016年同期接待海内外游客39.86万人次的数据相比,增长了47.92%。

  今年是丽江古城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第20年。自1997年申遗成功以来,旅游人数逐年增加的同时,丽江也不断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从原住民外迁、传统文化保护危机四伏,到旅游安全、欺客宰客、古城该不该收维护费等,批评和质疑之声源源不断。

  云南大学西南边疆少数民族研究中心研究员桂榕指出,20年来,丽江古城已由生活型城市转变为旅游商业城市。当旅游移民达到相当规模,甚至替换了遗产地的原住民时,往往会引发遗产地的文化危机与移民管理等诸多问题。

  “探索解决民族文化遗产保护与旅游移民经济诉求之间的矛盾冲突,是丽江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桂榕说。

  旅游移民也有保护古城文化的责任

  2月28日,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以下简称“古管局”)向社会公布了丽江古城经营项目听证会报告,并称,项目清单将提交丽江市人民政府审定公布后实施。

  丽江古城十和院客栈老板李东翰是最早报名参加听证会的人。“我支持古城设立准入清单。”他说,“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地,古城文化味越重越有利于吸引高质量游客。”

  清单显示,未来古城内最鼓励经营的是丽江民族文化传承活动、东巴纸、纳西服饰、手工纺织品加工制作传承展示销售,文化传承人、手工艺人开馆授艺等。歌舞厅、网吧、电子玩具拟禁止经营。

  虽然听证会上各方代表都发表了不同意见,但大家都认为“对经营者予以指导,对管理者规范管理提供依据,有章可循,是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模式之一”。

  事实上,早在2003年,丽江就对古城商业经营活动进行规范限制,实施“准营证”制度;2006年,古管局编制了《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传统商业文化保护管理专项规划》,把没有民族文化特色的商铺迁出古城,并原则上不再审批外地人新的经营项目。

  丽江古城自1997年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后,大量外地人进入大研古城居住、经商、开客栈,逐渐替换了原住民,成为古城的主要居留者,有的还将户口迁到了丽江。这些旅游移民被称为“新丽江人”。

  当地人认为,丽江古城发展到今天,得益于“新丽江人”的投资。但遗憾的是,许多“新丽江人”仍然是以赚钱为目的,对丽江本土文化的认同缺乏主动性和积极性,也缺乏社区主人翁意识。一些经营者曾直言不讳地表示:“学习纳西语言和文化是挺好的,但我们的经营对象不是当地人而是外地游客。”

  “旅游使古城重新形成了商业繁荣的景象,但旅游所引发的人口置换必然伴随着文化的置换。”桂榕说,“外来的经营者与游客共同制造了以符号消费为特征的后现代旅游消费文化,纳西族活态民俗文化被逐渐消解。”

  “如何在一个以旅游移民为主的社区,巩固和展现地方民族特色及其文化生命力,如何引导、塑造新丽江人的社会责任意识,是大研古城社会管理与世界文化遗产保护所面临的难题。”她说。

  为此,古管局、古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大研街道办事处等机构做了一些探索性的工作。如成立联合工会,为困难经营户子女提供助学金、帮助解决移民家庭子女的入托入学等问题。同时开办纳西母语传习班、教授纳西歌舞打跳、进行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培训;在古城区中小学实施纳西母语进校园,让旅游移民子女影响和带动父母重视纳西语言的学习。

  “新移民依赖丽江的本土文化来创业,就有责任去保护它珍惜它。”云南省社科院研究员、知名纳西族学者杨福泉认为,过去外来的移民在把自己民族的文化传入丽江的同时,也努力学习纳西人的语言、习俗礼仪等文化,他们和本地纳西人一起,创造了如今举世瞩目的丽江古城这个世界文化遗产。

  “今天新丽江人借助‘世界文化遗产’这块牌子获得了收益,就有义务和责任恪守世界遗产地的规矩,入乡随俗,呵护丽江。”杨福泉说。

  坚守古城,对原住民是一条艰辛的路

  在丽江古城现文巷一户人家大门的台阶上,和奶奶的鸡豆粉已经卖了七八年。当地人都知道,和奶奶卖的这一丽江传统小吃,是最正宗最好吃的,虽然她的小食摊非常小,不起眼。

  如今,在大研古城,像和奶奶这样的当地人越来越少了。

  “丽江古城非物质文化保护的难点是如何留住古城的原住民,让他们心甘情愿住在古城,而不是仅仅要求他们尽保护古城的各种义务和责任。”杨福泉说。

  为了留住原住民,从2003年开始,古管局每年安排近300万元用于古城居民生活补助发放;通过给予一定的税费减免,扶持原住民开展民族文化经营活动;收回的公房以公租房形式租给无住房或住房困难的纳西族居民;原住民房屋修复给予一定比例的补贴。但是,出于生活便利和经济收益的考虑,大多数原住民还是逐步搬离了古城。大研街道办事处的数据显示,2003年至今,古城的核心区,基本完成了“人口置换”。

  而要在波涛汹涌的旅游大潮前,坚守在古城,对原住民来说是是一条艰辛的路。

  位于五一街文生巷7号的恒裕公民居博物馆主人李君兴就是其中之一。

  李君兴是李氏家族的第13代传人,因在家中排行老六被古城人叫做“阿六叔”。

  李家一门曾四中举皆从教,被称为丽江古城第一教育世家。其先辈曾参与创办丽江雪山书院和文庙,在100多年前创办了“恒裕公”商号,成为丽江古城的一个大家族。

  恒裕公百年老宅的天井,是鹅卵石铺成的精美吉祥图案,四角是寓意吉祥的蝙蝠,中间是铜钱。这个铜钱代表的是家族营商的理念:“钱”是最不值钱的东西,所以要踩在脚下。铜钱图案的正中间有一块突出地面的石头叫“绊脚石”。家族每年都会在一个特殊的日子,带着孩子走过“绊脚石”,踩踩铜钱,以此提醒他们,对金钱要取之有道,不能掉进钱眼里去。

  这一家训,书写了李氏家族几代人为保护老宅不同的故事:

  在历次运动中,阿六叔的爷爷都冒着巨大的危险,想尽一切办法保住了老宅;1978年,一个德国人想用500万德国马克购买老宅被拒后,提出用10万人民币购买正厅六合门的雕花,也遭到了阿六叔父亲的拒绝;2000年以来,看上这套老宅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带着支票、拿着现金一波一波地来到老宅,最高的开价到1.3亿元,都被阿六叔一一拒绝了。

  “祖房祖业不能卖,这是规矩”。长辈的一句话,使得几百年来,在丽江经商的五大家族中,“恒裕公”是目前唯一还保留祖宅、还有后人居住着的老字号。

  坚守是孤独的。

  当左邻右舍都将房屋出租了,搬走了的时候,阿六叔却在家门口靠卖粑粑和米线支撑着一个家,有时,甚至连买菜的钱都没有;当兄长们被熟人朋友甚至地方领导施加的压力所迫,同意出租时,仅有阿六叔一个人还在坚持。

  在阿六叔备受煎熬之时,一名台湾商人帮助他从台湾集资100多万元,对老宅院进行了维修和整理,挽救了老宅不被出租和出售。3年后,阿六叔把自己的房子抵押给银行,用贷款继续维护着老宅,并成立了丽江古城私立民居博物馆,供游客参观。

  2015年,古管局在了解了恒裕公百年老宅多年坚守的困难后,拨付20万元用于老宅的保护修缮。现在,恒裕公民居博物馆纳入丽江古城传统民族文化的保护工作,古管局每年拨付经费予以保护。

  今年春节期间,每天有3万多人次来到恒裕公民居博物馆,阿六叔穿着对襟汉服,彬彬有礼地接待着四方游客。他站在有“铜钱”的天井里,向客人介绍恒裕公,他说,“文化遗产是无价的”。

  纳西文化的保护传承还得依靠本民族文化持有者

  晚上9点,大研古城光义街现文巷28号院里,穿着羊皮袄的和闰元静静地坐在桌前阅读。当有客人进来好奇地参观时,他便迎上前去,向客人介绍这里是“纳西象形文字绘画体验馆”。

  在这个280平方米的院落里,展示着纳西文化传人的艺术精品,包括纳西象形文字、东巴绘画、东巴木雕、传统手工陶器、东巴刺绣等。

  体验馆从去年9月开馆以来,已经接待了2万多名游客。他们跟着和闰元等东巴老师,免费学习纳西象形文字。

  出生于丽江大东乡一个农民家庭的和闰元,得到过多位东巴画师的指点,也曾师从老东巴和国华研习东巴文字,并用现代技法将东巴象形文字艺术化。他的画被许多收藏家和企业收藏。

  体验馆所使用的院落,是由古城区免费提供的公房,以扶持和闰元等纳西文化传人。

  “我们这里每天的人气挺旺,但真正购买文化产品的游客不多。”和闰元说,游客们更喜欢买披肩、包包、小饰品等旅游商品,对艺术品没有强烈的消费需求。“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我们很难维持”。

  但是作为一个公益场所,和闰元认为体验馆存在的意义就是让游客了解纳西文化,加深对丽江的印象。体验馆卖得最好的商品是《纳西象形文字实用注解》,不少人学习之后都会买下这本字典。“虽然它不赚钱,但却是一种文化普及。”和闰元说。

  位于古城新义街积善巷63号的丽江民俗文化院落“纳西人家”,也是由古城区免费提供的一处公房。这里展示的是纳西婚俗东巴婚礼。

  走进纳西人家,“主人”和育苗端上鸡豆汁、纳西蜜饯、纳西喜饼等小吃,她说:“松针、黄果蜜饯的味道,就是我们纳西人的味道,在结婚、过年时,阿妈都要用松针铺地、用黄果做蜜饯、用炭火烤喜饼。”

  和育苗是从丽江石鼓镇走出来的纳西族女孩,在云南民族村工作的那段时间,让她意识到自己民族文化的重要性。之后,她回到丽江,一边做导游一边学习东巴文化,随老东巴阅读典籍,并在纳西族聚居村寨作田野调查。在帮助一对客人策划了一场东巴婚礼之后,她创办了丽江喜鹤婚庆公司,专门举办东巴婚礼。为此,她创新了纳西族妇女的传统服饰,设计出了白色、红色的纳西婚纱,公司设计的“纳西爱神木偶”、“东巴婚礼证书”等获得了4项专利。随着事业的稳步发展,公司被列为古城区传统知识产权保护示范单位。从去年6月进入古城纳西人家文化院落至今,他们已承接了近40场东巴婚礼。

  “旅游解构了本土文化,丽江被打上了‘艳遇’的符号,但在纳西语中是没有离婚这个词的。”和育苗说,纳西婚俗有跨火盆、踢马鞍、喝糖水、梳头发、授钥匙,有八盘四碗的纳西喜宴,有载歌载舞的打跳。而最重要的则是由东巴用五行线把新人的手系在一起,寓意着两人的灵魂捆在了一起,永不分开。“只有经历了东巴传统婚礼,才懂‘执子之手便要白首’”。

  由于大量的原住民搬迁,古城里已看不到纳西婚丧嫁娶的习俗,为此,纳西人家每周二、六的上午10:30~11:00,都要在古城定期展示传统东巴婚礼。

  如今,包括恒裕公民居博物馆、 纳西象形文字绘画体验馆、纳西人家等17个文化景点都是免费参观的,游客在购买古城维护费的时候,会领到一份标注着这些文化景点的古城游览图,其中还有建于清末的雪山书院,中国著名历史学家方国瑜故居,《则天女皇》作者、纳西族著名作家王丕震纪念馆,制作东巴纸的“手道丽江”民间手工艺术馆等。

  目前,丽江古城已逐步收回了古城内政府直管公房铺面的使用权和经营权,用于传统民族文化的保护;同时,完成了299户传统民居、236个院落的恢复性修缮;还对本土作者、艺术人才给予资助,出版了96套关于丽江古城的作品,50多套民族音乐光碟。

  “在古城纳西原住民主体被旅游移民置换与古城旅游符号化不可逆转的背景下,古城的原住民文化特色更多是通过纳西传统工艺、音乐、服饰、饮食、节庆活动等旅游商业模式和旅游景观来呈现。”桂榕认为,说到底,少数民族文化的保护传承还得依靠本民族文化持有者。(张文凌文并摄)

(责编:左瑞、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