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石雕大师叶品勇:一刀一笔皆景语 一凿一刻均情话

2016年10月13日10:0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青田石雕大师叶品勇:一刀一笔皆景语 一凿一刻均情话

“有石美如玉、青田天下雄。因材施雕琢,人巧夺天工。”青田石雕历史悠久、底蕴深厚。千百年来,石雕匠人们凭借着一刀一凿,精雕细刻,在传承和创新中,刻画石雕的艺术传奇。

今年48岁的叶品勇,从事青田石雕创作已有二十余载,花鸟虫鱼、亭台楼宇、山光水色等青田石雕传统雕刻技艺对于叶品勇来说,早已得心应手。但是,“不安分”的他却不满足于此。在习得前辈雕刻技艺的基础上,叶品勇还一直在追求石雕的创新,力图将情、景、境与原石完美地融合。

“我这个人雕东西和别人不一样,我有自己独特的想法。”叶品勇表示,石雕不只是对于前辈技艺的简单传承,更需要每一代石雕人的创新。

以创新之笔刻石雕之形

青田石雕历史源远流长,最早可追溯至6000年前的“菘泽文化”时期。凭借着一刀一凿,石雕艺人根据石材的特点展开构思,因材施艺,依色取俏,有“在石头上绣花”之美誉。

和大多数青田人一样,叶品勇一出生就和石头联系在了一起——他的父亲是青田石雕合作社的一名雕刻师,他和哥哥姐姐都是看着石头长大的。初中毕业,叶品勇正式进入了石雕行业,而大哥叶品然则扮演起了老师的角色。早年的学习主要侧重临摹,哥哥做好胚,他负责修,在慢慢悟出一些门路后,他设立了工作室“石秀苑”,开始了自己的创作。

叶品勇一直醉心于石雕创作中,在石雕作品《丰收》的创作中,叶品勇采用双面雕刻的技法,镂空难度高,布局更是需要苦心经营。为了完成这件作品,整整六个月,叶品勇都泡在工作室与刀石为伴。最终,他的作品高粱谷穗饱满分明,叶片自然卷曲,构图严谨合理,清爽自然,为叶品勇夺得了香港世界华人艺术大奖赛的金奖。

但到手的金奖也让他陷入了更深层次的思考:“一味地重复只是复制,并没有实质的改变。这个时代的人要有这时代的产品,要有几件作品留下来。”

在叶品勇看来,在前人的基础上,每一代人都要有所创新,有所改革,“否则的话永远都是模仿他们的东西,都是吃老本的。”

在十多年前,叶品勇就开始改变自己的创作模式,在前人技艺的基础上,融入中国国画、木雕等多种传统元素,用色彩和意境的搭配来创作不一样的青田石雕。

为了更好地体味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叶品勇还时常上起各种的“自习班”。在他的工作室里,书法、绘画、雕塑的书籍随处可见。他要在石头上雕刻古琴,便会在制作过程中学习一些古琴的知识,完全按照真实古琴的比例缩放。

在叶品勇看来:“每做一件作品都是深入一个不同的领域”。因此他的每一件作品里都有故事,他要利用手中的石头,和传统文化中的物件对话。

就这样,唐代著名山水诗人王维的诗歌、水墨渲染的中国画、传统的古建筑……都在叶品勇的巧手之下,一一再现,一刀一笔皆是景语,一凿一刻都是情话。

用文化为意抒石雕之情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这是初见叶品勇的第一感觉。

黑褂长衫,温润如玉。叶品勇仿若是千年前的迁客骚人,儒雅风流,而其所创作的石雕作品更是极尽文化韵味。

纵横交错的线在白色青田石上规划出一个四方棋盘,几处淡墨色的条纹熏染勾勒仿若烟雨天里的云彩,加上几枚错落有致的润白色棋子,如浩瀚宇宙般给人以广阔之感,棋盘边上的一杯一壶更是给人以世外仙人般的悠然。

这就是叶品勇手下的石雕作品“琴棋书画”中的——棋。

说是棋,其实更像是棋与茶的结合。与大多青田石雕作品给人的“高高在上”之感不同,棋盘里尚未盖上的棋盒,棋盘旁似是斟满茶水的茶壶,让人有一种坐下来下棋的冲动,给观赏者一种执棋之人的错觉,亲切、舒心。

在叶品勇看来,中国的茶文化源远流长,是一种大众的文化,琴棋书画则是中国文化中的典型代表,茶文化与琴棋书画间是相通的,都是非常雅致的。

除了对文化意蕴的追求,叶品勇在创作中还注重对作品意境的把握。

在由叶品勇创作的一件名为《京杭大运河》的石雕作品中,拱桥、柳树、乌篷船,还有河道两旁的古民居,似是现实的再现,又仿佛是穿越了千年风雨。

叶品勇告诉记者,这件作品中的京杭大运河并不是对现实中京杭大运河的简单描刻,而是他从京杭大运河博物馆馆藏的壁画中汲取的灵感,参考里面所描绘的隋唐时期的盛景所创作的,“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给人以时间、空间上的空白遐想。”

随着时间推移,叶品勇已然意识到单纯带有时代印记的传统题材已经不能让现代人产生共鸣,应该结合这个时代的审美,把握好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度”。

以返璞之心创石雕之新

青田石雕有自己的特征,那就是俏色。而现在原石资源日渐枯竭,带俏色的上好石料更是愈来愈难觅到,因此面对这样的限制,有人坦言很难设计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想要获得新的突破更难上加难。

叶品勇也总说,石雕最难的是找不到好的材料。但他所谓的“好材料”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贵重石头。他希望可以改变青田石雕一直以来“重料不重工”的现象,“只有忘记石头而关注工艺,通过技艺化腐朽为神奇,青田石雕才能真正走出青田。”

因此他收集了许多在其他石雕艺人眼里“难成大器”的花纹石,而这些青田石鲜明的颜色和曼妙的花纹却让他发现了一片奇妙无比的新蓝海。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叶品勇偶然间得到了一块岭头石,重达5斤,对于许多石雕艺人来说,这是块再普通不过的石头。

2008年的某一天,叶品勇恰好看到新闻在播报一条深山老林里采到灵芝的消息,便立刻想起了这块石头,马上把它找出来清洗干净,在细致观察之后,找到感觉的他立马开始动刀,最终于2009年完成了这件作品。

在这件被命名为《祥瑞》的作品中,他手工雕琢出老树桩的样子,挖空内部表现树桩腐朽的意味,硕大苍劲的老桩上生长出了一朵朵肥厚的灵芝,灵芝向外生长的痕迹清晰,自然展现出了花纹及线条,另有藤蔓缠绕其间,两只鸣蛐点缀,他甚至还模拟出了白蚁爬过木头留下泥巴的样子。

最终,《祥瑞》在第二届中国浙江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中摘得了特等奖之冠。

“青田石雕讲究‘审石’,因材施艺。我现在很多作品尽量选择简约的手法,七分天然三分人工。”在叶品勇看来,越少雕琢越是能看到石头本真的美,“石头也有生命,在时光中缓慢成长的肌理就是它面对世界的姿态。”

从简单的绣花,到石头上的绘画,在叶品勇的一刀一刻,一笔一篆中,萦绕着禅意、诗意、画意的灵感,为一颗颗原石注入无限的活力。(奚金燕 李倩倩)

(责编:李静、王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