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曹云金再撕一轮

郭德纲发文逐条驳斥曹云金 曹云金怒晒学费收据称诈骗

2016年09月26日09:01  来源:北京晨报
 
原标题:郭德纲曹云金再撕一轮

  昨天凌晨,刚刚完成海外巡演腾出工夫的郭德纲,针对20天前曹云金发6000字长文“一桩桩,一件件”历数这些年他在德云社受郭德纲压迫的数宗罪,也回复了一篇长文作为回应,文中同样“有细节,有故事,有文采”,文笔流畅,逻辑清晰,起伏跌宕,让不少吃瓜群众都赞叹老郭的文笔真是不赖。随后曹云金发声说:“下午见!”傍晚时分,曹云金果然晒出当年付学费的收据,并以“我的涵养在愤怒之前已经用完了”为题,其中文章中最狠的一句是:“我只能说,确实,15岁的我,不懂27岁的你是在诈骗。”此轮开撕正如郭德纲所说,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在相声界这种师徒不睦的事儿也多的是,只是局限于业内流传,现在事情一出“人们都很亢奋,也都等着我回应”。本来近几年还算消停的德云社和郭德纲一直踏实巡演和展开各路生意,没想到这轮和曹云金的开撕再次被吃瓜群众推上风口浪尖,上了网络热搜头条,下面留言更是数以万计五花八门各执一词,正所谓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在郭德纲凌晨回应的文章以《天涯犹在,不诉薄凉》为题,首先对曹云金的写作能力进行贬损,“一人口述,众人帮腔,慢说是写下这六千字,念下来都不容易”,随后就外界一直流传的曹云金和郭德纲的夫人沾亲带故进行澄清,透露“他早年在天津街头卖盗版光盘”,言语之中带着各种不屑。同时也就他自己的处境进行了一番分析:“正面回应是以大欺小,如不回应是理亏默认,马上回应是气急败坏,回应慢了是处心积虑”,在感叹了一番“做人好难”之后,郭德纲下面的行文基本是对照曹云金的几个“撕点”逐条进行回应。

  曹云金和郭德纲此轮争执点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学费住宿费等一系列费用问题,郭德纲说没有收费,并称曹云金所述“白天在园子里说相声,晚上睡公园是一幅充满想像力的画面”。而曹云金则一直声称郭德纲就认钱,还曾因为他没钱把他赶出去睡在公园长椅上,昨天贴出了发票作证。钱之外就是名分问题,因为二人文中的重要证人张文顺先生已经离世而无法求证。相声界素来对辈分名分看得极重,所谓“名师高徒”在这些传统艺术的领域还保留着根深蒂固的认知。而此次引起争端的起因也正是郭德纲将曹云金和何云伟两人逐出“云字辈”。

  名利之外,就是一些生活作风问题,曹云金说郭德纲睡了一女记者,并反过来讹钱;郭德纲说曹云金借酒撒疯要出手打长辈,还对师弟们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在后台无人敢上前跟他搭话,所有见他的师弟都要毕恭毕敬地退后一步打招呼等等。再有就是春晚的那次尴尬见面,曹云金本欲上前修好,被郭德纲拒绝,曹云金感觉栽面儿从此怀恨在心。

  十一假期之前本来一个平静的周末,就这样被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闻打破,有一句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用在郭德纲和曹云金这对师徒关系上倒也合适,曹云金聪明有头脑,但要想跟郭德纲叫板以至将来抗衡,他还是要多学习,仅就文章写作技巧而言,还不在一个层面。当下还有一句很流行的网络词汇叫:“缘来不拒 缘去不留”,既然大家都喜欢在网络上隔空骂战,那就把这句话送给二位,缘分既然已尽,不如片甲不留的忘掉,毕竟好名声也不是靠抹黑别人就换得来的。吃瓜群众虽然喜欢不明真相地瞎帮腔,但其实绝大多数得出的结论是“你们这圈真没什么省油的灯”。

  北京晨报记者 和璐璐

(责编:左瑞、王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