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保护令”能有效保障法官人身安全吗

谢洋 蒋正春

2017年02月21日09:28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史上最强保护令”能有效保障法官人身安全吗

  广西陆川县退休法官傅明生遇害的阴云尚未散去,2月17日,江苏省沭阳县人民法院法官周龙又被人开车故意撞倒,并蓄意行凶。经过医院全力抢救,周龙才得以脱离生命危险。

  从湖北十堰4名法官被刀捅伤,到北京马彩云法官被离婚当事人射杀,再到罹难的广西傅明生法官和如今的沭阳法官周龙,一连串侵犯伤害法官的恶性事件的发生,在引发人们愤怒和震惊的同时,也使法官的人身安全问题一时间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在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看来,尽管每起针对法官的恶性伤害案背后都有不同的具体原因,但至少反映出这样一个事实:法官职业没有得到基本的理解和尊重,而司法的功能与民众的期待有较大的差距。

  “法官的职业性质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广西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黄祖合说,在大多数案件中,法官一旦作出裁判,总有一方满意,另一方不满意,只要法官是秉着一颗公心依法作出裁判,哪怕结果不能让自己十分满意,当事人都应当予以尊重。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建伟注意到一个现象,现在发生一些法官权益受侵害的案件,一部分人了解一些案情后首先会认为,是不是法官裁判案件不公,当事人投告无门才去实施报复,甚至有些网民为杀人者叫好。

  “人们会有这样的反应,说明司法公信力没有很好地建立,整个社会对司法的认同存在一定问题。”张建伟说,在一个司法公信力高、法官权威性强的社会,当事人能够比较理性地看待败诉,更多从自身角度出发寻找败诉原因。

  洪道德认为,伤害法官案件频频发生,也与当下社会戾气比较重有关。有的人在网上过多地宣传我国司法制度的不足,不利于树立公民对法律的信仰。在他看来,司法的权威、司法的公信力需要大家一起维护。

  傅明生法官遇害事件发生后,最高人民法院高度重视,迅速采取强有力措施。今年2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人民法院落实〈保护司法人员依法履行法定职责规定〉的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进一步健全完善法官、审判辅助人员依法履行法定职责保护机制,被称为“史上最强”的法官人身安全保护令。

  《办法》共二十四条,涉及免受干预、免责机制、救济渠道、公正考核、安全保障、休假权利、薪酬保障等内容,是对2016年颁布的《保护司法人员依法履行法定职责的规定》的细化和落实。《办法》除了明确法官依法办案不受外部干预、要求不得安排法官从事超出法定职责范围的事务、规定了法官受到非法处理、处分时的救济渠道和救济方式外,还进一步强化了对法官及其近亲属人身权益的保护措施。

  张建伟教授认为,新出台的《办法》,在司法人员的人身安全、居住安全、隐私安全等方面有明显的细化,比如对偷窥、偷拍、窃听、散布法官或其近亲属隐私的行为人,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等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于侵犯司法人员人身安全的行为,像跟踪、骚扰等也有明确规定。

  “这种细化和具体化,很明显是一种进步。一些过去没有明确规定的东西,现在也都有了新的规定。”张建伟举例说,比如当事人当着司法人员的面说知道对方的家在哪里、孩子在哪里上学,不停地进行跟踪、骚扰,过去并没有将其作为对司法权干扰的一种严重行为,公安机关在处理时也不愿提供有力保障。新出台的《办法》则明确,因依法履行法定职责,当法官本人或其近亲属遭遇恐吓威胁、滋事骚扰、跟踪尾随,或者人身、财产、住所受到侵害、毁损的,可要求其所在人民法院及时采取保护措施,并商请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办法》不但能对司法人员起到一定的精神抚慰作用,很大程度上也能解决司法人员的后顾之忧。”张建伟说。

  黄祖合表示,傅明生法官遇害案发生后,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办法》,广西壮族自治区也随之成立了法官权益保护委员会,这些都反映了相关部门高度重视保障法官的安全和尊严。《办法》要发挥实效,关键在于落实,基层部门要将规定加以细化,形成可操作、便实行的细则。

  在南宁市江南区人民法院民庭法官丘理看来,《办法》的出台对基层法官而言是一大利好,但法官不能把“保护”当成“伞”,而应将制度上的保障转化为更加专业的为民司法。在办理具体案件的过程中,法官要不断提高职业精神素养以及识别风险、化解矛盾的能力。比如实践中案件会涉及事实争议,而事实需要证据进行还原,在当事人法律意识不强、证据收集能力较差,证据反映出来的事实和客观事实可能严重不符时,法官应多进行一些实地走访、调查,以确保每一个案件有理有据、有法可依。

  张建伟建议说,在出台“最强保护令”的同时,还应对侵害司法人员的暴徒从重惩处,对社会释放出信号,对司法人员的侵犯是不被容许的,要为这类犯罪行为付出高昂的代价,从而在社会上起到震慑作用。

(责编:谷妍、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