濒危还是易危,听谁的?

——陕西大熊猫保护现状调查

2016年10月12日07:25  来源:陕西日报
 
原标题:濒危还是易危,听谁的?

“我们走过大树,经过巨石。这寒冬最后的冰雪,企图拖垮我们攀爬的斗志,打消我们进山的念头。虽然肩头的背囊越发沉重,但我们每个人的心里洒满阳光。干粮给了我们力量,泉水给了我们活力,在一片笑声中,我们又踏上了征程。”孟战歌是一位在太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工作了20多年的老林业人,他在自己的“猫调日记”中这样写道。

1 陕西大熊猫保护区面积十年增长近一倍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全球性环保组织,其于1963年开始编制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被认为是生物多样性状况最具权威的指标之一。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将物种的濒危等级划分为7个等级,由高到低分别为灭绝、野外灭绝、极危、濒危、易危、近危和无危。

按照相关规定,国家林业局每十年对大熊猫生存现状进行一次资源调查,期间通过开展监测工作了解状况变化。根据2015年公布的中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结果显示,大熊猫野外种群数量在2013年已增长到1864只,较“三调”增长了16.8%;野生大熊猫栖息地面积增长11.8%。

“IUCN的决定是基于学术研究得出的结论,我们对熊猫生存状况的认识并没有不同,只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才有了不同的判断。”国家林业局熊猫保护处副处长张玲解释说,“国家林业局作为政府主管部门,不仅开展了多次全国性的大熊猫深入调查,搜集了详细的数据,同时也掌握了多年来的管理工作经验和基层第一线的工作信息。综合分析大熊猫保护现状和其严峻的生存形势,我们认为大熊猫仍然是濒危物种,仍处于濒危状态,这样的判断是较为全面的”。

生活在陕西的秦岭大熊猫亚种是目前大熊猫家族中数量最少,最晚被发现的亚种。根据“四调”结果,陕西秦岭地区野外生存有大熊猫约345只,和“三调”相比增加26.4%,为全国最高。秦岭大熊猫种群总体状况稳定、富有活力,种群密度为0.096只每平方公里,为全国最大。

十年来,陕西省对秦岭大熊猫保护力度之大史无前例。相比第三次大熊猫调查时,大熊猫保护区的数量增加了11处,保护区面积增加约1692平方公里,增长了91.75%。自然保护区内大熊猫栖息地面积占全省大熊猫栖息地总面积的56.14%,所占比例提高了近28个百分点;自然保护区内大熊猫数量占全省大熊猫总数的75.94%,提高了7个百分点。8处省级自然保护区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由于新保护区的建立以及原有保护区保护管理能力的提升,原本数量较多的大熊猫核心种群得到了更有效的保护,核心种群数量进一步增长、栖息范围也有所扩大,地处秦岭中部的兴隆岭局域种群和牛尾河局域种群大熊猫数量占全省野生大熊猫数量的90.7%,它们的个体数量增长也是陕西大熊猫整体数量增长最大的贡献部分。

陕西省林业厅保护处工作人员表示,“IUCN将大熊猫受威胁等级下调,是基于客观数据,也是对我国大熊猫保护工作多年来所取得成绩的肯定。但作为大熊猫保护的一线工作人员,我们仍认为大熊猫保护工作任重而道远。”

2 栖息地破碎化等各种潜在风险仍然存在

“现在下调大熊猫的受威胁等级,我觉得有欠考虑。盲目乐观是要不得的,那会让很多潜在风险被忽略。”陕西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保护科研科科长党高弟说:“根据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大熊猫的栖息地范围是有所增大,质量也有所提高,但这仅仅是就大熊猫保护的总体情况而言的。在调查中我们发现,大熊猫栖息地破碎化形势十分严重,种群交流状况也有待改善,加之全球气候变化对竹林生长的影响和亟待加强的保护管理能力等问题,可以说,我们的大熊猫还面临着诸多生存挑战,远远未到可以让我们松口气的程度。”

据介绍,大熊猫种群数量和栖息地面积的增加,并不意味着保护大熊猫的工作从此高枕无忧了。秦岭大熊猫栖息地的破碎化,小种群的生存风险,大熊猫保护和长期生存仍然面临严峻的挑战。“四调”结果显示,仍有43.86%的栖息地、24.06%的种群在自然保护区体系外。陕西境内6个大熊猫局域种群中,有4个小种群面临较高的生存风险,尤其是有3个数量少于10只的局域种群。由于自然隔离和人为干扰,栖息地斑块较多,部分斑块质量较差,斑块之间隔离严重,局域种群的联通和小种群的复壮还面临很大挑战。

随着穿越秦岭的公路、铁路密度越来越大,在方便人们出行的同时,也造成了对野生动物的困扰。陕西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公众教育科主任何少文说:“大熊猫是一种很腼腆、很敏感的动物,尤其害怕打扰。除了水电站、道路、高压输电线、居住区、矿山及景区等会对大熊猫栖息地造成持久性或永久性影响的大型干扰,其他如放牧、交通、采药、耕种、用火以及驴友登山等,也会导致种群分布区缩减和消失,种群隔离程度的进一步加剧。即使是素质很高的人,如果频密地进入野生动物的家园,也一定会对野生动物造成行为、生理和心理上的影响。”

“秦岭大熊猫大约3-4年为一个繁殖周期,一只雌性大熊猫在性成熟达到3岁以后,一生能繁殖四次就不错了。但是,野外繁殖的确太难了!”何少文感叹道,“大熊猫的发情期很短,要很好地把握在发情期内顺利交配,其困难重重。困难之一,在野外环境中,雄性大熊猫要在很大范围内去寻找雌性大熊猫留下的气味。为了争夺‘心上猫’,多只雄性大熊猫会围绕一只雌性大熊猫争斗七八天甚至10天,努力打斗,胜者交配,此为困难之二。且不谈胜利的大熊猫体力如何,如果雄性大熊猫的精子成活率不高,雌性大熊猫这一年的交配也就很难完成了。”

3 专家观点:现在“降级”还为时过早

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高级工程师曹庆认为,认识一个物种的真实的生存状态,人们应该更多以野外种群生存繁衍状态来衡量。

“全国第四次大熊猫综合调查结果显示,十年间大熊猫野外种群数量从1596只增加至1864只。这是事实,也是表象。”她说,“有赖于人工繁育大熊猫的高科技奇迹,每年夏秋之交,一群‘圆滚滚’借助人工辅助技术呱呱落地,这样的情景的确给我们这些野外工作者带来很多欣慰。这些‘人工种群’吸引着世人的眼球,享受着世人的关爱,但也影响了世人对大熊猫野外种群真实的生存状态的了解。野外大熊猫种群没有那么幸运,它们的生存依然威胁众多,困难重重。佛坪自然保护区是被学术界确认长达30年的野外种群密度、野外偶遇率最高的地区,但在我们的职工中,依然有相当多人直到退休都没有见过野生大熊猫。野外大熊猫真的太少了!”

“草率降低大熊猫的保护等级,会导致大熊猫种群和栖息地的遭到不可逆的损失和破坏,已取得的保护成果会很快丧失,特别是部分局域小种群随时可能灭绝。”党高弟说,“作为一线工作者,我和同事们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全身心投入保护工作,以前怎么做,以后还是怎么做。”

据了解,国家将会采取多种措施,进一步加强大熊猫栖息地保护和管理。加强大熊猫保护的法制建设,制定和完善保护政策。对没有纳入保护体系且面积较大的栖息地通过新建自然保护区或扩建周边已建自然保护区,将其纳入保护区范围。加强大熊猫栖息地斑块间的廊道建设,加快栖息地斑块的连接和融合。对栖息地破碎严重的关键区域进行更详细的评估,通过改变和优化道路走向、修建动物通道、人工辅助等措施改善和恢复栖息地。严格执行生态和环境评价制度,控制大熊猫重要栖息地内的建设项目,防止大熊猫栖息地进一步破碎化。加强大熊猫基础种群的保护,促进种群间的交流和扩散,确保大熊猫基础种群的稳定增长和种群安全。同时加大科研力度,加快人工放归速度,根据生存风险程度对多个局域小种群实施人工放归和种群复壮项目;探寻更为科学、有效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方法和手段,进一步完善“人工繁育-野化训练-放归复壮野生种群”的机制,扩大培训个体数量,为野生大熊猫种群的复壮提供个体、技术和经验保障。 

(责编:谷妍、王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