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大学生"被实习"分拣快递 劳动力忒廉价了!

2016年11月21日15:08  来源:人民网-陕西频道
 

少数职校究竟是“心太大”还是“胆儿太肥”?

说起来是少数职校,闹出的被实习丑闻却是司空见惯的话题。

早在5年前,河南信阳就曾有职校组织过1500多名学建筑、语言文学、艺术、护理等专业的学生去富士康拧螺丝。近年来,尤其是寒暑假,职校生被实习的故事,从无禁绝。仅以眼下为例:四川汽车职业技术学院汽车制造等专业的学生,被安排到安徽合肥某电视生产厂车间实习;山东庆云云天职业学院强制高二学生到北京参加实习……但若考量这前赴后继的被实习闹剧,最终几乎都是以遣返和批评了事【详细】

不少职校特别是民办职校,并没有真正按国家关于职校生实习的相关规定执行,而是打着“定岗实习”的幌子,把实习的中职生当成了廉价劳动力,当成了摇钱树,肆意剥削学生的劳动价值。

学校以学分相逼、淡化学生权益换来报酬颇丰的劳务费

有媒体爆料,一些职校与实习企业“合谋”取利,学校每送来一名“学生工”,用工单位就奉上金额不等的劳务费,甚至按学生工的劳动收益给学校提成。因此,每一次廉价“实习生”的报道,都会引起轩然大波,并引发公众的口诛笔伐。有些职校在学生刚入学时,就以实习分数相逼迫,迫不及待地要挟学生参加实习,当然,学校也会故意淡化、模糊学校保护学生权益的权责、义务。【详细】

“被实习”败坏了职教的道德基础

相关法律法规概括式、模糊化让一些职校钻了空子

连连曝出的“廉价实习生”闹剧,集中放大了职业教育固有的管理缺陷。现阶段,一揽子针对职教的法律法规,更多还是概括式、模糊化的,而不是列举式、具体化的。以“顶岗实习”为例,既有规定只是笼统地强调“要专业相关”,而并没有列出不同专业实习时的“适用岗位清单”。在这种背景下,某些职业学校出于利己主义的考虑,势必会倾向于用“实习生资源”去换取最大化的收益。

极度廉价的职教实习生,一方面构成了对学生们严重剥削,另一方面给职校带来了极大的“灰色收益”。

长久以来,某些企业绕过市场化的人力雇佣渠道,通过和职校主事者私下勾兑的方式来获得劳力,已然引发了一连串的恶果。

其不仅严重扰乱了正常的劳动力定价秩序,也败坏了职业教育的道德基石。

现实中,职业教育素来以工具价值、技术指向为主线,然而随着各类“实习丑闻”的频频曝出,我们或许更应该反思,该如何重建职业教育的人文性与道德性基础?这至少意味着,在平等的、相互尊重的校园氛围内,学生们可以拥有合理表达关切、理性争取权利的机会,而不是总是被强迫着,接受充当廉价劳力的结果。【详细】

惩治“被实习”必须加大严查重罚力度

被实习乱象久拖难决,甚至几乎成了破窗效应,说到底,并不是缺制度、少规定,而是罚单过轻、违法违规的“性价比”昭然

蛇打七寸。解决被实习问题,治本之计在于祭出“停招”等罚单,以一票否决的大手笔遏止连绵不绝的行业乱象。此外要做的,还有两点:一是严查违法违规实习背后的潜规则,以贪腐寻租的敏感,监督每起校园弊案。二是加大对实习单位的劳动监察,发现违法违规实习,要连带性对企业罚出经济上的“痛觉”。

法治社会,实习不能沦为“卖猪仔”的游戏。在教育部门对实习学校“舐犊情深”的时候,还是请纪检监察、劳动监察等部门早日介入,拿出停招罚单伺候被实习乱象吧。【详细】 

(责编:谷妍、邓  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