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公湘菜连锁店“闪退” 消费者应该如何维权?

2016年09月25日09:05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原标题:毛公湘菜连锁店“闪退” 消费者应该如何维权?

\

华商报记者 申度 文/图

  家住西安城西的李先生一家人爱吃麻辣菜,此前常去毛公湘菜馆。去年8月在开元商城西稍门店吃饭时,经不住服务员推荐,说“为庆贺‘毛公湘菜馆开业二十周年’,存2000元可以当3600元花”,就办了一张储值卡。

  今年5月,李先生再次到这家店消费,结账时发现卡上少了1000多元。明明是办卡后第一次消费,为何少了1000元?店方开始称系统显示肯定错不了。李先生反映到媒体,在媒体和相关执法部门检查时,店家称因为工作失误,在李先生名下增加了另一人的手机号。他们店里既可以用消费卡,也可以报手机号,这样才造成李先生卡里1000元被其他人消费,随后店家给他卡里重新划了钱。

  可8月中旬,李先生再去吃饭时,这家店突然关门了。他先后去了3家毛公湘菜馆,发现都关门了。卡上的两千元怎么办,到现在都没有个结果。

  店没了 卡里的钱退不了

  长安区的王女士也是去年毛公湘菜馆20年店庆时办的卡。今年8月,她到南二环的毛公湘菜馆就餐时,发现关门了。近期再次来到该店,发现已换成其他饭店的名字。

  华商报记者走访毛公湘菜馆开元商城店、桃园路店、长安大学城店、赛格电脑城店等地,发现都已关门。

  在毛公湘菜桃园路店,紧闭的大门贴着告示:为了更好地适应市场经济,毛公餐饮决定转变经营模式。故自2016年8月开始,公司旗下所有店面将歇业调整,进行品牌重塑。预期十月中下旬新店开业。待重新上市后,将为广大消费者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对此,李先生气愤地说,办卡时都留了手机号,这么多店同时关,为何事先不打招呼?有的店已换了其他饭店的名字,还能在原址上重新开张吗?

  经多方打听,华商报记者联系到毛公湘菜馆老板何某,何某在电话里叹气说:“生意赔得实在没办法,只能关门。”针对李先生提出存的钱能不能退的问题,何某说不能退,只能等新店再开业时使用。至于什么时候开门,是否所有的门店都开,何某并未答复。

  商家事先无通知消费者可投诉或起诉

  陕西圣拓律师事务所雒毅律师说,办理了会员卡,消费者和商家之间就形成了合同关系。商家事先没有任何通知就关门走人,是违约行为,属于民事纠纷,消费者可向消费者协会投诉或向法院起诉,要求商家退还卡费,赔偿因违约给消费者造成的损失。如果商家明知不久就要关门还继续办理会员卡,有主观恶意行为,就构成合同诈骗,涉嫌刑事犯罪,受害者可联合报案。

  >>走访

  店家关门多以装修为幌子

  从去年开始,细心的市民发现,有很多餐馆都打出内部装修关门的通知,有的店面一关门再也没有开,有的店面却换了其他名字。

  华商报记者走访发现,在西安钟楼附近的中心地段,也有很多店关门。在南二环一带,曾经营川味、湘菜的饭店或高档的海鲜店、鲍鱼大酒店,有不少也关门了。至于关门的理由,这些饭店给出的解释多是“内部装修”。

  饭店关门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有市民称是就餐环境发生变化,以前的公款大吃大喝没有了。有市民说,这些高大上的饭店不接地气,饭菜重于形式,普通市民不愿去消费。还有,现在互联网发达,很多80、90后就餐方式发生变化,也对传统餐饮形成冲击。

  >>思考

  “互联网+”冲击传统餐饮业

  最近几年,随着“互联网+”不断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传统餐饮企业面临很大的冲击。目前针对餐饮企业的“互联网+餐饮”主要有三种模式:团购、外卖和在线订餐。当传统餐饮业遇到“互联网+”,会面临什么样的冲击?

  9月18日,华商报记者采访了陕西省餐饮业商会副会长、欧亚学院休闲管理学院院长王鹏飞。他说,现阶段餐饮企业以经验主义的管理模式为主。根据中国烹饪协会发布的中国餐饮产业信息化调查报告,当前全国餐饮业数据化管理处于初级阶段,数据化水平明显滞后,相当于国内零售业8-10年前的水平。经验为主的管理模式处于粗放式管理阶段,在决策中容易根据个人主观判断做决策,缺乏科学依据。

  “互联网+”餐饮的管理模式是在数据分析基础上形成的科学决策。通过对餐厅数据的分析和挖掘决定菜品的研发和服务模式,并且通过这种数据化管理来降低餐饮企业的各项成本,获取新的利润增长点。

  王鹏飞说,餐饮企业的“互联网+”思维为企业运营节约了成本。主要表现在:一是互联网餐饮节约了餐饮企业的房租、工资等,拥有传统餐饮企业不可替代的成本优势。二是大众点评、美团网等互联网餐饮平台,他们拥有巨额资本,动辄给餐饮企业补贴数万元甚至数十万元,享受到这一补贴的餐饮企业拥有着低成本优势。

  传统餐饮企业要想成为一个中等城市中的著名餐饮品牌,一般要经过三至五年的沉淀,才能逐渐为大众所认可。而互联网时代,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让消费者对某家餐饮企业形成良好的口碑,进而形成品牌效应。

  >>迷茫

  传统餐企害怕沦为加工厂

  华商报记者在城南一家肉夹馍凉皮店前看到,每天都有十几名快递小伙在等待送餐。这些为各互联网接单的人员,多在三十岁左右。一名姓李的餐饮快递员说,他们接单子多跑快跑,跑一单5元至十几元不等。他每天仅在这家肉夹馍店里就跑三十多趟,一个月下来能赚6000多元。

  该店老板介绍,他们5年前开这个小店时,依靠开门迎客的传统方式。从去年开始,很多年轻的消费者通过各类网络平台下订单,目前网络平台上的消费量已大于传统营业额。

  采访中,西安一家知名老字号老板、五十多岁的李总称,在他的理解中,互联网餐饮平台其实是为了利用餐饮企业的品牌、客流、利润,培养年轻顾客使用手机预订、点菜、付款的习惯。一旦这个习惯养成,这些平台就会变身成为餐饮行业最大的不需要门店、工人、装修甚至是没有菜品的网上餐厅超市。这些互联网平台相当于在触网的餐饮酒店门前设了一道岗,随着越来越多消费者养成了互联网消费的习惯,这些互联网平台就有了影响这些消费者的巨大能力,很多餐饮店自然也就越来越多地被别人掌握了命运。

  面对传统营销和网络平台营销,从事餐饮行业已30年的国企老总石先生说,大家普遍感觉自从互联网平台介入后,生意就越做越迷茫了。有朝一日,手机APP成为顾客吃饭的必备神器,那他们这些开餐馆的就只能沦为加工厂了。

  面对现状,餐饮业的传统模式如何应对互联网冲击,如何应答这个大课题,吸引消费者才是最好的破局之策。(申度)

(责编:左瑞、王丽)