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现象绝非简单的违法用工问题

2016年11月24日16:43  来源:东方网
 
原标题:童工现象绝非简单的违法用工问题

新闻读后,内心沉重。因为我在30多年打工生涯中,见到过许多童工。特别是在服装厂,由于工作强度相对较轻,技术含量相对较低,企业雇佣童工现象一直难绝。我曾多次举报过企业雇佣童工现象,但我发现,企业雇佣童工现象并未减少。

从我的实际了解,发现对于这些童工的管理,企业采取不登记、不签订合同、不用身份证等对策,在企业员工名单中查不到这些童工。如果遇到执法部门检查,企业会让童工立即离开厂,暂时躲避一下,等检查人走了,再回来上班。

企业这样做,当然需要得到童工的密切配合。童工之所以积极配合,是因为他们不想被查到,否则,就要面对遣返回家的命运。如此,他们回家后还得重新寻找工作,继续童工生活。与其这样来回折腾,不如在一个企业安稳工作。

可见,童工不但具有很强的隐蔽性,更为重要的是,童工自身愿意从事童工,至少,大部分童工不是被强迫的(父母强迫未成年孩子打工毕竟是少数,童工不愿意进企业打工,企业也很难强制),而是自愿到企业打工。这两点原因是童工难绝的关键因素,尤其是第二个原因“童工自身愿意从事童工”,是童工难绝的真正内因所在。

说“童工自身愿意从事童工”,不是为家长和企业推责,而是强调童工难绝的深层次原因。这就要问,童工为何自身愿意从事童工?有人会说,是因为贫穷。表面看确实如此,可是,从我了解的现实看,并非如此。贫穷只是“童工自身愿意从事童工”的表象,在表象后面其实是对读书改变命运失去信心。

这里的失去信心,并非说童工的父母不知道读书改变命运的重要性,而是对孩子考取大学、特别是重点大学的可能性失去信心。众所周知,城乡教育资源配置严重不均,作为贫困家庭的孩子,童工就算上学,自小接受的教育就与城市孩子有差距,在应试教育大环境下,高考也以分数论成败。在此现实下,农村孩子考取大学的几率自然没有城市孩子高,考取重点大学的几率更低。既然上学考取大学希望不大,考取重点大学希望渺茫,而且上大学还要每年上万元费用,不如让孩子早早下来打工。这是童工家长的自然选择,此时,如果孩子也愿意下来打工,那就是水到渠成之事了。

童工现象绝非简单的违法用工问题,背后深层次原因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根治童工现象,强化用工执法,惩处违法用工企业,谴责童工家长,都难以治本。只有让童工沐浴在教育公平的阳光下,让农民对读书改变命运有信心,才能让童工父母坚定地支持孩子读书,让童工自身选择读书,而非打工。(孙维国 桑怡)

(责编:左瑞、王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